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thena0012003

只愛三日鶴,不拆CP,有潔癖。喜歡到處留言的老人。

【小說|三日鶴】存在 下篇 微R18

Tillers:

【小說|三日鶴】存在 下篇   微R18





鶴丸緩緩張開雙眼,當他瞧見坐在一旁的三日月的臉色時,趕緊又閉上了眼睛。


「鶴丸,別裝了。」熟悉的嗓音卻沒有了熟悉的溫度。



鶴丸尷尬地笑了笑,只能認命坐起身了。



房裡的氣氛異常沈重,鶴丸搔搔臉,故作輕鬆地問:「主上該不會用了手傳扎吧?」



「用了,但因為失血過多,才會到現在才醒來。」



「……嗯,這麼說應該是過了晚飯時間了,我去廚房看看有沒有東西可以吃,肚子好餓。」



「……」



「沒事的話就回房休息吧!」



「……」



「嘖,老爺子,有什麼話想說就說吧,這樣陰陽怪氣的,氣氛很難受啊。」



三日月將目光移到鶴丸身上,毫無溫度的雙眼讓鶴丸確定這次他真的惹怒三日月了。



「應該是你有話要說吧?」三日月冷聲說。



「……」鶴丸嘆了口氣,聳聳肩,「好啦,對不起,我不應該開這種玩笑嚇唬你還有其他人。」頓了頓,鶴丸噗哧笑了出來,「當時其他刀們都嚇得不輕呢,好久沒有這麼成功了,哈哈哈……」



「只有這樣?」



「不然呢?」鶴丸歪著頭,睜著如琉璃般的琥珀色眼眸……說瞎話。



三日月倏地撐起上身,毫不留情地拳頭直逼鶴丸的臉頰,還好鶴丸反應快躲得會,拳頭險險擦邊而過。



鶴丸不敢相信地看向三日月,「我可是傷患喔,而且像你這樣的名刀竟然用拳頭,也太不符合你的形象了吧!」



「自己往刀口上撞的人沒資格自稱傷患。」三日月又揮出一拳,鶴丸為了躲避不得不躺了下來,正要來個滾地脫逃,三日月比他快一步跨坐到他的腹上,揮出第三拳。



鶴丸反射性地閉上眼,卻沒有預料的疼痛。



三日月的拳頭打在他的耳際旁,木頭地板因此多了個坑洞。



「呃、三日月,你的手……」



「你知道我當時是怎樣的心情嗎?當我的本體貫穿你的身體、當你的血液浸染了我的刀身……」三日月痛苦地一字一字訴說:「我知道前幾日你出陣後便有些異樣,但我在等,我在等你告訴我,我以為與你手合或許可以幫助你,而你卻!」



鶴丸張口欲語,半晌,到了嘴邊的話語卻又吞了回去。輕輕地捧住三日月的臉龐,故作輕鬆地笑道:「抱歉啦,一開始我真的是認真在手合,只是途中突然想到這招嚇人的點子,哈哈哈,你們所有人的表情足夠我回味一個月啦!」



「所以你還是不願意向我訴說嗎?」



三日月猛然探身拿起鶴丸的本尊,反手一刺,冰冷的刀刃貫穿了他自己的腹部,鮮紅的血液很快地沿著刀身留下,染紅了棉被、染紅了鶴丸的白色襯衣。



事情發生的太過快速、突然,鶴丸一時間完全無法理解在這電光石火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直到三日月拉起他的手握住刀柄,他才發現自己在顫抖,原來透過本體感受到重要之人的血液熱度是這麼的……痛苦。



鶴丸聽見一聲震耳欲聾的怒吼聲,過了幾秒才發現那是他的聲音,是他的怒吼。而他的怒吼聲響徹了整個本丸,很快地本丸裡的主上和所有刀劍們衝進他們的房裡。



他聽見很多人的說話聲,卻聽不清楚他們說了什麼。



他看見主上和小狐丸扶起三日月,他應該要跟上去關心,但他卻動彈不得……



=====



「我不知道你們兩位之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本丸裡的所有刀都是我深愛珍惜的,我一點都不想看見任何一把刀受重傷。」



在大廳裡,主上坐在上位臉色鐵青的訓斥三日月和鶴丸。



「而你們卻做出這麼令人驚慌的事情,所有刀劍們的情緒都因你們而起伏,連帶今日出陣和遠征的隊伍們都受到影響。」



坐在主上對面的三日月和鶴丸垂首聽訓,兩人皆不發一語。



主上揉了揉太陽穴,沉聲道:「不能再這樣下去了,即使你們兩位都是非常強大的刀,但是影響了士氣我就不能坐視不管。」主上頓了頓,最後仍是忍下不捨,忍痛說出決定:「既然兩位無法和平相處,那就選擇其中一方鍊結或刀解吧。」



