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thena0012003

只愛三日鶴,不拆CP,有潔癖。喜歡到處留言的老人。

【三日鹤】枯荣

-451-:

       *听了首挺好的歌。


 


       鹤丸第一次见到三日月的时候,他身边跟着一个老妇人。可能因为年老的关系,她比三日月矮小很多,年轻与老迈的身躯并列在一起,对比也非常强烈。令鹤丸印象深刻。


      鹤丸听了其他人的话后才知道那是另外一个本丸的审神者,她已经老了,神力开始衰退,逐渐也没办法支持其他刀的活动。她本丸的刀已经沉睡,唯独留下了这把三日月宗近。她把这把刀带来,希望鹤丸的审神者可以接纳他,重新签订付丧神的契约,让他留在这个本丸。


      鹤丸的审神者自然是欣然接受,鹤丸在远处二楼看他们,只觉得对比起来自己的审神者是那么地年轻,充满活力。对面的审神者已经年迈,连神力都变得稀薄。


      时间对人类来讲太过残酷了。


      而三日月站在他的原主身后,始终保持温和的微笑。在两位审神者交代完之后,他朝原主道别送她离开,看不出一点伤感。那位老迈的审神者拒绝了三日月送她离开的提议,三日月也没有勉强。大概对于他们来讲,易主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没什么好伤感的吧。


      审神者招呼其他人带三日月参观本丸,三日月欣然接受。在前田上前引路走在前头时,三日月随即跟上。但脚步刚抬起就停住,然后目光看向原主离开的的方向。


      那时候从容接受的三日月目送着那个老迈的背影,那么晴朗的天空下,唯有她看起来好像掉落枝头的枯叶,将要被冒出的新芽与绿叶所掩盖。


      这个世界都在焕发生机,唯有她渐渐老去。


 


      三日月很快适应了这个本丸的生活,鹤丸是这样觉得的。


      他与其他人的相处毫无隔阂,孩子们敬重他,却也喜欢他。三日月没有什么架子,日常也不过喜欢坐在廊下休息,与莺丸他们倒是很聊得来。审神者暂时没有打算让他出征,至于付丧神的契约他也还没定下,与其他刀不一样,三日月似乎并不需要审神者的能力也能生存。


      鹤丸偶尔路过看到三日月一个人站在藤花下,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好像不经意间会看向远方,脸侧的发丝被风吹乱,他于飞花之中缓缓回过头来。那时候鹤丸会站在那里久一点,看着三日月的背影好像是一种下意识会做的事。


      三日月看着自己的眼神很温和,偶尔遇到,两人远远地会点头打招呼。鹤丸看着他就不禁想,也难怪他的主人让所有刀都沉睡,唯独依旧不舍得让他消失,此等美丽若是被毁灭那是何等可惜啊。


      在鹤丸观察了三日月一段时间后,某天发现他半夜离开。鹤丸靠在走廊的木柱上看着他的背影,也算是观察颇久了,对于三日月的行为,鹤丸一点也不意外。他问:“你是要回去找你的主人吗?”


      三日月缓缓转身,他并没有因为鹤丸的出现而惊讶,只是笑道:“好像从认识开始,你总是喜欢在远处看着我。”


      有那么明显吗?鹤丸承认他对这把从其他本丸来的刀充满兴趣。别处的审神者和她最后的刀,他的出现令鹤丸想起过去易主一事。好像自从有了人类的身体,他就忘记了曾经他们也拥有这等不可逃避的命运。


      “我带你去吧,时间转移的机器你会用吗?”


      三日月点点头,算是承认了他离开的事情。鹤丸把他带到日常出征的回溯之器前,让三日月自己操作。等布置完毕,三日月问鹤丸:“你要跟来吗?”


