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thena0012003

只愛三日鶴,不拆CP,有潔癖。喜歡到處留言的老人。

【三日鹤】聊八卦

-451-:

       *小情景


       鹤丸他们小圈子最喜欢一起做的事情就是:八卦。
       俗称的集体同行围在一起吃瓜。
       他们这些记者日常专门捕捉各种名人的隐私还有花边新闻,特别他们这几个记者同行从出道开始就互相合作,感情一直好,有什么特大新闻,必然定期坐一起八卦一下。鹤丸入行迟,他本来是写作的,后来觉得不够刺激没意思就去了当自由记者。今天是他们每月一度八卦日,大家早就约好了地方,开了个包厢边吃边聊。
        提起最近都没什么真实八卦,全是捕风捉影,连点实锤都没,大家很忧伤,大呼最近圈子不给力。这时候青江提议说:“总有淡季嘛。不如我们聊聊最近听到的新消息,大家核对一下看看有没对得上的,说不定能挖掘到什么啊。”
        大家觉得青江说的有道理,鹤丸兴致勃勃问:“聊谁的?”
        “就三日月宗近吧。”和泉守打了个响指,大家马上有兴趣了。作为三条企业的继承人,三日月宗近可是他们那里的名人啊。长得好看而且事业发展行情优秀。可是新闻不多,有的也是一些报社捕风捉影,同行都知道不是真的。可以说,这么多年一点实锤都没有。
         鹤丸觉得这八卦好,他问和泉守:“来来来,聊起来啊,我记得他八卦真不多。”
         “他都三十岁人了,怎么会没八卦啊。”和泉守是绝对不信的,他非常自信地说:“掩饰好而已。长曾祢先生说最近好像有发现,三日月几个月前请人送过玫瑰花。”
          大家马上竖起耳朵,陆奥守立马问:“送给谁的?”
      “不知道,肯定是女的。”和泉守十分有把握,他觉得这简直是常识题。“你会送给你朋友九十九朵玫瑰?”大家都觉得如果是真的,那三日月肯定是要开桃花了。        
         青江揶揄了一下鹤丸,说:“我记得你之前对他很感兴趣,不是还扬言要挖出他大新闻吗?有什么消息么?”
         鹤丸一直想从三日月身上挖出点新闻,要是像他这么洁身自好的人爆出点什么,必然很轰动。说到这茬鹤丸可惜地说:“哎,铜墙铁壁,看来只能靠同行抢救了。”
        大家纷纷表示鹤丸这样真的很不行啊,大家作为吃瓜群众还有记者前辈,必须关爱一下他。于是热烈地聊起来。据说三日月确实单身很多年了,一个女朋友都没,最近才有些苗头,说起来也奇怪,青江神秘地说:“我怀疑他的对象是我们同行的女记者。”
        吃瓜群众立马凑过来问:“这怎么说?”
       根据青江爆料,几个月前三日月出席公司发表会时据说有一阵骚动,好像是有记者混入了宾客之中,然后被捉获了。被警告之后离场,不过对方也够狠,不死心地在寒风中蹲点,等所有人离场后跟拍了三日月和其中一位女音乐家一路,拍了几张说话聊天的亲密照,据说他们是多年朋友,当天那个音乐家回国三日月还请她来自己家做客。那女音乐家是有夫之妇,要是被添油加醋传出去还登报的话估计影响很不好。那个同行当场被发现,下场如何生死不明。
        众人第一反应是作为同行这真是锲而不舍,居然跟拍到家门。不过当场被二次捉包,大家都觉得凶多吉少,和泉守忍不住说:“给保镖打了一顿吧?”
        “倒是没有。据说立马跑路了。”青江觉得对方肯定是个大胆的,一般小妹妹可做不到反应那么快啊。“不过照片也没爆出来,就是有杂志传言过一阵子说三日月那天发布会疑似有绯闻对象出现。”
         青江看向鹤丸问:“我记得好像你合作的几家杂志也有报道,当时几个杂志都开口了,都想趁机蹲一波大新闻,最后不了了之。”
         鹤丸仔细想了一下:“好像是?那时候我刚入行不久吧。那几家杂志社女记者也不少,不过倒没听说过这事情。”
        大家觉得肯定是对方放出风声企图要挟三日月,不给糖就搞事,到底是友好协商呢还是被镇压了呢?堀川提起他们有钱人手段很多,得当心。鹤丸说:“不至于吧?他人看起来挺好的。”
        “你当了记者就那么些日子见过什么,光看外表能行吗?”和泉守立马反驳鹤丸,他发挥了丰富的想象力说:“指不定逼她辞职弄得她失业还给她背了债务黑锅走投无路。”
        鹤丸觉得和泉守真是个有想法的人,他拿着咖啡杯惊讶地说:“有那么夸张?看脸还真看不出来。”
