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thena0012003

只愛三日鶴,不拆CP,有潔癖。喜歡到處留言的老人。

【三日鹤】Messiah-第九章

五阿弥丶切:

三日月宗近×鹤丸国永


弥赛亚paro,私设有,慎入。


配合BGM效果更佳:


http://play.baidu.com/?__m=mboxCtrl.playSong&__a=1418290&__o=song/1418290||playBtn&fr=altg_new3||www.baidu.com#


------------------------------------------------------------


第九章


 


夜幕降临,一片片霓虹灯开始在夜空中闪烁着,似坠入尘世的繁星。


双脚再次踏上的东京的土地,鹤丸深深地吸了口气,感慨颇深。


他站在在熟悉不过的街道旁,看着来来往往穿行而过的行人,想起两个多月前的自己应该也是跟那些人一样,形色匆匆奔走在这座城市的各个角落。


有同伴,有家人——那才能确切地感受到自己的心脏是怎样努力地跳动着,感受到自己是真正存活于世。


“每次想到以前的事就会好怀念啊……”鹤丸无奈地笑笑,“总感觉那时候自己是真正‘活着’呢。”


“现在的你,也在努力地活着。”


三日月宗近顺着的鹤丸目光看向街角的一家咖啡店,温暖的灯光从窗口里透出来,在夜色中晕成了一小团一小团橘色的光晕。


“要进去坐坐吗?”三日月冲他侧了侧头,“晚一点回教会也没关系。”


“不用了。”鹤丸将双手插进了外套兜里,将下巴埋进厚实的围巾里。“就在这里……让我再这样远远地看一会儿就好。”


三日月静静地站在鹤丸身旁凝视着他的侧脸——那脸上的表情不知是落寞还是难过。


夜风忽起,吹乱了他鬓边的碎发。三日月正想抬手帮他理一理,却见他扭开了头似乎在揉眼睛,过了一会儿才回过头冲三日月眨了眨眼,露出一个让人放心的笑容:“啊……刚才好像有东西吹进眼睛里了。”


——真不擅长撒谎啊。三日月心想。


“稍微等我一下。”他轻轻捏了捏鹤丸的手背,对他说。刚好信号灯换成了绿色,三日月的身影便融入在来往的行人之中,渐行渐远。


“这可真是……”


似乎料到了什么,鹤丸低头看了看刚才被三日月握过的手,又看了看他离去的方向。叹了口气。


 


“欢迎光临——”


背对着店门的老板在听到门铃发出地声响后,急忙转过身来热情地招呼着前来光顾的客人。


烛台切光忠看着站在橱柜前犹豫不定地客人,将吧台上的菜单往前推了推,脸上依旧挂着帅气而又温和地笑容:“——请问是想来点主食还是甜点宵夜呢?”


似是被人打断了思绪,客人“噢”了一声回过神来,扫视了一下店内环境,而后才将视线落在老板脸上。


“我也是第一次来这里……”客人扶了扶眼镜,颇有些苦恼地皱起了眉,“请问能跟我推荐一些店内比较有人气的甜点吗?我想打包回去做夜宵。”


“这样啊~”烛台切光忠了然地点点头,笑道:“没问题。请问口味方面有什么偏好吗?”


三日月宗近低头看着橱窗里展示出来的各式各样造型精致糕点犯了难。他本就不太在意这些,以前在家时因为自己不太爱吃这些甜食,佣人准备的茶点也大都分给了幼弟。如今要让他在这些花花绿绿的小点心里挑选几样,他一时也拿不准究竟有多少种口味可以选择。


烛台切光忠见客人在橱窗前犹豫不决,也没有催,只是温和地提示着,“您是喜欢甜度高一些的,还是低一些的呢?如果平时不太爱吃甜食的话……抹茶系列的可以接受吗?甜度不高,入口还会有抹茶特有的淡淡的苦涩?”


