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thena0012003

只愛三日鶴,不拆CP,有潔癖。喜歡到處留言的老人。

【三日鹤】我有一个好代练(上))

-451-:

*还是轻松类的写得快,先写他了。不是上下,就是上中下


*其实我也想起个有深度点的名字。但奈何我真不会起名字,还是起个简单粗暴易懂的吧




其实三日月对游戏没有太大的兴趣。


不过最近听说今剑很沉迷游戏,让父母有些担心。常言道青春期的孩子都有些叛逆,软硬不吃,只有同龄人能接近,长辈说的都不大爱听。三日月听今剑的父母说完,一场亲戚,而且三日月听说今剑最近主要是沉迷网络游戏,所以三日月想着自己也玩一下,起码了解了他们这些年轻人玩意才好做下一步开导。


其实严格来说,今剑玩这游戏还是他公司开发的。不过游戏娱乐这边是岩融负责,三日月除了开会听报告,日常就很少管。也就当了解一下自己公司旗下的产品吧,于是三日月就上去游戏建了个号。他玩游戏那都是大学时候的事情了,现在科技发达,当年建立任务就直接选脸,现在都可以自己捏了。三日月一个人半夜捏的不亦乐乎,看看时钟才发现自己耗时太久了。赶紧捏好,敲了个叫五阿弥切的名字,这就把一个女号建好了。


其实三日月本来想建个男号的,但是这游戏女号看起来不错,而且三日月也不是很在乎性别。他没玩过女号,想着也觉得算是挺有意思。三日月琢磨了一下游戏,他日常休息时间不多,不能把时间耗在上面太久,所以让人把号练满级了。可是练满级了之后三日月又发现,满级只是一个开始,今剑所在的工会是个PVP大工会,不收低端玩家。这样十分难接近今剑,不利于了解他作息时间和日常生活。而要成为一个高端玩家,得持续地做日常,刷排位,换装备,这对三日月来说是不大可能的。


所以三日月想了,他得找个代练,帮自己养养号,顺便能帮自己完成点额外任务,那就更好了。


就是在这种情况下,三日月宗近遇到了鹤丸国永。


那天三日月正想着找代练,鹤丸就在世界上喊接代练。三日月想着既然看到,不如就他了。于是进行了一下私聊,交代了一下要求,鹤丸对于三日月的装备要求是没什么问题的,但是对于他的私人要求,倒是有些疑问。


“我还得帮你打入工会?你是要当007吗?”


“007是什么?”


“算了,你跟我打几把吧。”


三日月还在琢磨着什么叫做007,鹤丸已经点了三日月切磋。虽然三日月不懂为什么,不过还是照做了。他就按照自己日常操作打了三盘,结果给鹤丸几秒钟就解决了,最后一次鹤丸还是把装备脱光打的。打完之后鹤丸就说:“算了,看来真是个新手。”


鹤丸就这样接了三日月的代练,帮他日常打装备,刷刷分。在最开始的时候,鹤丸说话其实不多,言简意赅,就每过三天很准时地给三日月截图日常情况,还有竞技场分数。三日月好奇地问怎么涨得那么慢,鹤丸回了他一句你以为我能飞天,你的号都是任务装。


三日月说:“可你都打到了九阶了啊。”


鹤丸说:“我是跪着打过去的。”


好像怕三日月不信,鹤丸给三日月截了两张图。一张是他散排的队伍图,一张是敌人的队伍图。三日月看到自己的号没过几天血量居然上涨了不少很是欣慰,他就说:“哈哈哈,我看起来还挺不错的啊。”


“老板你醒醒,这是满buff状态,你没看对面的比你血量厚很多吗?”鹤丸心想他的老板真是个乐天派的。在开打前他郁闷地迅速打字:“哎,你的号怎么那么黑,每盘都这样。”


“很难打吗?”


“难,刚才我散排还有人说我小号就别玩。”


看来还真严峻,也不知道会不会伤害代练的心灵。不过鹤丸把截图给三日月看,击杀数和输出第一。他得意洋洋地说:“我跟他说你排到我是有原因的。你是高分的菜鸟,我是低分的高手,技术含金量不一样。”


三日月发现他的代练虽然日常聊的不多,可是人很自信。日常事情很少聊,可是每次三日月谈起竞技场他都会自豪一下,贴出自己的记录,好像随时在散发着“老板我很厉害吧”的信息,高冷形象崩塌,倒是有些可爱。


后来三日月接触其他代练问过之后发现,鹤丸是个高手。就是那种拿着他那一身垃圾装备都能打上去的。一般人都不会接三日月这种任务装直冲竞技场的要求,装备不行,真的全靠技术搭救。


想来鹤丸说自己是跪着打过去的,他两天就跪到了九段,三日月觉得很不容易。于是打钱还打多了,打得特别爽快,让鹤丸目瞪口呆说:“小姐,你也太有钱了吧?”