      “不然呢?”鹤丸跟三日月一同走去光中说:“来,别跟丢了。”


      他们一同消失,然后在一条林间小路出现。鹤丸好奇地四处张望,这里和自己的本丸没有太大差别,他是第一次来到其他本丸,看什么都觉得新奇。他朝三日月问:“这就是你居住的本丸?”


      “是啊。”三日月感慨着说:“我在这里六十年了。”


      六十年对人类来讲很长,但对他们来讲不过弹指之间。三日月按照自己的记忆前进,鹤丸像客人一样跟在他身后。三日月走着的时候会提起一些往事,例如陆奥守外出的时候很喜欢带奇怪的东西回来,塞得仓库都放不下了。歌仙负责整理经常抱怨,他把打理庭院的事情交给狮子王。一开始的时候做得不太好,不过在歌仙严厉的教育下总算有了点成果,后来他还教蜻蛉切园艺的工作,好让自己跟陆奥守偷走出去玩。


      鹤丸听着,三日月说的那些刀现在都在本丸,可是他们没有人认识三日月。到底他们是不同的刀,还是他们遗忘了三日月呢?说到最后,鹤丸听着三日月说:“一会儿我会跟你回去的。”


      “回不回去其实没太大关系。”鹤丸并不认为他让三日月走了主人会把他怎样。“随你喜欢吧,若是不喜欢现在的新主人也并非不能理解,毕竟我们都不是不能选择主人的时候了。”


      “我想你误会了,我对新的主人并没有任何不满。对于前主的安排,我也没有任何异议。”三日月忆起了自己的前主,当天他站在她的身后,看着新的主人时候不禁心生感慨。“当年我的主人也曾经是那么年轻。只是兴衰有命,本来就不是我等能逆转的。”


      “我以为你是回去重新追随自己的主人。”


      “哈哈,怎么会?”三日月早就猜到鹤丸想什么,他说:“我并非人类,在这千年岁月,见证的不止是人类的生死,还有家族的兴衰。起落枯荣本有定数,世上没有长盛不衰之物,连我也如是。”


      三日月想,他在这个本丸生活了六十年,他的主人从年轻到老去。就好像这一条路,越走得深,越是荒芜。当年这里其实也曾经兴盛过,只是随着主人老去神力不再,渐渐就出现了衰败的迹象。而他的主人也在时间之中衰老下来,这本丸就好像她的命运。


      “若是相较之下,或许你的主人要比我的优秀。她神格很高,估计就算老了,也不会像我的主人一样无力再支撑下去。”


      她是迫于无奈,没办法再支撑自己的刀,所以才把三日月转交给其他更优秀的审神者。她看着那个年轻的少女时更加残酷地意识到差距,所以背影才看起来如此黯然。


      想来三日月的审神者就算与她同岁时资质也不如她,这也许就是天资问题。他的前主那么努力,但可惜还是能力有限,那么多年,可以召唤出来的刀也不多。并非没有上进的心,而是很多东西早有定数。就正如一个兴盛的家族,有人被选定为继承者,也并不代表能像前人一样令家族兴盛辉煌。


      所以有时候三日月会想,为什么上天选定了对象,给予了希望,可是却吝啬赐予其才能?


      三日月回到了本丸。这里已经看不到生机,很久没人打扫了。鹤丸看着这里和自己的本丸对比,不由得问:“她已经不再当审神者了,你确定她在这里?”


      “人类会把长久待着的地方当成家,在哪里开始,就在哪里老去。这就是对于他们来讲家的意义。”三日月看着没有灯光的本丸,在他的主人有生之年,召唤出来的刀并不多。只是现在空无一人,就更加显得冷清了。


三日月朝主人的房间走去,鹤丸看着三日月的背影。他好像能理解,但又困惑,不由得问:“你既然看透了生死兴衰,不在意易主一事。明知回来也不过是看着她离开徒添伤感,为何还要回来呢?”