“抹茶口味吗?”三日月点了点头,心想着这个估计还不错。顺手指了指橱窗里看起来像蛋卷一样的绿色蛋糕,“这个?”


“这个就是抹茶卷。”光忠介绍着,“需要来一份吗?”


“来两份吧。”手指轻轻叩了叩玻璃橱柜,三日月的视线在橱柜里来来回回打量着。


他忽然想起鹤丸的书桌上似乎总放着不少包装各异的巧克力,于是又抬头问老板,“唔……可以再推荐一下巧克力口味的蛋糕吗?”


“巧克力口味?”三日月看见戴着眼罩的帅气老板自信地笑了起来,“那必须是黑森林蛋糕——我的得意之作。”


“我家的黑森林,配料可是跟别家的不一样哦。”烛台切光忠故作神秘地伸出食指晃了晃,而后笑了起来,“樱桃汁都是由我亲手调出来的哦。”


老板的得意之作可不会错。于是在烛台切光忠的推荐之下,三日月又追加了两份黑森林蛋糕,当他拿出钱包正准备结算的时候,却见老板再次弯下了腰,又将一块白色的蛋糕给他装了起来。


自己明明只点了双份的抹茶卷和黑森林啊?三日月疑惑地看了看打包好的点心盒,不解地望向老板。“这个是……?”


“是法式香草白巧克力蛋糕,也是我家的招牌作之一。”烛台切光忠笑眯眯地将包好点心盒一一放进纸袋里,递给三日月,“用了法国进口的白巧克力和淡奶油,口感非常棒,那可是我哥——


脱口而出的话,似乎卡在了一个令人尴尬的话题上。烛台切光忠张了张嘴,强行的切断了尚未出口的句子。将找零和小票一齐递了过去:“您的找零和小票。欢迎下次惠顾。”


好在客人似乎也并没有在意那个怪异的停顿,收拾好东西冲他略一颔首而后推门离去。


目送客人出了店门,烛台切光忠这才松了一口气,回想起刚才差点脱口而出的话:


“——法式香草白巧克力蛋糕,口感非常棒。那可是我哥最爱的下午茶之一。”


哥哥。鹤丸国永。


——自从鹤丸失踪后几乎就成为了禁词,家人们心照不宣地对那件事绝口不提,生怕一不小心脱口而出的话语,让大家再次陷入悲伤的漩涡。


然而令他疑惑不解的是:数月以来,自己克制得很好的情绪,怎么突然间那么顺口地就在一个陌生人面前吐露出来了呢?


手指轻轻抵上嘴唇,帅气的店老板难得地陷入了沉思。


“真是十分令人在意啊……”


 


鹤丸呵着气看着三日月宗近从对街慢悠悠地往回走,手里还拎着一个装得鼓鼓囊囊的纸袋子。不用细看,他也能知道那纸袋是什么颜色,他甚至闭上眼睛都能将那纸袋上的LOGO给画出来。


他隐隐明白三日月的用意却又对此哭笑不得。他看着三日月缓缓走到他的面前,将那纸袋往他怀里一塞。


“三日月你……”


“我对这些甜点并没有特别的喜好,所以也不太清楚那种口味比较受欢迎。”他听见三日月这样说,“不过老板倒是很热情地推荐了黑森林和法式香草白巧克力蛋糕。”三日月轻轻拍了拍纸袋,对上了鹤丸的目光。鹤丸看见三日月竟难得地皱起了眉,一脸认真:“他说他的哥哥十分喜欢法式香草白巧克力蛋糕——我想既然是老板的推荐,总不会错。”


鹤丸听着三日月说的话,瞬间就脑补出刚才在咖啡店里发生的场景。甚至连光忠当时脸上绽开笑容,是带着怎样自豪地口吻推荐着自己招牌甜点……一切都仿佛近在眼前。


——这一切看上去都像往常一样。只是再也不会有人在周末一大早就把自己从被窝里拎起来,威胁着自己如果不去厨房帮忙就没有特制的下午茶;或者在自己连续加班之后语带怨怼的对自己唠叨说好的周末一家人要开车去野餐的;也不会有人嫌自己太闹腾,顺手将收好的衣服糊自己一脸。


