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thena0012003

只愛三日鶴,不拆CP,有潔癖。喜歡到處留言的老人。

【三日鹤】关于三日月先生与鹤丸先生的那一场八卦(下)

-451-:

*没想到我也有以广播体操开场的一天


*新刊……如果过审了的话大概下周五开预售吧,大概


----------------------------------------------------------


这是一个做体操的开头《-------




醒了之后,鹤丸在想怎么办?这个后续处理十分麻烦,大概可以称之为美梦后遗症。


俗称的现实。


鹤丸从来没想过自己有在豪宅醒来的一天,而这一天却会那么纠结,自己居然跟一个男人发生了不可描述的关系。鹤丸扶着自己的腰悄悄起床,在确定三日月睡死了的情况下换好衣服悄悄出去。


这里是私人岛屿,能游回去吗?


要不就赶紧回房间,如果三日月不记得了以为自己昨天睡客房,那顺着说好了。


在鹤丸这样打算的时候,路过客厅他居然看到小狐丸来了。小狐丸直接是杀过来的,他看到鹤丸之后礼貌地道了早安,然后拿出手机给鹤丸看他自己的推特上那张给青江他们晒出来的照片,感谢地说:“我看你不是探病而是玩得那么高兴,看来兄长大人还是有招待你的精力的。”


监控得真到位啊,鹤丸说:“他昨天晚上喝了好多酒,估计现在宿醉着。”


“能喝酒,那身体肯定是没什么问题了。”小狐丸更加确定三日月已经好了,今天绝对要捉他回去。看到小狐丸路过自己身边,鹤丸马上问:“我要上班的,无故旷工不行啊,我能先回去吗?”


“你不是自由记者吗?”小狐丸记得他们这些新闻工作者上班都不太定时,特别出外采访的。鹤丸换了个睁眼说瞎话的模式说:“不啊,我其实是N社的,要上班的。”


那小狐丸也不耽误了,他让鹤丸先坐私人飞机回去,反正他跟三日月估计还要兄弟智斗一阵子。鹤丸立马把主场交给小狐丸,然后就拿着早餐走了。


上了飞机看着自己离开岛屿,鹤丸就忍不住对着窗外叹气。


回到地上时候鹤丸还有点没实感,觉得自己大概真是做梦了。现在回来了也好,省得现场尴尬。


可是之后怎么办呢?


鹤丸暂时决定跟青江和狮子王他们混一阵子,去采访一下其他新闻。期间三日月不知道怎么查到鹤丸电话,也有发过短信给鹤丸,内容大概是问候鹤丸,那天他离开时自己还在睡没能尽地主之谊,最近他工作比较忙可能没时间联系,以后有机会再吃饭。


比较忙没时间联系,以后有机会再吃饭。


这客套话鹤丸是看出来了,他看着短信叹了口气,那时候鹤丸在和青江他们小包厢聚会,想了想还是离席打了个电话过去,按照号码回拨接电话的是三日月的秘书。什么?难道短信都是他秘书代发吗?至于吗?鹤丸马上说自己打错了然后挂了。回去饭桌之后大家都发现他心情不好于是问起,鹤丸编造了有个朋友跟一个有钱人一夜情,然后把三日月的短信复述一次。所有人都可惜地叹气。


“那就是不想联系的意思吧。”堀川委婉地说:“客套话,识趣点大家都别提了。”


“有些有钱人为了免除后患说不定还会再联系。”和泉守见多了套路,他说:“给点钱或者车啊奢侈品封口之类的也有,看你朋友要不要了。说不定还会让秘书打电话联系的。”


鹤丸漠然地“哦”了一声,然后当天就把电话号码换了。说是手机掉了补办号码太麻烦,干脆换个新的。


鹤丸跟三日月一周没见,这一周鹤丸觉得特别漫长。不去采访夜晚回家他平时一个人也没关系,可是现在一静下来了,鹤丸就有点闷着。连看电影都觉得没劲。那阵子鹤丸经常约朋友出来玩,青江和他喝酒时谈起吃些有个企业名流酒会,他负责采访,问鹤丸要不要去。鹤丸当然去啊,在挖新闻上,他和青江倒是一拍即合。


鹤丸跟着青江去酒会,这次他光明正大入场,主要是做现场报道。大部分以积极正面为主,把这个酒会的盛况报道出来。毕竟这次是年中盛会,很多企业名流都参与了。青江来到现场看着这跟走红地毯一样,所有人都衣冠楚楚,男女来宾全都是业界能耳熟能详的。青江来到现场,就忍不住看着他们跟鹤丸说:“你看看这里,你看到的是什么?”