鹤丸跟三日月一直是打字交流,玩的是他的女号。想来这是一个很大的误会,不过三日月决定不说。他不知道现在流行社会其实男人玩女号不是大事,可他觉得一个男人玩女号,说出去不是太好。


大概用了一周的工夫,鹤丸就把三日月的装备基本搞上去了,比之前能看多了。三日月听说了之后问自己算不算高端玩家了?鹤丸思考了一下说:“我上的时候,这个号是高端玩家。”


三日月放心地说“那就好”,鹤丸觉得他大概没明白。不过算了,老板乐天一点也不是坏事,玩游戏嘛,高兴就好。


鹤丸听三日月的话,天天盯着世界副本,看到今剑公会的人就申请组队。鹤丸操作不错,说话风趣,人家见他这号还没从属就问他要不要来,鹤丸这就成功打入进去了。鹤丸完成了任务,三日月打钱依旧很爽快。打完这一笔,三日月说:“那你帮我接近一下今剑吧。”


鹤丸很惊讶,不由得重新估量自己的老板。他问:“你是他仇家?”


严格来说是亲戚,不过这样说起来自己这样不光明正大的也不是很好,跟踪亲戚,有些难以启齿。于是三日月说:“也不算。”


“那你是……嗯,被他欺负过?”


“他也欺负不了我吧。”


鹤丸心想扯谈呢,他老板技术那么菜,随便找个人都能欺负。那看起来也不是给追杀过,于是鹤丸问:“那你是感情上被欺负过吗?”


三日月对于游戏的八一八是不理解的,他说:“也还好吧。”


模棱两可,真是个谜。不过三日月付钱,鹤丸就照做了。他说这是大工程,自己平时独来独往惯了,现在要打入交际圈还真是麻烦。不过鹤丸说完还是开始着手,拿着三日月的号跟联盟工会里头那些副会长日常活动,也算是混了个熟脸。三日月听说他们这些组织活动日常得一起语音的,鹤丸没给识破吧?


“没事,我开变声器的。”


鹤丸让三日月放心,还给他推荐了自己用的变声器,仔细教了他一番,这个就不收钱了,算是让三日月见识一下高科技,还发了几段自己变声器之后的录音,让他知道这个是万无一失的,不用担心。


三日月趁着今天还算有空,自己亲自上号感受一下自己怎么成为了一个高端玩家。装备变好看了,血量增加了,看着好像可以吐气扬眉了。


然后三日月就在野外给蹲了。


三日月大概没见识过这样的阵仗,现实世界是法治社会,游戏世界就是黑社会啊。一群人涌过来直接把他给埋了,复活了也给追杀,三日月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他敲了一下鹤丸,鹤丸那时候在吃饭,听了之后就说:“肯定是遇到对面工会的敌人。你等等,我上来。”


鹤丸让三日月不要动,三日月过了几分钟就看到一个小号密聊他。三日月发现这和鹤丸那天和他切磋的号不一样,鹤丸跟他说:“人在江湖飘,哪能没小号啊?”


鹤丸在远处高山看这外头真的是汹涌啊,三日月还真给埋得够深的,名字都看不到。鹤丸说:“语音吧,不然打字我怕赶不上。”


三日月赶紧打开了鹤丸给自己的那个变声器,调好了之后才开始和鹤丸语音。他第一次听鹤丸声音,出乎意料还挺年轻的,和日常不太说话的形象不大一样,指挥起来特有活力。他跟三日月说:“刚我说的那几个按键记住了没有?待会我叫你起来就起来,跑就跑。”


三日月听了鹤丸的话,鹤丸瞄准人群,然后喊三日月起来。起来一瞬间三日月立马利用复活空隙几秒冲出去,在被敌人发现时鹤丸忽然冲出来,手里太刀一挥那操作快得三日月都不知道他怎么打出来的,他只听到鹤丸语音挺兴奋的一声:“跑咯!”


其实游戏里三日月本来觉得看着也就那样,不过当鹤丸从天而降冲出来非常利索地挡在他面前时,听着鹤丸的声音,三日月觉得这画面还是很不错的。


三日月就这样一战成名。


根据论坛渲染就是他一个人跟个无名小号在几十号人中且战且退,成功利用刁钻地形杀出重围,并且在几十号人的眼皮下成功脱身,跑出了地图。导致对面工会被嘲笑几十人连一个装备中等的号都捉不住。


“这不奇怪,毕竟今剑的工会日常仇家多,野外以多欺少常有的事。”带三日月成功跑到安全区域,鹤丸算是安慰了一下三日月:“以后记着我刚才教你的,你日常少来技术也不行,自己上线去哪里小心点。”


鹤丸说话很直,公然说他金主技术不过关。三日月想起现在自己是女声呢,他说:“你对女生说话不能温柔点吗?”