以前在心里觉得理所当然的事情,现在却变成了回忆和怀念。


“小光他是这么说的吗?他还记得啊……”


“小光……还有小俱利和小贞,”鹤丸小声念着他们的名字,抱着纸袋在路边蹲了下来。


“对不起……”


滚烫泪珠从眼角滑落,砸在了手背上。随即便感到有温柔的触感覆上了头顶。


三日月温柔地拍了拍鹤丸的头,又轻轻地揉了揉他的头发。鹤丸的发丝很软,让他总忍不住想多揉两下。


“回去吧。”鹤丸吸了吸鼻子,他向三日月伸出手。“能拉我一把吗?脚……稍微有点麻了。”他抬望着三日月,笑得十分勉强。借着来来往往的车灯,还能看到他眼角尚未擦干的泪痕。


三日月用手背轻柔地将那道泪痕蹭去,“走吧。”他用力将鹤丸拉了起来,顺势将蹲久了大脑有些缺氧的鹤丸抱了个满怀。


“想他们的时候,就过来看看好了。我会帮你买你最爱吃的小蛋糕的。”


“……”


见鹤丸不语,他把鹤丸圈在怀中,像安抚小孩子一般一下一下轻轻拍抚着鹤丸的背。


就着这样的姿势,沉默了许久。三日月甚至都能感觉到有湿热温度从心口处蔓延发散开来。


怀中的人在他胸口蹭了两下,“三日月。”他听到鹤丸低声叫他。“小光做的法式香草白巧克力蛋糕真的很好吃。”


“好。下次还来买。”


“黑森林真的很棒。”


“嗯嗯,记住了。”


鹤丸终于从他怀里退了出来,恋恋不舍地回头看了一眼对街的那家咖啡店,而后握住了三日月的手。


“走吧,”他说,“长谷部还等着我们回去跟他汇报情况呢。”他笑叹道,“要是回去晚了,只怕会急出胃穿孔呢。”


三日月也跟着弯了弯唇角,而后反手扣住了鹤丸的手。他们俩牵着手沿着街道慢慢往回走。行道灯的灯光洒在他俩身上,镀上了一圈柔和的光晕。


 


“等一等再进去吧。”站在教会的铁门外,鹤丸忽然停了下来。三日月正准备推开教会大门的手也停在了半空,他回头看看鹤丸,又退到他的身边。


“鹤丸?”


“忽然……想再在外面待一会儿。”像贪玩的小孩子不愿回家一般,鹤丸低着头蹭了蹭台阶。而后靠着铁艺围栏坐下。


“陪我坐一会儿吧……就一小会儿。”似是怕三日月不乐意,他急忙又道,“你看,今晚这月色多好。”


三日月挨着鹤丸坐下,并没有去拆穿他这蹩脚的谎言。其实天气并不好,甚至还起了点雾。原本铅灰色的云层在夜幕中染成了墨色,遮天蔽日。别说月色,就连星光也见不着一丝半点。然而他却对鹤丸点了点头,似是认同了他刚才的话。


“是啊,你看这月色多好。”三日月亦是仰头望着夜空,细细品味着这句话。他弯弯唇角露出了一个温柔的笑容,温热地手掌悄悄覆上鹤丸搭在膝头的手。


“与你共赏,幸甚至哉。”他与鹤丸十指相扣,而后凑到他耳边低低地唤了一声“鹤。”


“……?”鹤丸回过神重新将视线落回到三日月脸上,看见他那双融进了夜色的眼睛里,自己的身影被深深地映进了眼底的月光中。


三日月的脸在自己面前迅速放大,鹤丸来不及反应就被他吻住了唇。温润湿热的触感在唇舌间辗转缠绵,想说的句子全都融化在了这个吻里。


一吻结束,鹤丸摩挲着三日月的侧脸,忽而笑了起来。“刚才骗你的,其实今晚并没有什么月亮。”