「不!主上,這──」



主上舉起手制止了他們倆異口同聲的驚愕,「今日你們兩位就去偏院休息並且好好討論,明日一早把結果告訴我……退下吧。」



=====



三日月和鶴丸離開後,躲在大廳旁的眾刀劍們興奮地圍住主上,而主上一見他的愛刀們,忍了許久的修羅臉孔終於崩毀了。



「啊啊啊,我竟然說出這種話,以後他們兩個討厭我怎麼辦!」主上驚恐地問,「清光你真的確定這法子能讓他們講開嗎?嗚嗚嗚……如果他們倆以後再也不理我該怎麼辦!」主上哭了。



「哈哈哈,不會的,我們刀劍永遠都不會討厭主上的。」岩融豪氣地拍胸保證。



「對啊對啊。」出主意的清光蹭到主上身邊,「主上別擔心,絕對沒問題的,主上演得很好喔。」



主上緊抱清光,哭腔道:「嗚嗚嗚,清光最可愛了……」



清光開心得開櫻花了,「主上也很可愛、啊!」安定一把把清光拉了過去,「安定你幹嘛!」



「主上不哭,三日月大人和鶴丸大人會沒事了,也絕對不會討厭您的。」如天使般的短刀們團團圍住主上。



「歐呀,看來短刀們比你更能安慰主上呢。」安定斜眼看了清光一眼。



「才沒這回事!」



沖田組又吵起來了。



「希望他們兩位能趕快和好。」主上在心裡祈禱。



====



「還是不願意說嗎?」率先打破沉默的三日月輕聲開口。



鶴丸抬起頭注視著眼前的人,「讓他露出這樣痛苦表情的人是我……」鶴丸歉疚的心想。煩躁的抓亂了頭髮,嘴巴開開闔闔了好幾次,卻都無法順利將話說出口。



三日月垂下眼,無聲地嘆口氣,「那麼,昨夜你的刀身貫穿我的身體你有什麼感覺?」



說到這個鶴丸的怒氣就被揭了起來,探身揪住三日月裏衣衣領,怒道:「你還敢說!擅自使用我的刀自殘,你覺得我會有什麼感覺!」



「你有什麼感覺?」三日月又問了一次。



「我很生氣!」鶴丸吼道:「我最不願見到的就是你受傷,你卻把自己弄成重傷,還把你的鮮血浸染了我的刀!」他舉起拳頭,「從刀身傳來的熱度幾乎把我給燙傷,可是我的身體、血液卻冰冷得如冬雪一般,應該是我要送你去手入室,我卻渾身僵硬動彈不得……」拳頭遲遲無法落下。



三日月揮開衣領上的手,目光如炬的望著鶴丸,一字一字地說:「我也是。」



僅僅三個字,說出當時的他那千迴百轉的感受。



鶴丸一楞,像是消了氣的氣球,跌坐回塌塌米上。



三日月伸手握住了鶴丸的右手,他在等對方開口繼續說下去。



鶴丸緩緩地回握住三日月的手,沉聲緩緩說:「對不起,我很抱歉,做出這樣的事情是我太輕率了。那天在練武場我看見你眼裡的月亮蒙上陰影,我就後悔了……」鶴丸懊惱地摀住雙眼,「你是屬於我的月亮,可是我卻做了讓你難過的事情,我很抱歉。」



三日月挪了挪身體更靠近鶴丸,彎下身把臉埋進他的頸項裡。



「這是代表你原諒我的意思嗎?」鶴丸苦笑。



「不,我只是很想抱著你。你道歉了,接著該說原因了。」



鶴丸失笑,「老爺子,你可別忘了你昨晚也做了什麼事情,你是不是也該道歉道歉?痛!」



三日月咬了他的肩膀,「別叫我老爺子,我們差不多年紀。都已經是爺爺輩分了,何不就乾脆點說清楚講明白?」他輕吻了他的耳朵,「鶴,我想知道、我需要知道……」



鶴丸感覺到一股無法忽視的熱度從耳朵快速蔓延開來,腦子有短暫的失神,但身體卻本能地做出動作,他輕拉三日月的頭髮,然後吻上在他眼前的月亮和唇瓣。



這是一個很用力的親吻,結束之時,兩人的氣息接有些急促紊亂。



「我覺得我無法控制自己。」鶴丸微微喘著氣快速說道:「最近出陣斬殺敵人後,胸口的躁動越來越明顯激烈,想要斬殺更多敵人,想用更多敵方的血來滿足我的刀!雖然我一直將這種情緒強壓下去,可是昨日的手合我覺得我快要失控了!你是很強大的對手,與你交手我非常暢快。然而越到後面,看見你受了傷流了血,胸口的躁動越來越無法壓制,而且我相信你也發現我當時的攻擊越來越凌厲,甚至有了殺意!」



