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thena0012003

只愛三日鶴,不拆CP,有潔癖。喜歡到處留言的老人。

[刀剑乱舞]《镜花水月》(三日鹤,伊达组,三条家,第三章)

海间:

被拐游客后宫爷x沙漠城邦国王鹤




第三章


 


“你在开玩笑。”三日月宗近定定地看着他。被如此质疑的龟甲贞宗忍耐了下来,和颜悦色地说道:“我没有。”


举着衣物的奴隶依然跪在地上,三日月宗近瞄过了他们和那些穿着规整的仆从,都是男子。龟甲贞宗见他仍在观察周围,便向他介绍道:“这里是你的住所,陛下允许你留在这座宫殿里生活;他们是侍奉你的仆人,你要学会……”


“我要见你们的国王。”三日月宗近打断了他的话。龟甲贞宗皱起了眉头:“国王陛下并不是你想见就能见的,不然成什么体统,你要耐心地等他来临幸你。今天是例外,我会派人去通报你已经清醒的状况,他会破例过来见你一面。”


难以置信地看着面前的人,三日月宗近确定自己没听错他的描述。虽然在极短的时间里充分理解了他说了些什么,进而悟到自己目前的处境又是怎样——他倏然间站了起来,从旁边的木盘里拿起那些衣服抖开。衣料的颜色十分艳丽,手感极轻,薄薄的一层轻纱之外露腰露腿露背。三日月宗近完全没有理会他的话,在看完后将它放了回去,然后又坐下了。做完几个深呼吸后,他看向龟甲贞宗,重复了一遍自己的话:“你在开玩笑。”


“我没有,”龟甲贞宗皱起了眉头,“你被国王陛下看上了,以后就是他的后宫。我现在就可以明确地告诉你,在这个国家里国王的意志就是法律。除非陛下授意,不然你是不可能离开这里的。这里有这么多双眼睛盯着,你不要以为能逃跑。”


见三日月宗近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他坦然地推了推眼镜:“我的任务就是过来训练你这样的新人,你初来乍到什么都不了解,有些抵触心理和惊讶也是可以谅解的。如果我们能给予彼此坦诚和尊重的话,相信磨合期也能变成一段轻松愉快的经历。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吗?”


“那么,我的家人们呢?”三日月宗近开口问道。


“我已经说了,‘妥善安排好了’,三日月宗近。”龟甲贞宗清晰地说出了他的名字。


 


他没透露自己这边给出的理由是三日月宗近惊扰王室成员,正在接受审讯,罚在王宫中服三个月的劳役。他调查了他们的背景,确实是游客,而且在这里人生地不熟,旅游签证在半个月里就会集体到期。王城侍卫队在他的授意下派人前去强调了不得延期非法滞留,并且特别关照了他们无需担心三日月宗近的安危。


对陛下的选择他相当满意,即便知道是抢回来的而且性别为男,也从一开始的“又在瞎胡闹”变成了“原来如此”。三日月宗近身材高挑匀称,体格健康强壮。在用挑剔冷静的眼光评判了他的体貌后,龟甲贞宗破天荒地给了满分。之前听药研藤四郎说陛下想带人进王宫,他以为又是什么恶作剧,或者请哪个性格对胃口的平民过来开一回眼界吃个饭的意思;没想到居然是要宠幸所以才带了回来,而且据说还是暗卫出手揍晕的。


当初药研藤四郎只是留了一句“陛下的眼光真的很不错”就回一期一振那里复命去了,等龟甲贞宗令人理出一座闲置的宫殿并将接到的人送去休息时,听回报的奴隶说那人长得确实好看极了。在忙完手头上的事情后他过来一见,看到昏迷不醒的三日月宗近就直接拍板决定替陛下把人留下。和手头训练过的那些奴隶和仆从相比——完全不能比,没一个人能比得上眼前的这个。


 


三日月宗近抿着嘴唇,眼前浮现的是那双含笑的金色眸子。他猜那个银发金眸的青年就是国王,虽然面纱当着半截脸看不清容貌。现在能记起来的就只有握着他小臂的触感,那眸子里的晶亮和弯弯的笑意,以及追着他跑动时在头顶飘拂的层层彩布。


回顾一遍都觉得也真是太荒唐,他完全无法想象今天居然还有这样匪夷所思的事情发生,而且对象是自己。见他陷入了沉思,龟甲贞宗趁热打铁:“如果你有什么不好的念头的话,像是威胁恐吓,或是绝食自残要求出去一类的,趁早打消。陛下确实宽容随性,但王宫里的其他人可不是。倘若你——”


“你要怎么样?”他斜了他一眼。


“你的家人还在王城里,多考虑一下。”总管满怀把握地亮出了杀手锏。


三日月宗近只是转过了头:“他们自然能照顾好自己,和我不相干,不劳你们费心。以我为人质不可能胁迫他们怎么样,以他们为条件更不可能让我做出什么牺牲,我们家就这遗传的脾气。”


龟甲贞宗没料到他会这样说,转念一想就明白了这一定是表面上在装满不在乎,避免自己真的去找麻烦,于是也不浪费时间和他拌嘴。他一挥手,两个奴隶站了起来:“先天和后天的脾气不重要,起来更衣吧。”


“我是不会穿那种花里胡哨的东西的。”三日月宗近拨开奴隶之一伸到身侧的胳膊,抬头看着面前的王宫总管。


“嫌弃式样?还是觉得颜色不对胃口?”龟甲贞宗理解岔了,心想时间确实紧了一些,来不及准备更多,“你个子比较高,尺码选择的余地不多,改制和订做的那些这两天就会陆续送过来。”


“我不换。”他的双手交握放在腿上,嘴角露出了笑容。


他怔了怔,随即换了一种语气:“什么意思?这些可都是陛下的赏赐,难道你想拒绝?”