“我知道呀。”三日月笑眯眯地伸出手点了点鹤丸的鼻尖,“鹤想说的话,我都知道的。”


鹤丸捧着他的脸,手指仔细地描摹着他眉眼的轮廓。过了好一阵,他才开口,


“月亮……在你的眼里。”鹤丸望着他,认真地说,“三日月,真的很美。”


他忽然很想告诉三日月,每次望着他的时候,都会让人沉醉在他眼底的那抹温柔的月色里。


他仰头在三日月的眼眸上落下一吻,三日月揽紧了他正打算还击,却被铁门“吱呀——”一声打断了俩人的亲密。


“哦呀,打扰你们两位的聊天了。”药研藤四郎靠着铁门,抬起手跟他俩打了个招呼。


“刚才在窗户前看你们俩聊了老半天了,我想我要是再不下来给你们开门,只怕第二天起来教会门口会多两座雕塑呢。”他拢了拢披在肩上的制服外套,冲他俩一偏头,“快进来吧。”


三日月牵着鹤丸的手一起走进教会的大厅,那里已经有好几个人在那儿等着了。鹤丸不解地看了药研一眼,药研无辜地摊开手耸了耸肩,“可不是我叫他们下来的。”


看见他俩进来,大和守安定从桌子上跳了起来,挥了挥手,“我还担心你会一个人回来呢。”


“看来这次京都之旅的成效不错。”宗三左文字也跟着在一旁点了点头。


“喂喂……”鹤丸国永扶额,颇有些无奈地“我不过才走了一天而已哎……”


“那也是24小时啊。”加州清光趴在桌上,撑着下巴打量着他俩,“不过居然能把三日月前辈说动了,还真是出人意料。话说啊,到底是怎么解决的啊?”


“一言难尽……”鹤丸抽了抽嘴角。这要他怎么说出口?!总不能说我把咱们教会最杰出的樱睡了一晚,然后他终于答应跟我结成弥赛亚了吧?!


“哈哈哈……在这件事上,鹤很是执着呢。”三日月笑着拍了拍鹤丸的肩,“居然能跑到京都去找我,还说了那样的话……唔嗯?”


脑海里蓦地浮现一天前自己是怎样放浪地在三日月身下痴缠索取的,鹤丸急忙捂住三日月的嘴生怕他不小心说漏了什么。


“啊哈哈哈……就是这样了!”鹤丸瞪了一眼三日月,干笑着:“没想到三日月大前辈如此善解人意,善心大发被我说动了啊哈哈哈哈,吓到了吧?”


“知道了知道了。”加州清光鄙夷地瞥了一眼鹤丸,打了个呵欠,“问题解决了就好,这么晚了我们也……嗯?!次郎前辈?”他仰头看着趴在二楼栏杆上的次郎,“你这是?”


“哎~既然问题解决了,那要不要一起来喝一杯庆祝一下?”次郎冲他们挥挥手,“我买了蔬菜片下酒,超——赞的哦?”


“已经很晚了,次郎前辈。”药研摆了摆手,“让他们先去休息吧?”


“啊……好吧好吧,”次郎不情愿撇了撇嘴,摇晃着手里的啤酒罐,“那等任务完成了再一起好好喝一顿哦~我去找太郎喝啦~”说罢冲他们挥挥手,转身走了。


次郎走后,一群人互相道了晚安也各自回了宿舍。


“虽然只是一两天前的事情,可还是有些唏嘘啊。”回到宿舍,鹤丸拍了拍之前收拾的干净整齐的床铺,感慨道,“虽然被你说成了是必然结果……但在那之前,还真是没想到。”


或者说是,不敢想,不敢相信。以前总被人仰望着的,传说中的传说,神话一般的存在,会如此轻易地走下神坛,去掉神化的光环,就这样站在自己身边,与自己缔结共同活下去的约定。


三日月默默地从身后环住他,下巴轻轻蹭着他的头顶。“鹤刚才都没让我说出来。”三日月的声音有些委屈,他环在鹤丸腰际的手收紧了些,温热的吐息洒在鹤丸的颈窝,让他觉得有些痒。“鹤是怕他们知道……?”


