Athena0012003

只愛三日鶴,不拆CP,有潔癖。喜歡到處留言的老人。

[刀剑乱舞]《猫咪的饲养方法》(三日鹤,第七章)

海间:

第七章


 


商业区是一贯的繁华热闹,街道两边的行人熙熙攘攘。鳞次栉比的霓虹灯招牌闪闪发光,在夜空里撑起了一道色彩的洪流。坐在和食屋角落的三日月宗近看着橱窗外的倒影,穿着围裙的鹤丸国永的映像停留在了专供生鲜的小吧台那里。于是他转头朝那个方向望去,望着在和大俱利伽罗核对数量的鹤丸国永。


“感谢惠顾,欢迎下次再来!”将客人送到门口,鹤丸国永舒出了一口气。很快地,他换上了万应的自信微笑,看向了和食屋里的客人们,自如地应付着一切要求。很快地,他的目光定格到了穿着连兜帽卫衣的三日月宗近身上。


他的两个猫耳支棱在头顶,这是无论如何都掩饰不住的——幸好上个月刚出了一款猫耳造型的耳机,年轻人都很爱那款,一时间成为了街机爆款——只要他不随意乱动耳朵,就不会有人以为那真的是耳朵。至于尾巴,鹤丸国永三令五申三日月宗近不得让它表现出自主性,就当是一条奇怪的挂在皮带上的装饰品。


一路上三日月宗近都表现得很好,确实就像一个人类青年那样中规中矩。他身上新买的卫衣比鹤丸国永最宽松的休闲款还要大,他的身板比他足足大出一圈。现在脚上穿着的板鞋和牛仔裤也都是新的,买来还不超过四小时。在简单洗漱并清理了身体后,鹤丸国永替三日月宗近量了肩宽、臂长、腿长和鞋码,直接去旁边的成衣店买了这一套。拎回家后鹤丸国永替他换上了衣服,他注意到三日月宗近连内裤的尺寸都要比自己大出一号。


之后两人坐公交车来到烛台切光忠的小店附近,进了和食屋后鹤丸国永安排他坐到角落里一个最不起眼的单人座,然后就开始工作。在与烛台切光忠说清楚那一桌的情况后,鹤丸国永替三日月宗近买了一份晚饭,就菜色而言十分丰富:招牌鳗鱼饭,中腹寿司,味噌豆腐汤,还有烛台切光忠赠送的特制炸虾天妇罗。


在三日月宗近用餐期间鹤丸国永时不时趁着职务之便在空闲的时候常常过去照顾他,看一下有没有什么需求。在来之前他也替手上的烧伤疤痕换了药,伤口恢复得很快,居然都已经好得差不多了。三日月宗近解释说这是他作为神灵的神力加快了肉体的愈合速度,对此鹤丸国永惊叹不已。


 


他很安静地待在那里,可口的饭菜已经吃完了,当作甜点的焦糖布丁也已经下肚。月亮渐渐越升越高,客人们来了去,去了来。三日月宗近观察着将注意力全盘放在打工上的鹤丸国永:他将笔夹在耳朵上时会捋过发丝,将记录板放在小臂上时会习惯性地用手先捻一下这页方便一会儿撕开,推荐菜品时的清爽笑容相当果断和自信,在端菜和收盘子时快而稳当。


还没看够,面前的一杯饮料就在小口啜饮里喝完了。已经有好长一会儿他都没有过来和他说话,也没有看他一眼。三日月宗近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然后举起手示意他有事情。


“有事吗?”鹤丸国永走到三日月宗近旁边。他看着他,耳朵动了动,然后径直握住了他的手。


“喂,店里很忙的,”鹤丸国永轻轻拍了拍他,笑了出来,“没有其他事的话,我先过去别的地方咯?”


