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thena0012003

只愛三日鶴,不拆CP,有潔癖。喜歡到處留言的老人。

【小說|三日鶴】存在 上篇

Tillers:

嬸嬸的碎碎念:


首先,沒想到事隔好多年再次寫文章,是寫了刀劍的同人wwww


因為本命是三日鶴,所以順理成章的就只想了這對CP~


恩...因為很久沒有寫文章了,總覺得寫得很卡,腦裡的東西一直無法順利化成文字(這也是我為什麼這麼久沒有寫文章的重要原因<泣>)




故事中的刀劍招式純屬個人想像,切莫去考究合理性XD




那麼,先在此向各位感謝願意往下拉閱讀拙作了(鞠躬)




=====




存在    上篇




鋒利的劍身如銀光般刺入敵人的要害,下一瞬間,鮮血飛濺在雪白的羽織上,銀髮青年將手中的刀振臂一甩,甩去上方的血液。




手背抹了抹臉上的傷口,幾不可聞地咋舌了聲,「不夠……」




青年按住躁動的胸口,眉心微微皺起。




突地,身後傳來熟悉溫和的嗓音,青年微微勾起唇角,胸口的躁動似乎稍稍平復,眉心也舒展開來。




「當然沒有,這種小雜魚哪傷得了我!」鶴丸嶄露自信的笑容,攬住對方的肩膀,「倒是你三日月,躲在旁邊偷懶,這樣像話嗎?」




三日月別過臉輕啄鶴丸臉上的傷口,開口的嗓音仍然柔軟溫和,「我在指導短刀們,主上希望他們等級再高一點,未來才好應付一些特殊敵人。」




「嘖嘖嘖,這陣子的出陣你都沒有好好出戰,身手會不會退步了?」




三日月輕笑,眼神卻透著身為名刀的驕傲與自信,「來場手合就知道了。」




====




練武場中央站著鶴丸與三日月,而四周則是坐滿了眾刀劍們,對於兩位名刀的手合,大家都不願意錯過,為此,主上特別取消了所有內番。




「呦,三日月,用木刀……」鶴丸丟開手上的木刀,「太沒意思了,難得手合,我們就用自己的真身來好好比劃一場吧!反正在本丸裡,怎麼打都不會斷刀。」




三日月也放下木刀,從刀鞘裡抽出本尊,擺好架式,輕聲笑道:「我可不會放水喔。」




「求之不得!」鶴丸握緊刀柄,伏低身姿,倏地朝三日月衝刺,第一下攻擊被三日月伸手擋下,雙刀相撞發出清脆的鏗鏘,鶴丸咧嘴燦笑:「注意囉!」




見著鶴丸的笑容,三日月也不自覺地勾起唇角,但施展的刀式卻和他的溫和相反,招招優雅中帶著不容小覷的力道和威脅。




「哇……這樣的戰鬥真是讓人嘆為觀止。」周邊觀戰的刀劍們無不一瞪大雙眼仔細觀摩。




隨著對戰時間過去,雙方的招式也越來越快,也更加凌厲,一時之間仍分不出誰較占優勢。直到開始有傷口出現,依然沒有人呈現疲態或弱勢的狀態。




「平常看鶴丸大人不太正經,沒想到他的刀法是如此……精湛。」短刀們吃驚地交頭接耳。




一旁的一期一振聽了不禁莞爾。




兩人的比試比想像中長,而率先發現異常的是鶴丸。




他不著痕跡地擰起眉心,一種異樣的感覺在體內越發明顯,胸口的躁動已經無法再忽視,而他的刀式緩緩地蒙上了殺意,發現這點的瞬間,鶴丸身形明顯一滯,趕緊拉開與三日月的距離。




定神一看,這才發現三日月身上有不少刀傷了,鮮紅的血液緩緩染紅了他那華麗的衣裳,鶴丸微微瞇起雙眼,心裡各種情緒夾雜,其中一種是微怒,他一點都不喜歡看見受傷的三日月,更不高興那些傷口是因他所致。




還有一種情緒是──亢奮。




能在名劍身上留下這麼多傷口,真是……




鶴丸用力地敲了自己的胸口,重新握緊刀柄,在眾人不解的目光下,他再次展開攻擊。




三日月將刀直指鶴丸,一個看似破綻百出的姿勢,卻也可能在瞬間扭轉情勢。




鶴丸縱身一躍,一記橫批,三日月退後數步躲開。兩人同時旋身揮刀──




結果卻出乎三日月的意料之外,原以為僅是雙方的刀再次相抵,結果卻是他的刀刺穿了鶴丸的腹部。




「嘶……這可嚇到我了,比想像中還要痛啊……」




三日月不可置信地瞪大雙眼,四周似乎有很多人在說話,但他聽不清楚,只能感受到刀身上血液的熱度透過真身傳遞了給他……


====


也不是要特別虐肉體,只是也不知怎地就想到這樣的鶴與這樣的故事......


下篇會比較好一點,恩...規劃中是有一點糖啦XDDD


希望可以順利產出下篇(或者是中篇ORZ)




05/08/28



评论

热度(50)

  1. Athena0012003Tillers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