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thena0012003

只愛三日鶴,不拆CP,有潔癖。喜歡到處留言的老人。

《敌对关系》(敌方爷x己方鹤) 第二十七章

初禾:

27


三日月皱下眉头:“敌方的阵营,我是绝对不会加入的。”


“不愧是天下五剑。”在光越发凑前,几乎与三日月脸对脸地,眼中那道光亮更加阴冷。之后瞬间猛地向后退去,锋利的刀刃进一步割裂开他的伤口,血花四溅。


不过这并没有影响他的行动力,速度快得几乎就像一道闪电,待三日月再要强攻而上,人已经跳出老远之外,站立在横在半空中的树枝上道:“咱们以后再见。”


 


以后的战斗一定还会碰到他,刚刚的战斗硬要算起来,按照两人的伤势来看显然是自己胜了,可是自己也算是用了一点计策,而且看前长船在光当时的状态,或许是有意借着伤势靠近自己说出那样的话来。如果是单纯地打斗,结局或许就不会是这个样子了。


第一次遇到这样强劲的对手,三日月向来平稳的心里出现了一丝本能的兴奋和担忧。他把刀反手插进刀鞘中。


 


那边的战斗也结束了,死的死,伤的都在前长船在光撤离的那一刻一并带走了。


 


“一期哥,你不要紧吧?”


一期站在那里捂着胳膊,血水从手指缝里渗出来,袖子湿了一大片,鲜红的样子有些吓人。看来是受伤之后继续战斗,将伤口进一步撕裂了。


鹤丸本来还在四处张望寻找三日月,听到药研的声音回过头来,发现一期的状况后当即从衣服上撕下一大条布料,不由分说地抓住一期的胳膊,三下五除二就帮他包扎好了。


 


“先简单包扎上把血止住,回本丸就好了。”


看到鹤丸丝毫不再在意撕坏的衣服破破烂烂地随风在那飘着,一期一愣之下道:“多谢你。”


鹤丸本来想说“不用谢,本来就是因为我你才受伤”,但想到一期那句“你没事就好”就说不出口了,因为那不是会让那句话在得到肯定后变得更奇怪嘛。


于是咳了声,故意轻松打趣:“衣服破了还可以补,刀要是损坏就不好办了。”


 


一期的眼神很温柔,微笑望着鹤丸,好像根本不在意自己的伤势。鹤丸捏了捏一期的肩膀,转过身,就看到三日月站在身后。


尽管知道三日月肯定不会有事,但看到他完整无缺地站在那里,还是特别喜出望外。如果不是队友围在身旁要维护一下老年人的端庄,鹤丸早就扑上去了。


 


这一战虽然获胜,但敌人数量众多,非常强势,每个人都有不同程度的挂彩,必须马上会手入室修复。


然而发生了一件谁都预想不到的事情,从未有过的情况大大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当光忠简单整合了队伍准备打道回府的时候,却发现他们回不去了!


 


他们利用本丸的时空转换器穿越到过去,解决掉溯行军后,再用审神者给予队长的手谕返回到正常时代,然而这一次,当光忠拿出那个手谕的时候,周身竟然一点反应也没有。手谕就像一个普通的木头快,平静地躺在光忠的手心里。


 


小狐丸疑惑地:“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光忠神情凝重,握住了那枚小小的手谕,“手谕继承了审神者强大的灵力,具有穿越时间与空间的力量。突然失效,是从本丸诞生的那一刻起就从没发生过的事情,太奇怪了。”


“会不会是主人那边出了什么危险,导致手谕力量不稳定?”


光忠摇头:“不会,假如主人真的受到伤害,身上附有主人灵力的我们不会感觉不到。现在的情形是我们全都没事,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手谕失灵。”


鹤丸想到现任主人,虽说已经是位灵力极高的,非常合格的审神者,按照人类年龄来计算却仍然是位稚气未脱的小女孩儿,就道:“或许是主人的恶作剧?”


不过还没等大家回应,鹤丸就自己率先把这种可能给否了——回到过去,与溯行军战斗是非常严肃的事情,主人再怎么孩子心性,都不会拿这种关乎他们性命的事来开玩笑。


 


一时间大家都没了主意,药研低低地叹道:“回不到现世,那我们岂不是被困在阿津贺志山了!”


这是所有人都担心的问题,光忠把手谕揣进兜里:“天也快黑了,不如我们先找个地方过夜,天亮后再想办法。”


 


也只能这样了,与溯行军大战一场过后,每个人都很疲惫,又遇到这样的事情,心情不禁十分低落。


三三两两地从身旁走过,三日月抬头望了望天空,天空仍旧是昏暗阴沉的模样,薄而轻浮的灰云层层叠叠地遮住了天边的夕阳,到处呈现出一种灰败的暗红色。


 


“三日月?”


