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thena0012003

只愛三日鶴,不拆CP,有潔癖。喜歡到處留言的老人。

◎风月杀尽

祭伽夜子:

◎脑补小剧场
对于「鹤,你肯不肯给我呢」这个问题,本丸的刀剑男士们的反应是下面这样的:
◇首先是两位当事人:
鹤丸国永:……啊,你在跟我说话?当真把我吓了一跳。(慢慢地蓦过脸去,默默地捂住小心脏,嗷,dokidoki成这样是什么鬼!)
三日月宗近:或许鹤的心早已在我这了。(目视着别过头去的某人,笑而不语。)
(多亏了这幅高避光墨镜,在强光下我的眼睛依旧健康如初)
◇三条家人士:
今剑:(仿佛想到了什么,头上瞬间冒出了股股蒸汽)我、我、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成人的世界好可怕!(瞬间跑远,遥遥地传来一声吃痛的嗷呜声)
岩融:什……哎,这小子怎么跑了!慢点!先不说了,我要去追今剑了(难得的正经脸上有着发光的母性光辉)等等我!
石切丸:(幽幽地举起了手中的大太)这污秽无法拔除。
(那个什么,papa你似乎想得太多了些。)
小狐丸:(夹起碟中的油豆腐)不愧是三日月大人,这种精神值得所有三条家的族人学习。
(嗯?好像有哪里不对劲……)
稻荷:(手一抖,泼了端起的茶)什么?!那是不是过几个月之后,三条家就要有小少主了?那我们是不是现在就要开始了?(激动地看向自家儿子)
小狐丸:……(呆滞了几秒)没错,父亲大人!现在就要开始准备了!(同样开始心潮澎湃)
(已无力掰直某对父子弯到天边的脑回路)
◇五条家人士(伊达组)
烛台切光忠:(攥着信的手抖啊抖,眼中泛起了泪光)简直……不敢相信……我、我终于可以做菜一次做个够了,婚宴上来个百八十盘什么的简直不能更幸福!
(婚宴什么的先不提,菜的确美味,但是那堆起来山样的盘子该怎么办)
大俱利伽罗:(不屑地一瞥)我跟你不熟,想聊天去找光忠和贞宗,我和那些家伙不一样。
(我还没说要问什么呢,就知道是这样……)
太鼓钟贞宗:三日月大人需要鹤丸大人?心脏?(歪着头想了会儿,突然脸色剧变,拔出短刀撒腿就跑)我就知道那个三条家的少主不是什么好人,早上还对鹤丸大人动手动脚,这会儿就想要鹤丸大人的命了,我要去跟他……别拦我!
(虽然你一开始的思路是对的,但后来冲向了危险的道路。不过我最想感慨的一句还是:还是有像sada酱你这样纯洁的好孩子啊【欣慰脸.jpg】)

评论

热度(77)

  1. Athena0012003祭伽夜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