「嗯,我有發現。」



「所以我感到害怕,我害怕我自己竟然對受傷的你感到亢奮,想讓你流更多血……我也害怕這樣的我,你是我最不願見到受傷的人,可是現在卻是我想傷害你……」



說到這邊,三日月總算了解一切了,「所以你才會想要在做出後悔的事情前先制止自己,於是就自己往刀口上撞,受了重傷?」



鶴丸用沉默回答了他的問話。



「鶴啊,你究竟忍了多久?這種躁動……」



「一段時間了。」



三日月嘆了口長長的氣,鶴丸不解的望向他。三日月伸手將掌心放在他的心口上,「所以說,平日看你是本丸裡最樂天的人,其實你是個最壓抑的人。」規律的心跳從掌心傳了過來,「我們是刀,每把刀最大的心願就是替主上完成任務、擊退敵人,嗜血、喜歡戰鬥本來就是我們的本性,只是我們有了人形、有了情感後,便慢慢懂得該怎麼去調適這種情況。」



「……你的意思是?」



「本丸裡的所有刀都會有像你這樣的情況,所以大家都會找不同的方式去釋放、嗯、姑且稱之為壓力好了。」三日月舉例,「像江雪就是念佛經、山伏是鍛鍊、短刀們是跟一期撒嬌、三槍有的是喝酒有的是大吃特吃,大家都有自己的方法,不過大部分都還是去手合幾場。」



三日月拍拍他的肩膀,認真的下結論:「所以鶴你只是累積太多罷了,以後只要適度手合釋放壓力,就沒問題了。」



看著三日月滿意的微笑,鶴丸覺得這陣子壓抑這麼辛苦原來都白搭了。



「哎呀,鶴的臉蛋都紅了。」



鶴丸惱羞成怒地躺下、掀起棉被蓋上,龜縮起來。聽見三日月悅耳的笑聲,鶴丸更是覺得自己真的是蠢到不行。



「鶴啊……」三日月推了推那團棉被,沒有得到回應,於是他自個兒掀起尾端的棉被鑽了進去,蹭啊蹭,蹭到鶴丸的面前,「別躲了,等等你成了第一把被棉被悶死的刀,這就真的會嚇到所有人了。」



鶴丸不甘心地掀開棉被,正要轉身躲避三日月的注視,對方卻仍舊快了他一步攬腰抱住了他,另一隻手按住他的後腦,吻上他的唇……



兩人身上僅有的裏衣很快就在彼此的愛撫下被脫下丟到一旁。



房裡的溫度終於不在沉默冰冷,兩具軀體緊抱著彼此、溫暖彼此,不時溢出的短促喘息和呻吟迴盪在房間裡。



在三日月進入鶴丸體內時,鶴丸微喘地說:「之前我一直很害怕我只是為了不斷的戰鬥、殺敵而存在,雖然我是刀,但我不想只是這樣,可是本丸安逸的生活卻又讓我感到不滿足,我是刀,我受夠被埋在終不見天日的地底,也受夠被人類擺在神社膜拜,我是刀,我想做身為刀應該做的事情。」



三日月緩緩的淺抽幾下,鶴丸難耐地皺起眉心。他彎下身吻了又吻那抹讓他感到甜蜜的唇瓣,「別想太多了,你是刀,但你現在有了人類之軀,你可以做更多事情,感受更多事情,殺敵也好,安逸也罷,只要你開心就好。」



鶴丸反手攬住他的背。



「或者你可以跟我一樣,我在愛上你的時候就決定我要為你而存在,雖然這樣對主上有些不好意思。」三日月神情專注而認真地說:「但我的存在便是與你並肩拔刀殺敵,我的存在是與你在本丸生活每一日,我的存在是因為你也愛我。」看著鶴丸露出不可置信的神情,三日月溺愛地磨了磨他的鼻尖,「過了這麼漫長的歲月,我是為了再見到你而存在……」