“我不会当什么后宫,也不需要什么赏赐,把我原来的那身衣服拿给我,”三日月宗近看着他,“见完他后我就会离开这里。”


“如果你不穿这件,那就什么都别穿。”龟甲贞宗听他这样一说,决意先从这件小事上立威,教他学会服从。他和三日月宗近互相静静地看了约一分钟,然后说道:“既然你不遵守陛下的命令,如此抵触自己的身份,那就去做奴隶体验一下劳役的生活。不要以为——”


 


正在这时,门外响起了国王陛下驾到的传报声。今天的朝政议事已经结束了,身着白袍的鹤丸国永心情很好地走着,身边的太鼓钟贞宗也换上了惯常的影卫的服饰。他的身后系着一条蓝色的半截披风,腰间插着短刀,头面上戴着玲珑的几串宝石,走起来却没有什么碰撞声。


奴隶们在宫殿门口跪作两列,站定在入口的鹤丸国永看着这里面略显朴素的装饰,感叹道:“龟甲贞宗临时找了这里给他么?还行,就是有点太凑合了,不过离我休息的寝宫还算挺近的。”


太鼓钟贞宗接道:“要是你觉得不够好,明天可以再搬到其他地方。再说,你也可以叫他去你的寝宫啊。”


“说的也是。”两人一边说着闲碎的话,一边往里走。对三日月宗近和龟甲贞宗那里发生的事自然一概不知。龟甲贞宗已经被三日月宗近从头到尾的不配合彻底惹恼了:“你穿不穿?国王陛下已经快来了,我不想对你用强,更不想失了体面与和气!”


他的笑容很温和:“我不会穿真正失了自己体面的东西。”


通报声次第传递,鹤丸国永他们已经拐进了走廊。龟甲贞宗急了,对奴隶使了个眼色,要拉起三日月宗近替他更衣。然而察觉到他们动作的三日月宗近站了起来,往门的方向闪身躲开了。他拨开了阻挡在身前的奴隶,脸上的神情不容他们近身。龟甲贞宗一口气憋在胸中,喊道:“你有本事什么就都别穿地去见陛下!”


“如你所愿。”三日月宗近瞄了他一眼,转身大踏步地往卧室门外走去。龟甲贞宗愣了一秒钟,亲自抓过衣服跑了过去,边跑边喝道:“拦住他!”


 


“你说他会不会被我吓一跳,醒过来以后是陌生的地点,见到的都是不认识的人,穿着的也是从没见过的衣服……啊对了,衣服,不知道会准备什么样的给他,唉这方面我是从来都不管的。他穿蓝颜色应该很漂亮,那种夜空一样的深蓝色,”脚背深深陷进了地毯,鹤丸国永如是神往地说道,“我要叫他们替他做十件,还有——”


“陛下,长得好看,穿什么都会好看的。”太鼓钟贞宗瞧着鹤丸国永一脸神往的表情,忍笑哄道。


“是啊,”鹤丸国永忍不住笑了出来,然后敛去笑容摇了摇头,“不行,我这样要是被光忠他们看到,要被笑死的,不行。”


“没关系,陛下介意的话,我一定保密,”太鼓钟贞宗连忙做出了承诺,“这样也挺好,喜欢他就昭告天下呗,干嘛藏着掖着?”


“这你就不明白了吧?感情是多方面的。我不仅担心文化风俗上的差异,还得考虑交流的主动和被动的层面。现在是我在追求他,既需要我不间断地示好,又要考虑他的回应力度。据我判断,他可能不是一个很直接的人。”话刚说到一半他们转了个弯,然后看到了三日月宗近和他身后的一群人。


两人直接停下了脚步,鹤丸国永惊讶地看着什么都没穿的他朝自己奔来。三日月宗近在见到他们后便放慢了速度,最终停在离他们约莫五米的地方。紧跟在他身后的是龟甲贞宗,在看到鹤丸国永和太鼓钟贞宗时他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然后在追上三日月宗近的第一时间里胡乱用手里的布料围住了他的下身。鹤丸国永默默转过头,按了一下两侧太阳穴,顺手抹了一下鼻子。


“陛下,您可能稍微看错了一点点,我觉得他太直接了。”太鼓钟贞宗小心翼翼地拉了拉鹤丸国永的袖子。






第一章 第二章






《他的王》预售←请戳


《血之楔》通贩←请戳


《极乐净土》&《第一逮捕令》通贩 ← 请戳


台湾代理←请戳

评论

热度(3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