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thena0012003

只愛三日鶴,不拆CP,有潔癖。喜歡到處留言的老人。

【三日鹤】《堇花开》(混个更)

空雪。:

过了些天再见到安藤美由纪的时候,鹤丸觉得有点奇妙。那种感觉就像是你刚刚卸下了一个重担,结果却被告知这件事还没有完结。他不清楚安藤美由纪究竟有没有想得明白,又或者她那一天的豁达只是佯装的一种坚强。但无论是哪一种,都不会去改变鹤丸的态度——他只能把这个女孩子当成妹妹一般安慰,却不能再超过这个界限。


安藤家主事务繁忙并未留在家中,迎接鹤丸的是安藤夫人。安藤夫人从鹤丸小时候起就一直看着他长大,对鹤丸的疼爱并不输给五条夫人。曾经抱着一线期待希望鹤丸可以和自己成为一家人,却在听了安藤美由纪的一番话之后明白这个愿望终究只是一个美好的念想。


只是她有点好奇,连自己这个已经足够美好的女儿都不能攻破鹤丸的心房,那究竟要什么样的人才能在鹤丸心中留有一席之地。


安藤美由纪听鹤丸说起是来找酒井夫人,便在母亲的嘘寒问暖之中把鹤丸直接领取了后院的客室。鹤丸苦笑着回味安藤夫人的谆谆教诲,而美由纪则一脸抱歉地吐吐舌头,对鹤丸说:“对不起啊鹤哥,母亲就是这样喜欢唠叨。”


“都是因为美由纪太优秀了,而我却不知福呀。”鹤丸半开玩笑地说着。


美由纪脸红了红,捶了鹤丸一拳:“鹤哥又拿我说笑。下次见到五条夫人我一定要向她告状,说你欺负我。”


鹤丸求饶道:“别别别,听一个人唠叨我就已经够头疼了。”


一边聊着天一边走着,言语之间两人已经来到了酒井夫人所住的客室门前。这一路鹤丸听着美由纪说起酒井夫人这些年的故事,她是抛弃了家人回到娘家,所以并不能为人所接纳,除了安藤夫人出于姐妹情谊收留她之外,安藤家主也并不欢迎她的到来。酒井夫人的事虽说是家中私事,但一旦传到他人耳中还是会惹来议论纷纷,而安藤家主也不想招惹是非。


“所以如果母亲不收留酒井姑姑,她就真的无处可去了。”美由纪用手指点着下巴,疑惑地问,“其实我听说她有一个孩子啊……明明不是孤身一人,为什么不和她的孩子在一起呢?”


“也许留下会是无法承担之重,所以才……”


“那为什么不带着孩子走呢?她的孩子没了父亲又没了母亲,好可怜呀……”


鹤丸垂眸道:“是啊……真可怜啊。”


“咦,为什么鹤哥听起来像是很熟悉他们的事一样?”美由纪这才察觉到对话之中的那丝违和感。


鹤丸笑着说:“因为我认识三日月啊。”


“三日月是谁啊?”


“你认识三日月?”


客房的门被人从里猛地打开,站在门口的妇人神情复杂地看着鹤丸。鹤丸看着妇人的面庞,从眉宇间似乎看到了些三日月的影子。三日月长得同母亲很像,只是多了些属于男人的硬朗。或许是岁月操劳,或许是心事不结,妇人明明同安藤夫人年纪相若,却看上去格外苍老。


她颤抖的手扶着门框,差一点儿就要站不稳身子。鹤丸好心地扶住了她,而酒井夫人顺势抓紧了鹤丸的手,抓得紧紧的,让鹤丸挣脱不开。


也许鹤丸原本也没有想要挣脱的打算。


他扶着酒井夫人走进屋,走到椅子边让她缓缓落座。一脸莫名的美由纪跟在他们之后走进了屋,看了看鹤丸,又看了看酒井。


“鹤哥?”


“嘘——待会儿跟你说。”


鹤丸摇了摇手,然后扶着椅子蹲在了酒井夫人面前,轻声问她:“夫人很想念三日月吗?”


“怎么可能不想念……他是我的孩子啊……”酒井的脸上写满了忧伤,“我曾经想过回去找他……可是当初抛下他的人是我……我有什么颜面回去见他……”


“倘若他也很想见您呢?”


“孩子……你认识他对吗?他现在……还守着弥月堂吗?”


鹤丸微笑着,将三日月的现状全都告诉了酒井。


三日月一直以来特立独行的生活方式,遇见鹤丸之后才渐渐改变的心境,收藏着酒井的白帕,避而不谈却最后还是坦白的过去。鹤丸用最平和的语气,最简单的方法,向酒井传达了她最想知道的事情。


酒井听罢,忽然不能言语。


从别人的口中得知自己的孩子的情况,这样的感觉是微妙的,可酒井只有这一个方法可以知晓。她想过去找三日月,这个念头已经持续了很多年,并非因为在这里过得不快活,才想到去找回自己唯一的慰藉。她只是……太想念对方。


血肉亲情不是地域的距离可以割舍的情分。


“夫人,您想见他吗?”


酒井惊然抬头:“他愿意见我吗?”


