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thena0012003

只愛三日鶴,不拆CP,有潔癖。喜歡到處留言的老人。

【三日鹤】中途休息

BB子:

滤镜全开的活击脑补【。
已经和原剧情几乎没任何关系了,嗯【正色
非常短,短到不认识自己,就是个小摸鱼:D




自从鹤丸国永调入第二部队之后,他便与三日月宗近进入了在本丸匆匆打个照面就又要奔赴下一个战场的状态。两人不仅休整和内番时间几乎碰不到一起,平日就连坐在旁廊一起喝杯热茶的时间都没有了。
两位千年的付丧神对此倒也并无太多怨言。他们感情与工作之间的界限划得明明白白,尽管获得人身的时间短暂而珍惜,鹤丸与三日月清楚他们只要仍存在于世便还有会面的机会,哪怕需要再等待整整一个千年,他们也有着足够的耐心。



……话虽是这么说的。

鹤丸擦着还在滴水的头发走在回房间的路上,他刚刚洗去战场硝烟与血液的气味。粟田口的小短刀们追逐嬉戏着跑过他身侧,一个个及时停下转身顽皮又不失礼数地向他道了好。鹤丸咧嘴笑笑,弯腰挨个摸摸他们的头,然后变法术般地从衣袖中摸出了一只纸鹤,满意地欣赏着短刀们又惊又喜的表情。挥挥手望着他们又跑开,鹤丸轻轻捏起还湿乎乎的发尖。
庭院里的樱花早已谢了,但仔细想想他确实没有好好欣赏一下晚春的景色。
“那家伙不在确实有些无聊啊……”
无人听见的话语如同一个陈述,又犹如一句叹息,同被风吹落的一片叶子一起消失不见了。


三日月挥刀斩下,飞溅的血液随着敌刀一同化为了腐朽的铁锈。战场上最后一个敌人倒下后,他将太刀收回刀鞘,左手扣住刀镡环顾周围确认队友的状态。
在没有找到熟悉的白色身影时三日月顿了片刻,这才又想起鹤丸已经调去第二部队的事实。他略有些苦恼地笑起来,身侧少了那只白鹤确确实实地让他感到缺失了什么。并不是说队友不可靠,只是他习惯了将背后安心地托付给鹤丸,突然间换成他人的确难以很快适应。
“早些回去吧。”
他淡淡地自言自语,希望回到本丸的时候鹤丸还没有出发。



第一部队回归时,第二部队刚好整顿完毕准备出发。两个队伍在同一条走廊上向着相反的方向行进,没有人说话,只有杂乱的脚步踏在木地板上的声音。
三日月抬起头时鹤丸也看到了他。鹤丸大半个身子都被他前头的陆奥守遮住了,金色的眼瞳里却毫无疑问地溢出柔软温和的笑意,那和他平时面对其他人更显张扬的笑完全不一样。但大概这也只有三日月能看出来了。他不动声色地放慢脚步落到了队伍的最后,鹤丸也低下头效仿他,退到了蜻蛉切身后。
两人擦肩而过时三日月动了动手,在狩衣宽大袖子的遮盖下轻轻勾住了鹤丸的小指。两人放慢了步伐,在无人注意的短暂片刻中相视而笑。鹤丸凑过去吻了三日月的唇角,仅仅是一个点到为止的擦吻。那双灵动的眼睛准确无误地捕捉到三日月眼中的光芒,并回以一个狡黠的笑。
并不需要说什么,只要一个眼神,一个笑就足够了。
接下来两人又迈开步子,悄悄地赶回了那短暂片刻让他们与队友间落下的两步距离。

走廊上脚步声依旧。



那么,继续认真工作吧。



——————

一旦出去就立刻各种咸鱼坟头长草x活击还是没什么糖分我要搁浅了【什么
点文我真的开始了,真的。至于在写什么就暂时保密啦;D
欢迎评论ww

评论

热度(2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