鹤丸打量了一下,说:“好多有钱人?”


“不,是好多八卦。”青江的职业之魂又燃起来了,他简直像置身美食中间的人一样。“非常非常多料。”


青江带着鹤丸一边工作一边路过,跟鹤丸仔细说他们这些人的关系。诸如你看这两个跟着丈夫过来的夫人其实私底下不和,不过公众场合不得不大家给点面子,看她们拍照都不愿意碰到对方。又例如你看那两个好像不认识的实际上私底下保持情人关系,玩玩的还是真心的不知道。还有那边两个似乎有暧昧关系,噢,他们都是男的。


鹤丸很惊讶,鹤丸开了很多眼界。青江搭着鹤丸肩膀给他展现这个八卦的世界,表示世界八卦如此之多,多去发掘嘛,何必吊在一棵树上。


鹤丸知道青江是安慰自己没能挖出三日月新闻的事情。让他看开些没关系。鹤丸心想朋友最好,真是体贴又可靠。


这次酒会来的人不少,有的鹤丸还见过。难得连莺丸这个万年不出席的也来了。莺丸看起来心情不错,鹤丸以前采访过他一次,双方印象还可以。莺丸难得来了鹤丸当然要去打招呼,莺丸看到鹤丸还特意跟他神秘地说:“我有个消息,说出来肯定轰动。”


嗅到新闻的味道,鹤丸眼睛放亮。然后马上凑过去,听着莺丸神秘地说:“大包平要回国了。”


“……”


鹤丸翻了个白眼,然后当场放弃了他。


鹤丸和青江分道扬镳,青江要采访杂志要求的几个企业家,等下再集合。鹤丸在场内到处闲逛,他到了中场出去透透风,没想到就遇到了小狐丸。


“我认得你,你是那个记者。”


“我叫鹤丸国永。”鹤丸觉得也真是缘分,说不定还是孽缘。“你是出来抽烟休息吗?”


“我没有这个习惯,只是刚才看到你,所以跟出来看看。”小狐丸想起那天他去小岛捉自己哥起来时那不对劲的情形,他看着鹤丸就说:“没想到我让你去一趟,你倒是把我们家兄长大人睡了。”


鹤丸觉得他们三条的简直不讲道理,他马上说:“别乱扣帽子,反了好吗?”


“喔呵。”


被套话了。鹤丸这才感觉到上当,小狐丸此时那个意味深长的笑容让鹤丸觉得他真是人如其名。小狐丸套了话后算是理解了为什么三日月思虑过度,他看着鹤丸说:“其实其他人的话倒是没关系,不过你的话确实让兄长大人棘手。”


鹤丸还在仔细琢磨这话时,小狐丸已经自觉补充:“因为会让他很为难。”


鹤丸听着小狐丸这些话,他想得很开,现实与梦差别就是不含酒精。只是有些话听了会不开心,既然知道,不如不听。


青江看到鹤丸回来时气场有些变化,他问是不是遇到一些以前采访过发生不愉快的人。例如他朋友一夜情的那个有钱人。鹤丸笑着说想多了,世界那么大,也不是你说要遇就能遇得上。


青江觉得最近鹤丸心情不大好,他觉得鹤丸应该转换心情。于是给鹤丸指了条明路,正好有一个名人在国外金屋藏娇,一直没实锤。最近听说他要去见自己自己情人,青江有消息,可是没空。青江记得鹤丸护照手续齐全,鹤丸要是去,机票钱可以报销,但料要给他们杂志社,当是给他们打工。


“看情况吧。”鹤丸也不答应得太满。“最近也有空,到时候看看。”


