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thena0012003

只愛三日鶴,不拆CP,有潔癖。喜歡到處留言的老人。

【三日鹤/本丸日常】生日贺文

墨目:

*给自己的生日贺文,当天完成真是太好了,我的本丸要是这样肯定开心疯了
*慎入,太饿了重点被我吃掉了
*文中的歌就是花丸第七集片尾一期和小短刀唱的那个,歌词打了一半打不下去了。。。。
*结合第七集自行想象【趴下谢罪】



  今天是审神者的生辰,刚吃完午饭审神者在全本丸刀剑们注视下一脸懵的就被自个儿近侍太郎抱走去了远离本丸的‘深山老林’,清光笑的一脸深意的来回看两人美其曰:“主上,难得机会,可要好好过二人世界哦~”无端的激的审神者一阵的哆嗦。


   看着两人走远后,整个本丸就沸腾了起来,打扫的打扫,装扮的装扮,去万屋备东西的备东西,审神者先前提过的彩带、贴纸,被一期带着小短刀们摆弄着装扮了整个本丸特别照顾了那颗千年樱,爬上爬下好不热闹。


   烛台切照着审神者现世带来的烹饪书制作蛋糕,鹤丸难得的没捣乱,说起来给审神者的节目中鹤丸的古琴可是打头阵的嘞,那么闹腾一个人却会古琴这种安安静静的玩意儿也可以说是一个不错的惊吓,一旁的三日月笑呵呵的不知道想到些什么,眼眸流露着满满的宠溺。


   忙忙碌碌中时间过的不是一般的快,天色暗下千年樱周围备着要点的灯,不久就看到远处一个高大的身影带着个奔奔跳跳的人向本丸走来。清光抬手示意摆弄着古琴的鹤丸,鹤丸示意交给我的同时手中拨动琴弦,清脆又带些稳重的声音从一双素白的手下流畅的倾泻而出,不远处的审神者身形一顿带着好奇小跑向千年樱树下,就在这时原本暗着的灯笼以弹琴的鹤丸为中心就着一声扬高的琴音向审神者来的方向亮成了一条路。


   “这是……”审神者睁大的眼眸中倒映着千年樱下弹着琴笑的一脸狡黠的鹤丸,围绕着千年樱一圈圈亮起来的灯。


   走近鹤丸的三日月,手中拿着不知从何处弄来的笛子,轻柔的笛音应和着琴声好像本就该如此,但在鹤丸一副被吓到了的表情下显然这时突发的状况,却和谐到一塌糊涂。


   弹漏了一个音的鹤丸立刻调整过来,脸上的笑容更是灿烂,看向不远处的一期,一期会意一笑点点头,带着一群的弟弟到灯光最盛的地方,微微低头深吸一口气,缓缓开腔:


      一直翘首以盼
   思慕絮雨纷纷飘落


      这样溢着馥郁花香的时节
  
      定然了然于心
   缤纷落英飘飘舞落


      这装点着桃色心情的季节


      步履如卸重负(并肩而行)


      一同张开双臂(夜空之下)


      栖居在心的话语放飞天际


      愿花开溢香永世不落


      yeah


      回旋着起舞盛情怒放(永不停息)


      手舞足蹈直至黎明破晓


      不一起共舞可是大损失


      但愿人生从此不再无常


      heah


      且歌且愿开怀大笑


      意犹未尽


      共赴浅梦(此时此刻)


      付诸一笑


      清风的声音窸窣传入耳畔


      这描绘着广阔未来的时节


      五彩斑斓(浮世的尽头)


      朗月清空(尚且不可见)


      长久抑制着感情


      放飞天际


      愿花开溢香永世不落


      ……


   欢脱的歌声带动起整个本丸的气氛,短刀们手上的金色扇子更让他们成为全部的焦点,配合的完美无缺之下是对审神者真诚的祝福和对未来的期望,点点灯光下审神者不自觉向前了半步,脸上划过的水渍坠落到地上。


   最后一个字的落下,以一期为首带着短刀们对着审神者单膝着地一手抚胸的姿势结束了节目。


   众人起哄的鼓掌,此起彼伏生日快乐的祝福充斥着本丸,看着一旁眼泪停不下来的审神者,太郎叹口气伸手揉了揉头,眼中却是满满的温柔。


   在烛台切端着蛋糕出来,审神者抱着一众跳完舞的小短刀感动的痛哭流涕说这些奇奇怪怪前言不搭后语的话时,三日月默默的拉着鹤丸脱离了现场。


   “三日月?”一脸疑惑的鹤丸显然还没脱离那种欢脱的气氛。


   “鹤,还记得你的生日吗?”


  “生日?所说的是煅出来的那天?啊啊~都千年前的事了,谁还记得清...”


   “那 鹤,与我相见的那天还记得吗?”三日月笑的温柔,眼神一直没离开身边这只迷糊的鹤。


   “...那天,下着雪……”


  “鹤啊,如果按日期算,正是今天哦,作为鹤的生日如何呢?”不着痕迹的顺手搂过鹤丸,紧紧的抱在怀里,距离的无限接近唇有意无意轻轻扫过鹤丸颈侧。


   “那...我,我可是要礼物的!”向来脸皮厚成城墙的鹤丸还是微微的红了脸,侧了侧脸。


   “当然是有的。”三日月拉过鹤丸一只手按到自己心口位置,猜想三日月要说把心送给自己什么的,刚想抗议指尖传来不一样的质感,略微一顿伸手进三日月和服。


   手中的是一块半月形的蓝色玉石,拿起对着月光说不出的晶莹剔透,倒映着鹤丸眼中的星芒,触手温润好像还是暖的,眼中的讶异没有逃过三日月的眼睛。


   “这时暖玉哦,有次远征的时候偶然发现的,鹤那么怕冷,送给鹤可是再好不过了。”看着鹤丸反复把玩的样子,知道肯定合了他的意,三日月眼中也溢满了笑意,“喜欢吗?”


   “喜欢!好像...三日月...”不自觉说出心里想的,听到环抱着自己的三日月低低笑了声,刚恼羞的想推开人,耳边传来了低语:


   “附赠一个三日月宗近,这礼物鹤可满意?”


   愣了下随即扬起笑:“附赠的还要我照顾,不过...乐意之至。”狡黠的笑笑,双手环上三日月的脖颈抵着额头亲昵的轻轻蹭,“月亮落到了地面,可别想再回到天上了”


   “哈哈哈~甚好甚好,有鹤的地方,哪都好哦~”


   “啊啊~老爷子还真是狡猾”

评论

热度(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