见他没有动静,鹤丸拉了拉他的袖子示意快点跟上,三日月就道:“溯行军还没有离开。”


这话声音不大,却很清晰,大家全都停住脚步,差异地回过头来。


一期道:“难道他们只是假装撤退,却在暗中观察我们么。”


三日月点头:“应该是,不过这不是他们以往的战斗风格,太奇怪了。”


 


溯行军为改变历史而来,按理说不会跟阻止他们的付丧神纠结,虽说身体结构被改造,思维也被剥夺,成了最好的战斗机器以便于对抗付丧神,但根本任务却不在于此。如果不是付丧神找上门,压根就不想和他们碰面。


 


三日月从来都坦然自若,像这样露出担忧的神情非常少见。这点小狐丸再清楚不过了,不由得微微担心。


敌人在暗,己方在明,一股异样的氛围弥漫的四周。


 


光忠道:“就算敌人未被全部消灭,凭手谕也完全可以回到本丸。”


“所以说问题还是出在手谕上,敌人攻击方式和态度的转变并不是回不去的原因。”


“不过,也可能是他们从中作祟。”光忠握紧了手谕,就像握着主人的手。身为队长的他肩负的使命非常巨大。默然道:“究竟是做了什么呢……”


 


“小光。”鹤丸拍了拍他,又看着大家,“现在想什么都没有用,有句话不是说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么,咱们就好好休息,储存体力以应对接下来可能发生的事。”


 


森林中,大家各自找了相对舒适的地方睡觉。鹤丸挨着三日月,发现他的胳膊也受伤了,虽然不严重,但这家伙一声也不吭的样子还是让人很不放心。


鹤丸给他包扎,他做这些事非常得心应手,好像天生就挺爱照顾人的。三日月看他鹤丸低垂的眼睛和灵巧的手指,虽然身陷一个险恶的环境,心里却觉得十分平。甚至带了点喜悦。


鹤丸抬着三日月的胳膊,一圈圈包扎玩给他打上一个结之后,抬起眼睛,就看到三日月瞅着他的目光,里面还带着笑意。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笑得出来啊。”鹤丸不轻不重地拍了下三日月的伤口,反正也不严重,这点儿疼痛就权当给这没心没肺的一点提醒。


“哈哈哈,这时候好像是不应该笑。”


鹤丸双手掉在脑后靠在身后的树干上,“三日月我问你,和溯行军拼命的时候我感觉到你那边有股强大的力量,那刀到底是什么来头?”


“前长船在光。”三日月念到。“是敌方的枪,无论是力量还是敏捷成都都超乎寻常的强大,尤其是速度,感觉我们这边没有谁能够胜过他。”


“这么厉害啊……”鹤丸想了想,“不过还是被你打跑了。”


 


三日月摇摇头,没有把这其中的利弊讲给鹤丸听,现在他们已经身陷囹圄了,何必再增添恐慌。


 


他捂住了鹤丸的手,岔开话题:“鹤,你有没有受伤?”


已经习惯了三日月这样亲昵的称呼,鹤丸笑道:“没有,就是衣服太脏了,想想那些绿色的汁液就浑身不舒服。”


“是吗?如果只是脏的话还好说,不要哪里伤到了才好。”三日月凑过身来笑道:“鹤的躲避速度有长进啊。”


不知道三日月什么时候也学会揶揄人了。鹤丸惊奇地睁大了眼睛,“老头子真是和我呆久了,不过不过,说话风格都像我了。”


“是啊,最喜欢鹤了。”三日月特别大方地承认,样子格外欠抽。他道:“不过我还是不放心。”


 


说着就伸出手拉住鹤丸的衣服,鹤丸更惊奇了,“你干嘛?”


“帮你检查一下。”三日月笑得从善如流,说着就欺压上来,动弹的瞬间,指尖还若有若无地轻划过鹤丸的脖子。


鹤丸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不过还没等他抗议,三日月就把他的衣服扒了下来。


本来就灰蒙蒙的没什么月光,四周都是树就更加漆黑。三日月顺着鹤丸的脖子往下一寸寸地抚//摸。


“呃……”虽然很不应该,但鹤丸还是有了感觉,尤其当手指抚过胸口时,微微的战//栗让他直往后缩。


 


就在那手继续往下,马上就要探进裤子里的时候,鹤丸及时扯住,咬着嘴唇道:“别,小狐丸还在树上,万一被他看到……”


 


“恩?我只是检查一下你的伤势,真没什么事的话就睡觉了,战斗了那么久好累啊。”


“……”


反应过来鹤丸的意思,三日月就抬起袖子,微笑的模样显得特别纯净,“倒是鹤在想什么呢?”


 


这一下闹了个大脸红,鹤丸连忙拉好衣服站起来:“我,我还是去找点水喝吧,这么久也都口渴了。”


他是真的渴了,三日月在他身上摸摸索索地摸了个遍,不口干舌燥才怪。


 


从河边回来,就看到宿在不远处的药研,而药研身旁,一期一振靠在树干上,胸口是一大片血染的鲜红!










=======================


三日鹤同人小说本《囚鸟》通贩: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    spm=686.1000925.0.0.wwZYvj&id=538837626593


特典暂时没有啦,会不会补货待定ing><



评论

热度(1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