今天收获还是挺多的,工作完成了鹤丸就先离场,青江留下来收拾东西。鹤丸刚出去,就在走廊遇到三日月。


再见三日月,想起刚才小狐丸的话,鹤丸有些尴尬。他们两个见到对方,还是有打招呼的。鹤丸在想说不定对方就点头之交行了,也没想多说什么。谁知道三日月约了鹤丸一下。


“有空吗?去聊聊吧。”


鹤丸跟着三日月去走廊那里。这个时间人都在会场,这里没有人。鹤丸不知道三日月要说什么,心里有点忐忑。他不动声色,但是两个人一直站着不说话有点奇怪。鹤丸觉得三日月的表情有点深沉,他似乎在想说什么,这样的表情令鹤丸想起和泉守那天的话。


总觉得不是好事情。


三日月深思熟虑了很久,终于抬起头看着鹤丸说:“那天我喝醉了,做事情有些不理智,有欠考虑。”


鹤丸觉得这场面话再客套不过了。更厉害的是客套中表示那天的事情不太好,鹤丸觉得看来这选项是be,不用期待发展后续了。


本来也没觉得有后续。


“没事,大家成年人了。”鹤丸很随意地说:“不是什么大事,都是男的不纠结这些。”


然后又是一阵诡异的沉默。鹤丸从没想过他们居然也有这样尴尬的时候,还不如他当记者深蹲三日月的时候。他觉得三日月想得太多,说不定真会想和泉守说的那样给他点什么补偿。三日月这人挺好的,说不定真的会给他送点什么。但鹤丸觉得不需要,因为他不觉得自己吃亏得需要别人补偿。只是现在这样弄得也真是复杂,鹤丸想起青江的话,他顺势说:“而且我准备出国了,会去一两年,合适了就定居。”


三日月有些意外,鹤丸知道他想问什么,于是解释:“不是因为你,早就有打算了,正好这几天手续办好了。”


鹤丸看起来脸上毫无阴霾,仿佛对新生活很期待:“所以你就不用想那么多了,以后要是有机会我回来,你请我喝个牛奶吧。”


三日月没有阻止,大概还是尊重鹤丸决定,说了句“好的”,两人随便寒暄几句,就这样散了。没有太多挽留在鹤丸意料之中,本来他们就都没有这个意思。


但鹤丸确实松了一口气,他最不习惯就是藕断丝连。


于是他真的答应了青江,事不宜迟,青江给鹤丸一天准备然后就撵他上飞机了。鹤丸拖着行李箱进入机场,等着办理手续时他就打游戏消磨时间。这时候电话响起,鹤丸打得正好着,他见是陌生号码就把它挂了,谁知道电话又响起,鹤丸无可奈何只能接了。


一接发现是三日月,鹤丸挺惊讶他怎么又搞到自己电话。他问:“有事?”


电话那边没回音,鹤丸出于环保不耗电的考虑说:“没事我就先挂了。”


三日月终于开口:“其实第一面观感确实不是很好。”


鹤丸心想三日月不会来找茬吧?他本来想说句大家半斤八两,但三日月继续说:“不过你帮过我,人看着也不坏,日常让你跟着也无伤大雅。接触下来和你相处还挺愉快,一开始我确实是这样想的。”


但鹤丸有一段时间不见了,三日月觉得好像有点不习惯。他让人查了一下,鹤丸去忙活其他去了。三日月想要不要发信息问问,可又似乎有些小题大做。静下心来三日月又觉得有些奇怪,他居然在想别人,而且还是一个男的,这有些不对劲。三日月想了好久,可是依然想不通,后来决定干脆听医生的话去休假,说不定散散心又好了。


“不过你来了小岛时我是真的挺高兴的。”


三日月那天心情不错,看着比平时开朗。他觉得几天前那种莫名感到有些不舒服的地方又好了。他跟鹤丸晒太阳,看着他堆沙子,就这样看着心情就不错,觉得什么都有意思。他走在前头听着鹤丸在后头说三日月宗近你别那么快退休啊,莫名他就觉得心情很好,忍不住就在笑。