众人纷纷点头同意,表示有钱人世界深不可测,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也是有的。陆奥守环抱双手点点头,说:“听说他女朋友很多,瞒得好而已。他那个家世相貌一周换几个都有可能。”
          鹤丸觉得这实在有些厉害,这瓜吃得他有些吃惊。连一直旁听的狮子王都说:“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你入行太迟,不知道的太多了。”
        为了表示自己的话是有证据支持的,陆奥守把自己相机跟拍到三日月和一些女性的照片拿出来,有几张还挺亲近的。陆奥守指着说:“你看,总不能冤枉他吧?”
        “哎?还真是啊。”鹤丸一看就认出了几个时尚界模特和女星,之前还做过采访。看了几张连鹤丸都开眼界:“私人宴会的照片都有,这爆出来不得了啊。”
      “那是。”陆奥守得意地笑着,这可都是私人珍藏啊。“写作你是老手,记者你还是新手。那些有钱人啊花花肠子多得很,别被骗了。”
        大家又深以为然地沉默点头,然后不知道是谁继续提起那个同行的事情。根据知情吃瓜群众表示,后来三日月应该没追究,为什么呢?他们有朋友在三日月那里上班,听到点消息三日月也没怎么为难对方,但相片必须是要收走的,拿什么换就不知道了。
         “说不定根本是他单方面打压,肯定是把人弄失业了。”
        “绑架了对方亲友吧?”
         “要不给了钱?”
         “给钱?这可是猛料啊。”鹤丸觉得再怎么说也不能收钱啊,不然这机会没了多可惜。“这虚假消息爆出来捕风捉影不太好,不过拿来换钱多不值,怎么都要信息交换啊。”
       青江拍着他肩膀说:“你很有职业操守啊。不错啊,必须套新闻。”
        以上三点又立马被他们否决了,怎么看上面三项都是be的选项,不论哪个都是一拍两散,不可能发展感情。可是和泉守又说了:“怎么一口咬定是同行啊?说不定就是个小插曲?人家送玫瑰看上的是哪个明星吧?”
       “我们说这些肯定有事实根据啊。”青江表示和泉守还是嫩了些,他们这些人资讯肯定怎么着都需要有点理论支撑。“你们知不知道,他那九十九朵玫瑰是送去报社的,据说是送给某个记者了。好像是特意叫人去荷兰订了空运过来,花了点心思。我记得好像是狮子王的报社啊。”
        大家齐刷刷看向狮子王,狮子王说:“好像……有这事?不过我记得是有人来送,但好像送错了。”
“送错了?”鹤丸嗤笑了一下,觉得这真是十分离谱。“你会给喜欢的对象送东西送错了?”
        “也对。”狮子王提起有些心有余悸,他说:“他当时会不会其实是想邮寄炸弹恐吓信什么的?”
         大家又觉得有可能,仔细想这怎么也不像爱情小剧场啊。说不定其实根本不是什么灰姑娘剧情,是一个人性黑暗片?鹤丸觉得这个脑洞可以有,他连牛扒都不吃了,兴致勃勃听他们说,就差没拿笔记录下来当写作材料。
        “说不定三日月和那个女音乐家其实当年有暗生情愫,只是人家结婚了于是只能把感情埋藏心中。好不容易人家国外回来,昔日旧爱聚首,却被狗仔打断。”青江说得都快要把自己感动了,整个人都唏嘘起来。“还被照片威胁,是个男人,就该生气啊。”
          “听你这样说,三日月宗近不生气好像显得很不男人。”鹤丸觉得青江这个脑洞太平常了,他说:“不能给些爆点吗?来点惊喜啊。我还想要写作素材啊。”
           鹤丸喝水润喉,大家沉思之中,狮子王说:“说不定根本没跑路成功?我怀疑那个同行给监禁了,然后被逼就范交了照片出来。”
          鹤丸觉得这脑洞又太大了?他惊讶地看着狮子王,更惊讶的是大家居然觉得有道理,堀川举例子:“说不定还逼供恐吓,让她以后都不敢这样做。经历了身心的折磨后,就把她放走了。”
         “难怪邮寄那玫瑰花啊!说不定里头真藏着什么。等她一收到,然后打开看到血书什么的肯定吓得不行!”狮子王一拍掌心,觉得肯定是这样:“哪有可能被记者偷拍威胁还会对其产生兴趣啊,逻辑上根本不通啊!”
       “是啊,逻辑不通。”但鹤丸忍不住看向他们这些吃瓜群众问:“但你们想这些逻辑就通顺吗?这可是犯罪啊。”
       “那我们换个浪漫点的想法?监禁期间监禁出爱情?”
       “……这个逻辑理论又是什么?还有你们怎么都离不开监禁这题材啊?”
       “这听起来很过激狗血不是吗?”
       “不对,我觉得不对。那个同行肯定没屈服。”堀川拿出他的笔记小本本说:“我有记录,那几个月三日月还有一些大大小小的新闻出现,他们三条的新闻可不是那么容易给挖出来的,有什么不利消息都会第一时间盖过去,可有几起新闻,他们居然没能截住。”
