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thena0012003

只愛三日鶴,不拆CP,有潔癖。喜歡到處留言的老人。

【三日鹤】“我爱你”

-451-:

*此间少年的番外 地址点他正篇1  番外上 番外下


**作业用BGM 《—— 因为随机播放又转到了它,很喜欢这首歌,于是又写了个小番外。是关于学生时期的少年事




夏日蝉鸣声在风声中传来,好像震动的翅膀不停拍打一样恼人。学生会的办公室开着空调,清凉的环境与外头炎热的夏日形成对比。三日月听到操场上有热闹的人声,整理着资料的他抬起头看向窗外。


“看看,那不是那个很可爱的学弟吗?”


学生会的女生们听到声音后来到窗边看向操场的人影,七嘴八舌地讨论起来,其中一个女生可惜地说:“可惜他要转学了,以后看不到他了。”


女生们的背影遮住了窗外的景色,三日月收回了视线继续整理资料。大概到了快午休的时候,大家都各自离去。他们与三日月打招呼道别,三日月正好起来的时候又听到操场传来了热闹的声音,他走到窗边低头看向操场那边。穿着校服的白发学生在操场奔跑着,背后的老师一直追着他。可是学生灵活地穿梭躲藏,他笑得张扬就好像夏日的阳光。


三日月看着看着,直至他的身影消失了好一会儿。正准备离开的时候,学生会的大门忽然被推开后用力关上。被追得满头大汗的鹤丸喘着气跑进来,他看到三日月的时候好像看到救星一样说:“帮我躲一下!”


三日月正想拒绝,可是鹤丸冲过去亲了亲他的脸颊,然后咧开嘴笑着说:“你收了我的贿赂了,不可以拒绝。”


说着不由分说就冲去柜子那里打开柜门把自己藏进去。此时老师敲门后进来,他也跑得整个人大汗淋漓,他看到三日月站着马上问:“你有没有看到鹤丸国永?”


三日月想了一下,鹤丸亲过的脸颊好像还有温度残留,他笃定的笑容让三日月脑子闪过一丝犹豫,然后他说:“他没有来过。”


老师说了一声“谢谢”之后马上跑去其他地方寻找他那顽皮的学生。听着关门声响起,三日月站了两秒后走到柜子前把柜门打开,看着坐在柜子里头的鹤丸说:“又给老师追着跑了?”


鹤丸抬起头笑得有那么几分顽皮,好像三日月说的是什么有趣的事。他的笑容总令人恼火不起来,三日月思考了一下笑道:“你欠我一个人情。”他点了点自己的脸颊:“这个不算。”


“怎么可以这样啊。”鹤丸一点都没给打击到,反而笑得爽朗。他站起来说:“趁火打劫可不好哦。”


三日月的手把鹤丸的手腕捉住。柜门遮住了亲吻的动作,比起刚才蜻蜓点水一样的吻,这样的亲吻比阳光还要炽热,像是要融在一起不分彼此。鹤丸不由得捧起三日月的脸,回应着他的吻。那就好像有什么即将萌发,然后疯长,他们贴着彼此的额头时鹤丸近距离看到那双漂亮的眼睛,看得他恍然失神,看得他忍不住要贴近。


“你要转学了?”


三日月的问话令鹤丸一愣,然后他笑道:“是啊,父母调职我也要跟过去。”


时间停止了三秒,他们注视着彼此三秒,然后三日月垂下眼帘,遮住了那漂亮的眼睛,令鹤丸感到有些失落。刚才那些疯长的情愫瞬间戛然而止,鹤丸看着三日月离开自己问:“大概什么时候?”


“下周吧,手续全办好了。”鹤丸靠着柜子随意地说。他想起了什么,然后问:“我等下能在这里吃饭吗?外头好热啊。”


他轻巧地越过了这个话题,然后去饭堂买了些便当和饭团,自然是有三日月的份。鹤丸坐在学生会的办公室跟三日月天南地北般地闲聊,他看起来依旧很快乐,对未来充满期待,没有什么离别的伤感。


三日月想,鹤丸本来就不是一个容易伤感的人。未知的事物总能令他感到有意思,所以三日月并不担心去到陌生的地方他不适应。人的一生都在飘荡,总得在某个时日离开某个地方,不是现在,就是将来。成长总伴随着离别,就好像他们升学之后终归要各分东西,横竖也是迟早而已。


大抵也确实没什么好担心的。


饭后收拾好东西,鹤丸趴在学生会的桌子上睡了个清凉觉。他过去夏天的时候就喜欢这样留在学生会享受空调,好像仗着三日月一定不会赶他走那样留下来。因为鹤丸知道三日月其实也是受不了外头的炎热所以来这里偷懒,他是学校里头唯一一个滥用资源也能被老师宽恕的学生,所以鹤丸心安理得地当他的共犯,甚至当得理所当然,十分惬意。


三日月看着鹤丸侧头趴在桌子上,他很快就睡着,没有了动静。三日月看着他的后脑勺好一会儿,然后支着脑袋看向了外面的炎炎夏天,心头就像外面的气温一样闷热。


到了放学时分外头又下起了雨。闷热的天气被滂沱大雨洗刷得一干二净。学生们纷纷撑起雨伞走出校门,从课室往下看就好像在雨水中开了无数朵花一般。三日月是最后一个走的,他日常都是自己放学,可是今天雨势太大了,他正想着要不要让家里的司机来接自己时,教室就有人进来了。


“学长。”鹤丸也没有走,他提着书包走进来说:“你怎么还不走啊?”