“当然啊。”鹤丸笑得格外温柔,“我来见您,就是带您去见他的。”


“孩子……你到底是谁?”


鹤丸想了一会儿,然后说:“三日月是我最重要的人,而您是三日月重要的人。”


酒井怔怔地看着鹤丸。


慢慢地,她听懂了鹤丸的意思。


酒井这才重新打量起鹤丸,这个曾经听美由纪提起过无数次的孩子,在安藤夫妇俩口中赞不绝口的孩子。如果是这个孩子的话,能够让那个不为所动的三日月融化也说不定啊……


酒井似乎很坦然地就接受了自己的孩子变成了禁断之恋,但什么又是所谓的禁断呢?


除了这个人,谁都不可以。


就够了吧。


 


安抚了酒井休息之后,鹤丸离开了客室。美由纪沉默地跟着鹤丸走出门,心中的疑窦越来越大。鹤丸知道美由纪听完这一番话之后肯定有许许多多的问题要问,所以他走了几步之后停下,然后转过身子看向美由纪。美由纪低着头走路,没有发现鹤丸的动作,砰得一下撞在了鹤丸身上。


美由纪揉着被撞痛的额头,抬一头埋怨地看着鹤丸。


鹤丸举着双手道歉:“别这副表情啊,安藤夫人会以为我欺负了你的。”


“鹤哥你瞒着我好多事情!”
“啊啊,之前不是怕你受打击吗……我现在交代行吗?”


美由纪怒气冲冲地拧着鹤丸手臂上的肉,疼得鹤丸呲牙咧嘴。


鹤丸心想,小姑娘真的不能招惹。


“那个三日月是鹤哥的心上人吗?但是为什么是‘他’?”


鹤丸思考了一会儿说:“也没有规定喜欢的人一定得是女人嘛。遇见了中意的人就不用那么介意他的性别了……啊,你别瞪我啊,我是认真的。”


“那个人是不是很好啊?”


鹤丸有些不明白美由纪到底在攀比些什么,但这个问题若是让鹤丸来回答,鹤丸一时之间好像也答不上来。不是不知道三日月到底好在哪里,只是的确找不到最合适的形容去描述他。他在自己心里的形象有许多种,如果每一个形象都要描绘一遍的话,三天三夜也说不完全。


从不知何时起,他开始对那一个男人不能自拔。没有预料到感情会那么深刻,但细细回想蓦然回首之际,却意识得到他有多么重要。


美由纪在等着自己的回答,若是没有答案势必不会罢休。


鹤丸只得说:“他很好,很温柔。他也很不好,很凉薄。但无论怎样都好,三日月就是三日月,是我想一直留在身边的三日月。”


美由纪终于开始觉得鹤丸变得陌生起来。


年少时青梅竹马的情分,也许只是她对鹤丸一厢情愿的理解。她以为的鹤丸是一个可以陪着她一起玩闹的伙伴,却从未见过鹤丸有如此笃定的信念,说要留在谁的身边。在美由纪的眼里,鹤丸像一阵需要她去追逐的风,所以她觉得一直追在他身后也没有什么问题。


但这阵风,停了下来。


为了另一个人停了下来。


美由纪明白了自己与鹤丸真正的心里人之间最大的区别——值不值得鹤丸去付出一片心意而已。如果不值得,再优秀也只是空谈。


上一次听见这一切之后,美由纪哭了一场,但这回再度听见,她并没有想要哭泣的念头,


她早就知道鹤丸国永不会属于她,已经没有那么难过了。


她微笑起来,说:“原来鹤哥已经比我幸福了呀。”


美由纪坦然的笑容让鹤丸放下了心。鹤丸轻轻拍了拍美由纪的头顶,像安抚妹妹一样顺着她的发揉了几下。


“刚才鹤哥说要带酒井姑姑去见那个……三日月先生,是要接酒井姑姑走吗?酒井姑姑身体不好,要是出远门的话,现在就得准备些药带在身上了。等下我就去告诉母亲,让她也帮帮忙。”


“不用啦,三日月过些日子就会来京都。虽然酒井夫人的事情我打算瞒着他……”


“诶?”


“你忘记啦?你五条伯伯身体不好,三日月来替你五条伯伯看病的。”鹤丸提起三日月的医术不自禁地得意起来,“虽然京都的医师都治不好,但我相信三日月没有问题的。”


“鹤哥……你好崇拜他啊。”


鹤丸没有否认:“嗯,我很崇拜他。”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你不要露出那种向往的表情啦,一点都不像我以前认识的鹤哥。”美由纪摆摆手,一脸嫌弃,“等三日月先生来京都了你一定要告诉我啊,我要看看是什么人让鹤哥这么在意。”


“行,等他来了,让他给你做个随身的药包。”鹤丸笑嘻嘻地说,“之前送你的香囊就是他推荐的,觉得怎么样?”


“……什么嘛,鹤哥你真的……不点都不明白女孩子。”


鹤丸呆了呆,怎么就忽然不明白女孩儿了?


嘛,嘛,他也不需要太了解女孩子就是了。



评论

热度(47)

  1. Athena0012003✿Sorayuki✿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