“有的。”他望着他。


“嗯,那你要点什么呢,口渴了么,还是想来点夜宵?”鹤丸国永想从面前围裙的口袋里拿出菜单,“我可提醒你啊,很贵的刺身我可真的付不起了,这周估计都要保持赤贫状态……预算大大超支啦。”


三日月宗近看着他,脸上露出了微笑:“我不要那些,只想要一个吻。”


“哈?”他一时没反应过来。三日月宗近稍稍提高了声音,重复时语速比之前快了一些:“我想要一个吻。”


居酒屋里很小,座位和座位之间靠得很近,过道紧窄。邻座用餐的人们听到这个要求,都偷偷摸摸地看了过来。一时间里视线交错,鹤丸国永想抽出手,然而三日月宗近不放开。他的眼睛里怀着殷切的希望,那样的眼神简直让人无法拒绝。


将银白色的鬓发掠到耳后。鹤丸国永伸手触到三日月宗近的下颌,让他的脸抬高到适宜接吻的角度。他俯下身子,在他耳边低声说道:“下不为例。”


嘴唇上残留的暖意被冰凉的汁液盖过,三日月宗近心情极好地吸着鹤丸国永给他端来的柠檬水,里面掺了很好闻的薄荷叶和清甜的蜂蜜。这时在他旁边用餐的两名少女也举起了手,鹤丸国永走到她们身边。她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其中一个双手比划着,结结巴巴地红着脸说道:“那个,服务生!我们可以不可以……像刚才那位……一样……点一个吻?”


还没等鹤丸国永给出回应,三日月宗近就站了起来,三步并作两步地挡在他身前。他的脸上浮现出了非常严肃的表情,斩钉截铁地回答道:“不可以。”


“喂!”鹤丸国永拉了拉他的袖子,示意他赶快回去。三日月宗近不为所动,看着欲言又止的他和她们:“不可以!”


“啊——那个,不好意思,”鹤丸国永将三日月宗近稍微推离了桌边,对着两位客人道歉,“他是我的‘那一位’,在店里等我下班。刚刚是我们之间的小玩笑,如果造成了误会的话,真的很抱歉……”


在说话的时候他看了三日月宗近一眼,抿了抿嘴唇,然后对她们说道:“实在是很对不起,要是我对不认识的顾客做出这种事,一定会让店长十分困扰的。如果是追加菜品和饮料的话,欢迎随时叫我!”


“呃……那就来份碳烤竹荚鱼吧。”匆匆记下了追加的菜式和桌号,鹤丸国永将三日月宗近按到了他在角落的那张小桌子边。借着阴影和鹤丸国永的遮挡,三日月宗近的尾巴摇得很欢。他抬起眼睛,笑眯眯地望着脸部线条僵硬的他。


“不要动耳朵,”他小声而强硬地说道,话里带上了几分很凶的意味,“也不许摇尾巴!”


三日月宗近朝他眨了眨眼睛,眼睛里的笑意和得意让鹤丸国永看了几乎要恼火:“我是你的‘那一位’,那是‘哪一位’?”


闻言鹤丸国永眯起眼睛,直起身子,干巴巴地说道:“今天没有你的煎鱼了。”


“咦?”摇晃的尾巴瞬间僵住,三日月宗近的耳朵耷拉了下来。鹤丸国永不轻不重地捏了一下他的脸颊,脸却在转身走出几步后就涌上了一片绯红。


 


打烊后烛台切光忠照例留大俱利伽罗、鹤丸国永和三日月宗近下来吃饭,他们都心照不宣地没有追问三日月宗近的身份,从他们对彼此的态度和对视的目光里就能明白一切。和食屋的老板今天特意留了比平时要多的食材,施展手艺整治了一桌好菜。已经饱了的三日月宗近没吃什么,倒是对烛台切光忠特意开的红酒很感兴趣。


“好久都没像这样好好聚一顿,今天不用特意回去给猫咪添食了吗?”稍微有了一些酒意的大俱利伽罗看着鹤丸国永,脸上浮起淡淡的笑容。


“前几天我把丸子托付给了可靠的朋友照顾,”鹤丸国永和三日月宗近对视一眼,然后笑着说道,“暂时不用担心。”