“这个该我问你。”三日月想了一下,说:“有什么坏事想做吗?”


鹤丸只是神秘地笑着,他好像看起来总是那么开心,阴霾的天气从来不会来到他的身边。他走到课室来到三日月面前坐下,问:“你不走吗?”


“你呢?”


“大雨呢,我再坐一阵子吧。”


三日月看着鹤丸侧头看向天边,呢喃着“这雨可真大啊”,他忘了刚才想让人来接自己的念头,只是默默发了短信告诉家里人自己晚点回去,并且说:“我也再坐一阵子吧。”


他们两个人无声地坐在教室里听着雨水声,看着外面的世界被一层一层的雨幕覆盖。视线朦胧,什么都看不真切,灰霾的天空透着浅淡的蓝,好像错觉一样融入云层之中。三日月看得出神的时候鹤丸拿出了香烟,打火机的火焰被他拢在掌心,他低下头的表情要比平日安静迷离。


三日月想起在以前第一次见到鹤丸,那时候有女生和自己告白,鹤丸推开门进来看到之后又退出去。三日月再见到鹤丸的时候他一个人坐在音乐室窗边,手指夹着一样的香烟,淡薄的烟气令他看起来漫不经心而神秘。


现在,他在自己面前做着一样的动作,三日月忽然有一瞬间觉得自己的心好像被捉住。然后,他伸出手取走了鹤丸的烟,在鹤丸惊讶的视线中吸了一口,结果给呛得咳嗽,鹤丸不得不拍拍他帮忙顺气说:“喂,你还好吧?”


三日月咳嗽着的时候抬起头看着鹤丸。他第一次学会接吻,第一次学会拥抱一个人,第一次学会欺骗老师,第一次抽烟。像鹤丸所说的他一直是个好孩子,从来没做过离经叛道的事情。可是跟着鹤丸的时候就会情不自禁,也许像鹤丸过去说的,他真的把自己教坏了。


可是他要走了,离开之后自此天南地北,一想到这里三日月就好像胸口有些闷疼。鹤丸看三日月这样子只是拿出了烟交到他手里,然后教他怎么抽烟。鹤丸把香烟凑到三日月唇边,看着他衔着那白色的香烟,两人点燃的烟头互相碰在一起,燃着的烟味传来,看起来就好像在接吻一样。三日月隔着烟气近距离看着鹤丸,他眼帘微垂,睫毛轻轻颤动着,像极了翩跹的蝴蝶。


雨势渐渐变小,时间也差不多了。鹤丸看看手表,他朝三日月悄声说:“会长,你是不是有天文教室的钥匙?”


三日月心想鹤丸果然就是想做什么坏事。这个时间点快到夜晚应该要回去了,正要回绝的时候鹤丸趴在椅背上笑道:“钥匙借我吧,三日月。”


他直呼自己的名字,笑得总是那么真诚。三日月凝视着鹤丸的笑容,然后说:“跟我来吧。”


他们两个一起前往楼顶的天文教室,听到老师巡视的脚步声时鹤丸拉起了三日月的手跑向高处。鹤丸回过头朝他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然后放轻脚步与他一起往楼梯奔跑。他们好像在夜晚玩着捉迷藏一样小心而又紧张,外头的雨声逐渐变小,夜晚的天空也渐渐变得明亮起来。


他们躲到学校顶楼的天文教室里头,鹤丸让三日月和他一起藏好,等巡视的老师离开。他们一起靠墙坐着,然后看着外面的天空逐渐收起了雨势,云层慢慢地透出光,天空也变得明亮了起来。


他们两个一同等到九点,老师早就全部下班了,鹤丸走上摆放着望远镜的高台,他在阶梯招呼三日月跟上,然后和三日月坐在望远镜旁边。鹤丸拿出早就准备好的一些速食饭团,他递了些给三日月,三日月接过后说:“你看来是早有预谋。”


鹤丸笑得一脸得意,他说:“因为我听说今晚的星空特别漂亮,所以想来看看。”


随着雨水消失之后,天空变得明亮。那一点点星光开始在黑夜里头探出头来,然后铺满了他们的视线。鹤丸凑过去望远镜那里观察星空,他看起来兴致勃勃,跟三日月指着说天空的星星。三日月听鹤丸说的兴高采烈,但其实三日月目光都落在了他身上。三日月侧头看着鹤丸指着天空,他的侧脸仿佛镀上银光,白色的头发随着夜风吹动着。