       “可最近又没消息了,风平浪静。”青江提起就皱起眉头,忧心地说:“说不定真给封口了。”
       大家觉得那个锲而不舍的同行太有奋斗精神了,如果可以他们真想采访她,或者帮她爱心接力把那些不能面世的新闻报道出来啊。鹤丸斜眼看着他们说:“其实你们只是想搞大新闻吧?”
       大家严肃表示不想搞大新闻的记者不是好的吃瓜群众,于是纷纷热烈地就三日月的事情展开了激烈的讨论。例如三日月其实黑白两道都有势力,据说当年有一名黑道组织的老大看上他,想让他当上门女婿,还想强迫他就范,结果给三日月带人过去整治了,行为极之心狠手辣,弄得人家整个组都没落了。
       据说三日月读书时候就无数人为他争风吃醋甚至还有人为此聚众斗殴。
       据说三日月其实还是特种兵出身,一个电话就可以叫几个军队来。
       据说三日月还被老人保险传销骗过钱。
       据说三日月还挂过科,有点脸盲症。
       据说…………
       鹤丸聚精会神听着,一边听得津津有味一边开始吃饭,不时还加入讨论。吃饱了之后鹤丸擦擦嘴,听着他们把三日月三百六十度有的没的都八干净了。鹤丸看了一下时间,说:“今天我有约,可能要先走了。”
       八卦群众立马嗅到了可疑的气味,青江意味深长地笑着说:“你对象?”
       “嗯,是的,刚谈不久,今天顺便来接我。”
       鹤丸也没想瞒,刚才已经发了短信自己位置,估计快到了。大家兴致勃勃,非常感兴趣鹤丸对象到底是什么样子的,甚至一边吃着送上来的果盘西瓜,一边八卦起他们到底怎么认识。鹤丸正要开口,侍应推开门,一个衣冠楚楚的男人随后进内。他一进来房间仿佛都在发光,大家手里捧着的西瓜都掉下来了。
       三日月早就知道鹤丸聚会,看到那么多人也不意外,点头算是打了招呼,然后看向鹤丸:“好了么?”
       “好了,唔,给你介绍一下。”鹤丸站起来给朋友们介绍三日月,说:“我想你们对他有印象,这是我男朋友,就字面意思。以后有什么绯闻报道麻烦高抬贵手,有什么大家好商量。”
       然后鹤丸和三日月说:“都是熟人了,还是我同行前辈。刚才吃饭聊得很愉快。”
       看来都是记者,三日月看着他们的眼神特别意味深长。鹤丸看着三日月笑着问:“听说你女朋友很多?有几个我好像还采访过。”
       三日月“哦?”了一声,然后看向移开视线的吃瓜群众问:“是哪家报社?”
       “不要兴师问罪啊,三日月先生。”鹤丸看到三日月这要毁尸灭迹的架势就忍不住偷着乐,他拿好衣服然后跟朋友道别:“我先走了,怎么认识的下次再告诉你们啊。”
       还是青江凭借着记者的素质即刻反应过来,说:“记得改天把犯罪详情和盘托出啊。”
       鹤丸比了个拇指之后,群众们心领神会。鹤丸关了门想起刚才他们那个吃惊的样子忍不住笑出来,三日月和鹤丸离开,他看鹤丸那么乐忍不住好奇,不过估计肯定没好事情。“让我想想,这次我又追加了什么负面形象?”
       “八卦啊,好多八卦啊。”鹤丸忍不住打量三日月啧啧两声,说:“我怎么不知道你那么多事情,女朋友排队能分一三五二四六?”
       “我一三五二四六不都是你么?”
       “说你对一个偷拍你的女记者发生了不得不说的故事。”
       “女记者?”三日月实在想不起来哪个女记者能像鹤丸那么大胆跟拍到他家里。“我认识的?”
       “嗯,期间还涉及监禁绑架,发展到最后他们怀疑你可能杀人灭口了。”
       “……”
       三日月看自己恋人笑得合不拢嘴,他们很有默契地停下来。鹤丸靠在墙壁上,三日月单手撑在墙上,低头看着鹤丸笑得无可奈何。
       “我估计今天误会很多,需要一晚上为了我的个人形象解释澄清。”
       “嗯,谈谈你寄错玫瑰花的事?”
       “……”
       “谈谈你被黑道强迫做上门女婿?”
       “……”
       “谈谈你以前还挂过科?”
       “……”
       “谈谈你被传销保险骗了的事情?”
       三日月越听越头大,此时他已经不是无奈了,这听起来真跟魔幻片一样,他直接是哭笑不得:“哪个报社的记者那么厉害,我都不知道?”
       鹤丸忍不住没心没肺地哈哈大笑。看着自己恋人这样子,无辜中枪的三日月牵着手把鹤丸带回家做思想教育去了。
       【完】

评论

热度(6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