「噗、哈哈哈……這可真嚇壞我了,你去哪學到這種甜言蜜語、啊……」甜膩的呻吟打斷了他的話,「你別動我、啊、我還沒說完、哈啊……」



「現在,你只要感受我的存在就好……」



火熱的挺進掀起一波又一波的快感,沒一會兒,鶴丸就被情慾給淹沒,只能緊緊抱著三日月,哪還記得要說什麼……



=====



站在偏院外廊的主上正在房門口來回渡步。



「主上,您不進去嗎?」亂坐在廊緣細聲問。



「唉,如果他們兩人是用怨懟的眼神看我,我一定會……」主上哽咽了。



「我覺得主上擔心太多了。」鶯丸端著剛泡好的熱茶細細的啜飲。



「可是怎麼到現在裡面一點聲響都沒有?」



「嗯……為什麼呢?」鶯丸高深莫測地又喝了一口熱茶。



「好!各位都噤聲,我來偷看一下裡面……」



同樣在鶯丸旁喝茶的一期一振差點把嘴裡的茶給噴了出來,「主、主上……」



「噓,我來看看……」主上蹲在門口,輕輕地、慢慢地把紙門拉開一小縫,下一秒馬上將紙門關上。



短刀們和清光好奇地湊上去,「主上怎麼了?」



主上紅著臉咳了聲,「他們看來和好了,我們去吃早飯吧。」



「诶~~~主上看到什麼啊?」



「沒什麼、沒什麼,走,我們快去吃飯吧,我肚子好餓啊。」推著一群短刀們和清光離開偏院。



「主上究竟是看到什麼了。」一期一振失笑道。



「你去瞧一眼不就知道了。」鶯丸提議。



「那、那不好,偷窺什麼的……」一期一振連忙擺手。



「只剩下你和我,弟弟們不會知道的。」



一期一振吞了吞口水,猶豫再三,最後跪坐在房門口,低聲說了一聲:「失禮了。」然後緩緩地拉開一條細縫。



只見他楞了三秒後,漲紅著臉飛快關上紙門,又朝門口到了一次歉,之後紅著臉同手同腳地離開偏院。



「哈、哈、哈,這樣可不行啊一期一振,哈、哈、哈……」



──全篇完──



嬸嬸的結尾碎碎念:



嗯,比我想像中還要少字一點,可是卻花了不少時間(整個下午都寫文章寫掉了,還有四本小說沒看(欸))



我想來說說我自己眼裡、心裡部份三日月和鶴丸。



看了不少三日鶴的同人漫畫,很多故事都很棒,可是有些卻會不自覺的「弱化」鶴丸,這就像是BL界裡一種小小的不成文規定似的,當受的那方好像都會比較「弱化」一點



但在我眼裡、心裡,三日月和鶴丸除了都是男性之外,他們更是刀劍的付喪神,自古以來刀劍都是給人強大、威武的感覺



所以我覺得即使他們擬人化了,「身為刀劍的本質」還是存在,就像文章中提到的,斬殺敵人、嗜血是他們的本性,因為這就是他們被創造出來的目的,所以是非常充滿男子氣概的感覺。



因此,在文章中,我盡力表現出鶴丸有男性尊嚴的感覺,同然後有身為刀劍的傲氣,我不會讓鶴丸哭哭啼啼,也不會讓他有太多女性化的狀態出現。



也因此,他們會做出更為「暴力」的事情,諸如兩位拿刀自傷(笑)



三日月再怎麼美再怎麼優雅也無法掩飾他是男人同時也是刀劍,因此他也非常地有男性的「衝動」(還是自傷XD)



又如鶴丸主動且有些強勢地親吻三日月,這都是我盡量想要表現即使鶴丸是受方,也是個男人,這樣的感覺。(笑)



再來就是鶴丸的性格,因為看過一些歷史(?)總覺得鶴丸其實是個不是表面上樂天的傢伙(挑眉)
而這樣的人的性格往往就是會過度壓抑,表面上開開心心無憂無慮,但私底下其實有著黑暗的一面。



這是我對鶴丸的解讀。



然後關於兩位手合的部分,雖然在遊戲中鶴丸的能力素質不是很高(笑)但是從歷史看下來,感覺他就是個有著許多經歷的名刀,同時它存在的年齡(欸)也是非常的久,那麼就應該有有相對應的智慧和戰鬥力wwwww



所以我上他與三日月手合是呈現勢均力敵的狀況,三日月的強是因為他強再是天下五劍中最美的刀劍,而我筆下的鶴丸的強勢因為流轉在歷史裡的淬鍊。



基於這樣,請大家就別太苛求為什麼鶴丸這麼強大了(笑)



最後,這篇文章的名字是「存在」,但當我寫完之後,深深覺得……我並沒有把我在心裡所想要表述出來的意境表述的很好(輕嘆)



心裡的草稿感覺是更深刻一點東西,但寫出來之後,卻覺得有些不足,唉……文字能力還不足真的是讓人氣餒。



希望我想要闡述的「存在」有傳達道看到最後的各位心裡~^^



(每次寫後記都會寫得很嗨,寫得比文章還順ORZ)



最後的最後,感謝看到最後的你,如果能有任何指教或心得,不論是優點或缺點,都歡迎給予指教,畢竟我真的有段很長的時間沒寫文章了~(其實我滿期待看到要改進的地方)



謝謝各位^^~




15/08/29       PM 17:24





评论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