“说起来你可真是超级疼爱它,对了,三日月宗近,你肯定知道鹤丸养了一只猫吧?”烛台切光忠打量了三日月宗近一眼,笑着说道,“嗯,丸子绝对是你最有力的竞争对手,好好加油啊。”


“喂,小光,你是喝多了吗?”鹤丸国永举起了酒杯和他碰了一下,抿了一口,然后夹了一筷子鱼生。在咀嚼时他只听三日月宗近笑着说道:“我会努力的。”


不动声色地在桌子下面踩了他一脚,鹤丸国永给自己的盘子里舀了一大勺烛台切光忠最为拿手的咖喱牛肉丁,四溢的醇厚香气刺激着食欲。然而就在第一勺准备入口的时候,他感到一条柔软的尾巴在桌下撩拨着自己的腿。


“不过说起来,你的打扮……”烛台切光忠不经意地看向了三日月宗近头上的猫耳形状的凸起,自从进了店门三日月宗近就没放下过兜帽。他估摸着那是某种流行的“萌”系元素装扮,也很能理解也许鹤丸国永就喜欢这样的,于是礼貌地看在好友的面子上夸道:“也是一种另类的帅气呀。”


三日月宗近的双手都很好地放在桌上,在和他有说有笑时也不忘礼节性地尝几口桌上的菜肴。和食屋的桌子本来就很小,他们开的小灶挑的是两两面对的四人座。三日月宗近与鹤丸国永坐在一边,两人的大腿几乎挨着大腿,因此那条尾巴得以肆无忌惮地在他腿间游走。


吃到一半的鹤丸国永放下勺子,装作整理衣物下摆,捏住了自己腿上的尾巴尖,用力揉搓了几下。三日月宗近面不改色地喝光了杯子里剩下的大半杯红酒,在鹤丸国永惊讶的目光和烛台切光忠的“豪饮”夸赞里又续了一杯。


 


“猫是不能碰酒精的,你今晚这样喝,不会有事吧?”鹤丸国永牵着三日月宗近的手,两人一起下车。他们一直喝到很晚,要不是正好一辆晚班公交车路过,他都打算打车回家。三日月宗近身上的酒气很浓,自己的醉意也有了三四分,好在意志还十分清醒。鹤丸国永带着他往家的方向走,见街上已经没有什么人了,他将三日月宗近的卫衣兜帽放了下来。


月光照着他们两个,三日月宗近握紧了鹤丸国永的手。两人默默地向前走着,已经能看到鹤丸国永的单人公寓所在的那栋住宅楼。他望着天上的月亮,说道:“下个月我会出去一趟,去市郊的神社和伙伴们聚会,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去?”


“你的伙伴是……猫吧?”鹤丸国永问道。


“不是,他们也是假托于动物形体的神灵,”他顿了顿,“虽然一开始的产生应该是源于物体的付丧神,在漫长的年岁里就转移到了活物身上。偶然有机缘巧合的就能够化成人形,不过大多数还是依附于动物。”


“这样啊……”鹤丸国永盯着他的侧脸,忽然发现自己其实对三日月宗近知之甚少。他想到了那些民俗传说,于是问道:“那是类似于百鬼夜行的那种吗?”


“也不是,”三日月宗近侧头朝他笑了笑,“就是很普通的小聚,和你今天的一样。”


“我明白了,双休日的话应该没问题,”鹤丸国永略一沉吟,然后笑出了声,“他们是什么样的动物呢,可以提前告诉我吗。还是说,你想保留神秘感?”


“你去了就知道了。不过,如果想听的话我也可以直接说出来,”三日月宗近微笑地望着他,“一只乌鸦,一只狐狸。”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他干不掉最大的敌人,因为那就是他自己……………………


三条家的两位待机ING√ 轮流见一下交际圈“看这是我的……”的感觉






《血之楔》通贩←请戳


《极乐净土》&《第一逮捕令》通贩链接 ← 请戳。

评论

热度(2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