“那是必须的吧!”鹤丸再次红了耳朵,“怎么说也太难为情了!樱与樱之间又不能成为恋人……”


“弥赛亚例外。”三日月斩钉截铁地回道。抱着鹤丸的身体左右轻轻晃动起来,“我与鹤,不仅仅只是弥赛亚,更是恋人啊。”


爱着彼此,亦是彼此的唯一托付。


三日月将鹤丸转过身来,虔诚地吻从额头一路蔓延到鼻尖。


多少个日夜,他向主祈求能带他脱离这噩梦的泥沼,希望能有一双手将他拽出罪的深渊。


就在这时,鹤丸出现在他面前,大声质问他为何不敢再尝试着去接受别人的救赎、去尝试着信赖对方。那一刻,他似乎看到了在他背上展开了一对隐形的翅膀。


就是这个人了。心里有个声音在这样对自己说。


“从今以后,你要好好地看着我,守护我,做我唯一的救赎之人。与我一起活下去。”他这样说。


真是大胆又直白啊。


三日月看见对方朝自己伸出的手,仿佛看见了一部能让他爬出深渊的阶梯。那一刻,他终于确信,一直以来他虔诚的祈祷终于被主垂怜。那是他的神,他的救世主,他唯一的信仰。


“你愿意接受吗?这样一具曾坠入泥沼的灵魂,这样一幅沾染过罪恶的身体。我会将我的一切都献给你,将余下的贫瘠的生命托付给你。


这样的我,能被你所爱着,守护着,死亦无憾。”




------------------------------------------------------------


【背景设定】:


 


世界背景参考《メサイア》


教会=警察省警备局特别公安五系=本丸


教会执事:长谷部=近侍


樱=警察省警备局特别公安五系候补学员=刀剑男士


教会总理事:佐崎凉一=审神者


北方联合=溯行军


 


【基本人设】


鹤丸国永:原《每日新闻》的记者,因大胆独特的报道视角而小有名气。某次发现内阁官员与境外势力勾结的证据而被追杀,被“教会”出手解救后,加入“教会”,即:警察省警备局特别公安五系。


三日月宗近:警察省警备局特别公安五系候补学员,即“樱”。因实力超强而被誉为“教会创建史上最杰出的樱。”之前一直在北方联合执行潜伏任务,行动代号是“五阿弥切”,最近被教会召回日本。由于之前的弥赛亚在任务中殉职了,所以一直没办法毕业。现任的弥赛亚是鹤丸。


压切长谷部:教会代理,公安五系科长。平时代理教会内的一切事务,进行任务部署。据说与三日月宗近的是同期生。


药研藤四郎:樱成员之一,与宗三左文字结为弥赛亚。


宗三左文字:樱成员之一,与药研藤四郎结为弥赛亚。


加州清光:樱成员之一,加入教会时间比鹤丸药研他们早,算是前辈。弥赛亚是大和守安定。


大和守安定:樱成员之一,清光的弥赛亚。


烛台切光忠:鹤丸国永的弟弟,开了一家名为“光忠的厨房”的咖啡厅。


一期一振:鹤丸国永的大学同窗,现在在警察厅工作。




————————————————


【后记】


今夜も大空を見上げ


月が照らすその場所へと


大切な人と共に歩きたい


ずっと ずっと 側に居たい


繋いだ手を離さないで




今夜再次仰望天空


月光照耀的那个地方


我愿与珍爱的人一起漫步


永远 永远不伴他左右


不再放开彼此的手

评论

热度(38)

  1. Athena0012003五阿弥丶切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