      三日月转过身来,说:“正因为是自己看着长大的孩子,所以就算明知道会因为失去而伤感,但还是想守到最后啊。”


      他与这个破败的地方格格不入,仿佛已经看不到一丝联系。但当三日月走进去的时候,好像依稀看到了一些当年的影子。在还没衰落之前,其实这里曾经也是美丽的。


      见到弥留之人总不自觉地想起过去。


      三日月的旧主躺在被褥里。她老了,作为人类剩余的时间已经不多。她的一生并没有太出彩的表现,被选为审神者可是资质平平无奇。比起其他人,她实在算不上特别。明明也不觉得自己合适,甚至怀疑过自己是不是真的有审神者的才能。到底是什么令她坚持了六十年?


      不过是因为太喜欢他们罢了。


      老去的她在半梦半醒之间好像看到了三日月。她想起那么平凡的自己得到三日月那天就好像是一生唯一的奇迹,她甚至觉得这是上天认可自己的证明。她拼命努力希望自己能成为配得上这份奇迹的人。


      “三日月……”


      老人看着背光之中的那个身影,恍惚之间以为自己在做梦。几天前,她已经把三日月交付给其他审神者。她担心要是自己死去三日月应该怎么办,不如让他快点找到新的主人。她很清楚那种别离的痛苦,因为她看着自己的刀一把把消失的时候就万分痛苦。可以的话,她不想让三日月一样目睹这样的事。那是她一生唯一的奇迹,就算她已经衰老,可是三日月的存在却能令她想起一些美好的事情。


      哪怕她即将腐朽,可是她的奇迹依旧是那么美丽。


      此时三日月跪坐在她的身边,低头看着那张苍老的脸说:


      “我总是被保护着呢。”三日月伸手摸了摸她布满皱纹的脸。想起在她还是个孩子的年代,自己曾经也是这样看着她的。“不论外头发生什么,你们都会想把我保护着。”


      三日月主动伸出手握住审神者那枯枝一样的手,他的主人老了啊。手心失去温度,再也不柔软。不过触感令她明白到这不是梦,光是自己并非孤独一人的事就已经令她感到安心。审神者朦胧的视线瞄到障子外的人影,她努力辨认,问:“外头的是……”


      三日月也看向了障子,说:“是鹤丸。”


      审神者恍惚地想着,她问:“是我的鹤丸吗?”


      三日月握住主人的手,他的迟疑并没有停留太久:“不是。”


      审神者听到答案有些失落,但好像认清了现实。想起自己的刀因为失去力量支撑而逐一消失,她碎碎念般地说:“对啊,怎么可能还在呢?大家都消失,或者某天会被其他审神者重新锻造出来吧。”


      “三日月……”老去的审神者听着三日月的声音,她转过身来,瘦小的身体蜷缩成一团。“要是我再强大一点就好了。”


      “主人觉得的强大究竟是怎样呢?”三日月温和地问:“是像谁一样吗?成为伟大的人?可这根本没关系啊。”


      “别人活得怎样与我等无关,主人你只要活得像自己就好。”


      她就像年幼时一样倾听着三日月说话,那把温和的声音一直如同道标一样指引着迷惘的她。她就像孩子时候般疑问:“就算我根本不优秀?”


      这个问题,以前不自信的她曾经问过。她总是低着头,很努力可是却依旧比不上其他人。但三日月知道她已经有所进步,她的身上有成长的气息,身上有其他人没有的光芒,哪怕微弱,也不应被掩盖。所以他温柔地看着她的眼睛。


      “所以你才需要我们啊。辅助你是我们的存在意义,你的依赖会令我们感到快乐。我们从来没有觉得你有什么不好。”


      “从来没有。”


      她好像在三日月的背后看到自己过去的刀。他的回答仿佛代表着所有人,可惜她没有机会给她所喜欢的他们一一道别。三日月看着他的主人把脸埋在掌心无声地哭泣着,他只是安静地看着那个终于暴露出软弱的她。


      三日月清楚自己的主人在想什么,所以当初听从了她的话离开。但是当他感觉到她寿命将尽的时候还是选择回来,本来他就没打算让她一个人最后孤独地沉眠。


      三日月用令人放心的安稳声音说:“我是已经见过兴衰起落的付丧神,所以请让我陪到你最后吧。”


      一直守在门外的鹤丸抬起头时,天要亮了。


      三日月的审神者是在天亮的时候逝去的。鹤丸没有打扰三日月,直至他开门出来,鹤丸才抬起头说:“结束了吗?”