那天他一个人想了很久,自己有些不确定,但又不知道自己其实想确定什么。


“我那天是喝多了,可我还没醉到不省人事。但你说喜欢我的时候我很诧异也很高兴,你说喝醉酒就不用讲道理,我就想,那就不讲道理吧,是男是女都不重要了。”


三日月说完这话地时候他坐着的车漂移了一下,三日月抬起头看了一眼,车又正常运行了。本来在看手机的小狐丸抬起眼睛瞟了司机一眼。


这一届司机心理素质不行啊。


三日月看了一下时间,他马上拿了小狐丸的手机然后在上面写字,让他想办法延迟一下鹤丸那班飞机。小狐丸也只能联系周旋一下了。三日月一直看时间表,一直电话跟鹤丸联络:“你那天一大早就走了,我就想你是不是醒来之后心里不能接受,就只简单发一下短信。事后我忙了一阵子,再打电话给你,你手机换了,我想你是不是因为生气了所以才这样做。你说要出国,我也想着如果你不喜欢,要尊重你的。”


“但我想了一天晚上,我其实还是不甘心的。”


这样什么都不说然后无疾而终,他始终是不甘心的。


总算到了飞机场,三日月马上下车。他一边马上进去寻找鹤丸的身影。鹤丸一直不说话,三日月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他听着机场人来人往的声音,按照航班号四处搜索鹤丸到底在哪里。三日月一个人在机场快步走着,声音听起来有些急促。


“你能不能先别走?”三日月在人海之中到处张望,他对着手机说:“那天的事情确实是我有欠考虑,但我希望我们可以先好好聊聊。”


手机对面还是没有声音。


三日月的肩膀被人拍了两下,他迅速转身。只见鹤丸拖着行李箱拿着电话站在他身后对着电话说:“这位先生你大庭广众的说什么啊?”


三日月看到鹤丸时先是惊讶,然后不自觉就笑了。他们两都没放下电话,鹤丸继续对着电话那头说:“那天我没醉。真的讨厌你就不会答应你了。”不过鹤丸现在心情很愉快,要形容的话就是乐开花了。这就是所谓的意外之喜吧,他现在的表情就是肉眼可见的开心。“三日月先生我想采访一下,你是喜欢我吗?”


鹤丸的样子仿佛期待着答案,他的期待与自己一样。本来有些忐忑的心终于放下,三日月松了一口气。


“喜欢啊,因为喜欢,所以我还是不能就这样让你走了啊。”


这大概是鹤丸听过最令他心花怒放的话了。于是他们张开手给了对方一个拥抱。让人眼里他们好像久别重逢的好友,因为相见而激动地紧紧地抱着对方。鹤丸抱着三日月,用只有他听得到的声音说:“我也喜欢你啊。”


三日月很庆幸自己还是来了这一趟,收获到了他最想要的结局。


他们看着对方,虽然没有拥抱但手还是拉着,鹤丸说:“我也想了很久怎么办,我想你大概没那个意思,还想就这样算了。”


“嗯?我可是想着你没那个意思也要把你抢回来啊。”


这下子鹤丸就有些不好意思了,他摸着后脑勺小声地说:“因为一般普通人都不会有那个意思的吧。”


“一般确实是没的。”三日月看着他小声嘟哝就忍不住笑:“难得你我都有这个意思,那就互相负责一下吧。”


鹤丸没有异议,三日月此时觉得整个人都阔然开朗,总算在上机前把人追回来。三日月想是时候把鹤丸带回去了,出国什么的就忘记吧。


“鹤丸,那我们就……”


“那飞机时间差不多了,我先走了啊。”


“???”


“是这样的,当时我说出国是骗你的,只是不想让你困扰。但是要去外国就是真的,是去跟踪你们圈子某位的八卦。”鹤丸握了握三日月的手然后跟他说再见。“不好意思时间差不多了,到时候逮到八卦我一定告诉你,等我啊!”


然后三日月就看着鹤丸带着好心情挥手离开,投奔欧洲人的怀抱了。本来前一秒那种因为重逢所以小清新得不行的心情和场景瞬间崩塌,虽然已经把话说开了人也追到了,可怎么还是觉得那么不对呢?