鹤丸说着说着慢慢安静下来,他盘膝而坐看着头顶的星空,抬起头时他瞳孔中有星光坠落,令人神往。在三日月想得出神的时候,鹤丸忽然侧头看着他笑了。


“你知不知道?据说我们现在所看到的其实是很早很早之前某个时刻就闪耀过的光芒。”


鹤丸曲起腿抱着膝盖,枕在叠起的手臂上,满眼都是笑意的他看向三日月:“我在未来看到了数百亿光年前……甚至更远的事,听起来不是很厉害吗?这样想想,就好像未来的我与遥远过去的某一瞬间相遇,在我抬起头的一刻,它正好落入了我的视线。”


“就算它早已消失,可是依旧能穿越时间来到此处,与某个人相遇。那种令人心动的感觉跨越百亿光年依旧那么美丽闪耀。”


鹤丸说着的时候眼睛熠熠生辉,比星光还要明亮。在繁星遍布的天幕下他仿佛发现了新大陆一样凑近三日月,手掌叠在三日月按在地面的手背上,说:“你不觉得很浪漫吗?”


三日月的世界定格在这样快乐的笑容面前,他们一起在同一片星空下注视着彼此。鹤丸贴着三日月的额头犹如许愿一般闭上眼睛,双手捂着三日月的耳朵。


“所以……”


他的嘴巴无声地动着,可是却没有说出来。那是三日月所听不到的话,在他的人生中可能永远成谜。一想到这里,三日月忽然感觉到了忧伤。有些离别让年轻的他们无能为力,但在这一瞬间,他却想着这一刻永不停止。


鹤丸无声地说完之后松手,他好像做了一件令自己心满意足的事情。烟草淡淡的味道从他身上传来,三日月想起了那时候秋天他与他相遇,两人不知何时开始互相接近,有些事情他们从来没有说出来,自然得忘了说出来。自然得看到他此刻的笑容都会觉得伤感。鹤丸松开了捂着三日月耳朵的手,像是中午时候那样亲了亲他的脸颊。


“再见啦,三日月。”


 


尾声。


三日月与鹤丸再遇交往之后,没过多久就同居。


在鹤丸搬来之前某天他路过店铺时心血来潮就买了一架天文望远镜。鹤丸第一天来到两人的家时看到放在窗边的这台望远镜很是惊奇,问:“怎么忽然买这个?”


“不知道。”三日月这样简单地说着。“看着不知道为什么想起了一些事情,就买回来了。”


他们那天晚上两个人关了灯,拿着零食坐在望远镜旁边。他们一起坐在地上看着星空,两个人都没有说话。三日月看着天空的星光一闪一闪,忽然就想起鹤丸转学的那年,在最后的那个夜晚他对自己所说的话。


“你以前说,其实我们现在看到的光芒是以前某个时候就闪耀过的光。我们是在未来遇到了它们在过去最闪耀的一瞬间。”三日月想起了鹤丸的话,他轻声说着:“就算它已经消失了,可是它的光芒在未来的某天始终会与某人相遇。”


鹤丸就好像过去时候一样抱着膝盖侧头看着三日月,耳边蓝色的耳钉在流动着幽深的光芒。鹤丸就这样凝视着三日月,仿佛看到了过去的他也是这样坐在旁边。大概在那么多年后鹤丸再听到这样的话也是百感交集。他们一同想起了同一天,离别前的某个夜晚,他们一起并排而坐仰望星光。


“你那时候跟我说这些话是想表达什么呢?”


三日月想起鹤丸抵着自己的额头,捂着自己的耳朵无声地说着他听不到的话,他凝视着鹤丸,仿佛多年以后想起了去追问一个答案。鹤丸的视线往上看去,然后呢喃般地说:“对啊,那时候到底想表达什么呢?”


鹤丸卖了个关子,又好像在回忆般自言自语说:“只记得那一瞬间我想过,如果以后我们不会再见,那么在未来的某一天我和你会不会记得有过那么一瞬间。”


我对你的喜欢曾经如此闪耀。


鹤丸想到这里笑了笑,三日月不知道他在笑什么,只是在他的眼眸中看到自己。夜风中白色的发丝轻轻拂动,鹤丸的嘴角微微上扬,那样的笑容与当年无异。三日月伸出手抚摸他的脸颊,问:“你那时候捂着我的耳朵,说了什么秘密?”


鹤丸眼珠子一转,然后抿着唇笑了。


“你想知道吗?那我告诉你吧。”


他朝三日月招招手,在三日月身子前倾时凑到他耳边,抬起手遮住自己的半张脸悄声细语。在他们面前的天地是那么地广阔,携着星沙如海浪般倾泻而出,万千星光如同回忆般在天空一闪一闪。那是鹤丸那时候并没有对三日月说出的悄悄话。就好像承载着耀眼的星光,穿越了时间再一次来到此处。


当年的两名少年还在彼此身边,这一次鹤丸没有捂着自己耳朵,三日月听得真真切切。


“我爱你。”


【FIN】



评论

热度(617)

  1. ♥ 黄少天的小迷妹-451-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