      三日月点点头。他选择把主人的尸体火化,骨灰随着风飘开。这样的话就好像死后再次踏上未知的旅途,自由自在,不需要再受到约束。


      他说:“谁都不在了,何必让她守在这里?”


      也许在某天,他会与随风而逝的她与某处相遇。想过来看看他们的时候,风会在不经意间把她送来身边。三日月好像了却了一个心愿,他主动和鹤丸说:“回去了。也差不多是时候进行付丧神的仪式了。”


      鹤丸想了一下,明白到三日月意思是回去鹤丸的审神者那里。他终于要结下主从的关系。了却了上一段因缘,他正式接纳了易主的命运。侍奉主人到生命最后的意志正是他们对主人的希望和忠诚吧。三日月坦然地接受着自己的命运,但若可以把控自己的命运与去向,他会选择自己的主人到最后。


      这也许是有形之物与人类的羁绊所在吧。


      三日月做完这一系列的事情后,好奇地看着鹤丸:“你总是喜欢远远地看着我,这是为什么呢?”


      被问起的鹤丸想起三日月第一天到来时的样子。看似从容的他不经意间停下脚步,站在原地眺望着离开的主人。那样的背影不知道为何触动了鹤丸。


      “我那时候看着你……好像想起。”鹤丸仔细回想那些一闪而过的回忆,好像曾经,他也会这样看着自己过去的主人离去。“过去我好像也曾经像你那样看着自己的主人。我忘了自己什么时候没有再这样看着他们了。”


      在很久以前,他也曾经像三日月这样看着自己的主人吧。只是分别的次数太多,他渐渐已经习惯,甚至在分别的时候,他可以从容转身接受易主的命运,道别之后,不再为那些已经离开自己生命的人类伤感。


      “但是看着你的背影时,不知为何忽然觉得胸口好痛啊。”


      鹤丸不知道自己是否确实存在心脏这种东西,感情这种东西是否真的会在器物身上滋生连鹤丸也不清楚。可是在看到三日月和那个老迈的审神者时,鹤丸忽然再次感觉到人生无常,这把名为三日月宗近的刀送别了那些人千百年,他的温柔与慈悲始终眷顾着人类。


      三日月看着鹤丸的眼睛仿佛了然,他感慨般地说:“你也对人类抱有深刻的感情啊。”


      三日月走过去看着鹤丸的眼睛,他眼中的悲悯仿佛读懂了鹤丸自己所不明白的感情。


      “不需要再仔细回想了。到底是我们错过了人类,还是人类错过了我们,答案也无法得知了吧。”


      三日月把手按在鹤丸胸口上说:“现在就记住这样的痛苦吧,然后,不要再错过了。”


      三日月的声音令鹤丸的思绪有什么一闪而过,他不由得捉住三日月的手急急问:“那我有错过你吗?”


      对于鹤丸这唐突的一番话,三日月惊讶地眨了眨眼睛。他看着鹤丸复杂困惑的眼神。忽然想,在过去的六十年他也曾经这样一直在后头注视着自己,三日月一直不明白这样的用意,在同伴一个个沉睡,他觉得不会得出答案的时候,未来却告诉他,或者某天说不定又会有新开始。


      渐渐地,三日月的眼睛泛起了温暖的笑意。


      “没有。”


      他轻声说着,感慨地看着鹤丸。


      “现在不是遇到了吗?所以,没有。”


      【完】

评论

热度(4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