世界变得好快啊。


再放置几个星期,说不定真是人心易变。


小狐丸在飞机场外的车上等着时收到三日月的电话。


“你查查最近我们圈子的哪个飞外国了,地点和他去的地方一样的。”


什么?一瞬间小狐丸以为鹤丸出国其实是因为看上了其他人,这次是去外国约会,三日月没谈妥啊?然后他听到自己兄长非常无奈的声音。


“让他们快点回来,不然我的人要去蹲他们好一段时间回不来了。”


“……”


 


青江听鹤丸报告完整个犯罪过程后有茅塞顿开的感觉。关于送错花这事情是因为鹤丸当时跟小狐丸说自己是狮子王那家报社的,所以三日月当时忙就让小狐丸打点一下送个花过去先。谁知道电话联系不对,一查发现鹤丸电话都换了。三日月以为鹤丸因为那晚上不可告人的事情生气了所以就没再找他。


至于黑道那事情,鹤丸非常感谢青江让他知道当年三日月一锅踹了人家黑道的前因后果。原来人家想他当上门女婿,第一次绑架差点就想让他发生点实际事情逼他就范,还好遇到鹤丸。难怪不想说,因为正如三日月所料,鹤丸拿着这个梗笑了他很久。


“其他我帮他辟谣,都是假的。”鹤丸请青江来家里喝茶,一边跟他讲述当时情况。青江听了恍然大悟,说:“难怪你那么快就回来了。”


“是啊,我才待了一周啊。”鹤丸想起自己的外国八卦之旅嗖的一下就完了,还是有点可惜。不过该拿的料都拿到了。看到都登出来了,鹤丸还是满意的。“一回来不久正好赶上聚餐日子就跟你们吃饭,不过我答应了下半场跟他,所以那天就先跑了。”


青江表示了解。他先恭喜鹤丸,然后搭着他肩膀说:“太好了,你一定要稳住他,然后我就能挖很多他的八卦,到时候记得罩我。”


“挖他八卦啊……”


“你放心,他是你男朋友我肯定不会报道出来,但我可以跟你分享,还能毫无顾忌地挖。那你以后就能知道很多他的八卦了。”


“这个好,就这么定了。”


青江和鹤丸完成了这个桌底交易,表达了共同富裕一起吃瓜的理念,然后离开了。下午鹤丸跟三日月提起,三日月脱了外套放架子上时漫不经心地说:“我只有一个绯闻,你问他杂志有没有兴趣放出去吧。”


鹤丸坐在沙发上看报纸装作没听见,三日月自己倒了杯水坐他旁边,伸手把报纸拿来:“当时不是有人说很喜欢我的么,怎么那么快就考虑把我卖了?”


“既然如此,我觉得肥水不流外人田。”鹤丸立马拿出小笔记本做采访样。“那么请问三日月宗近先生,你的三围腰围臀围身高和生活爱好不为人知的秘密日常兴趣和最郁闷的事情分别有哪些?请从实招来。”


三日月环抱双手看着他那个已经进入了记者模式的恋人,把鹤丸握成拳头当成话筒递过来的手轻轻拨开。一步一步逼近他说:“我的生活爱好是逗某位记者,不为人知的秘密是现在正跟一名记者谈恋爱,日常兴趣是看他围着我跑和请他喝牛奶。他有个特点,喝牛奶会喝醉。”


“最郁闷的事情啊。”三日月想起鹤丸和他握手言和然后立马坐飞机跑了。他“呵”了一声,鹤丸抖了一下。“正好,我想起来了。”


鹤丸被三日月从沙发中间逼到尾,实在退无可退了。他觉得自己好像触动了采访者某根筋,导致他情绪产生变化。看着他居高临下一副要进入手动模式的样子,鹤丸觉得有点不妙。特别三日月已经开始不慢不急地解领带。


“前头的我都交代了,其他给你个机会,现在测个清楚吧。”


“等等,你好歹让我拿个尺子……等等,你别乱来啊现在才下午,我们讲道理好吗?”


“现在就是给时间讲道理啊,所以要是数据不对,你就测到对为止吧。”


“……”


鹤丸的反抗声又一次被扑杀在沙发上。然后,就没然后了。


【END】



评论

热度(7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