“男女平等啊老板。”鹤丸不以为然,三日月甚至听得出他声音衔着笑意,听着有些狡黠:“何况忠言逆耳啊。”


不知怎么地,三日月也没因为他而郁闷。鹤丸看着心情不错,还仔细教他。鹤丸语音的时候形象比日常生动多了。其实三日月本来以为他也就拿钱办事,没想到还颇为健谈。也不知道怎么地三日月对游戏有了点兴趣,想了想说:“那以后我多上来一点,你陪我练练手。”


说完,又打了钱过去。鹤丸咋舌,不由得说:“唔,这个不给钱也没关系。”


三日月就这样偶尔跟鹤丸打竞技场。看起来观感就是他一个新手跟着个大佬打架。鹤丸也不嫌弃他,语音时候看到三日月挂了还能调侃几句。三日月说:“我游戏是一般,不过其他都挺好的。”


三日月活了那么久,也没什么人说过他不好,大概也就没什么游戏天赋而已。鹤丸信了,他说:“上帝关了你一扇门,总会给你多开几扇窗的。”


鹤丸也很乐观,他对输赢也不在意。不过鹤丸不能每个时候三日月上线就跟他一起,因为他代练不止三日月一个号,还有其他。三日月想了一下,又给鹤丸打了笔钱。鹤丸当时正在吃泡面,了解前因后果后鹤丸忍不住开了语音说:“你要我把其他代练退了?”


“嗯,不够吗?”


“太多了。”鹤丸看着钱觉得这位老板好像是印钞票的。他说:“这看着好像包养我似的。”


虽然三日月觉得包养是个贬义词,不过他现在觉得这其实也是个褒义词。他说:“好,以后我包养你了。”


鹤丸小声嘟哝说“你开玩笑呢”,然后把钱退回去说:“你日常给的就够多了。行,我当让自己放松点,以后只接你的号。”


三日月就这样日常有空就和鹤丸练手,他们聊天的时间也就多起来了。三日月觉得他的代练挺好的,而且三日月发现了,鹤丸和其他人不一样,他没有工会,操作很好但不和别人固定队,人也独来独往。看来好像游戏里固定接触的就三日月了。


鹤丸跟三日月说,自打上次三日月那个号一战成名之后工会的都注意到他了,今剑也是。跟他打了几次竞技场,他邀请三日月这个号来打固定pvp。那时候三日月正让鹤丸上自己的号听他语音汇报工作,三日月感慨这事情传播走向真有趣。鹤丸神秘地笑着说:“帖子我开的,你看,效果是不是很好?”


他好像做了件不错的恶作剧,听起来心情好得不行。三日月一边看文件一边看鹤丸直播。他用那个号真的操作得风生水起,打得对面都退了。三日月支着下巴想,操作不错,声音好听,人也健谈,不知道现实是怎样的呢?三日月想了一下问鹤丸:“你一般会和网友见面吗?我记得游戏线下活动官方是定期举办,还包飞机来回。”


鹤丸听了支支吾吾,说:“也就见过一次。之后也没什么好见的了。”


三日月很少见鹤丸那么不爽快,于是他追问了一下,鹤丸听起来声音闷闷地说:“以前游戏线下活动我工会的人有名额请我去,我去了。谁知道……”鹤丸听着就很不高兴,声音也变得低沉:“跟我同一个房间那人居然想对我动手。”


三日月问:“动手?你们打架了?”


鹤丸支支吾吾了一下最后自暴自弃地说:“就是想和我那什么……睡觉,懂了吗!你这种时候思想能不纯洁点别让我说那么明白吗?”


三日月听了文件都放下了,他难得有些在意,问:“那最后呢?”


“那些年对我有不正当思想的都被我打死了。”鹤丸半开玩笑地说着,提到结局才痛快一些。“真可恶,居然还害得我被扣了工资。”


不过鹤丸最纠结的点其实是那个人居然妄图推他。三日月听了想了想问:“你很矮?”


“怎么可能。”


“那你是很瘦吗?”


说到点子上了,鹤丸就是因为看着不是很强壮当时才给人企图那什么。他纳闷地说:“肉我吃的还挺多的。”


听得三日月哈哈笑。听到鹤丸没事,三日月这才放心了一点。第二天他去岩融公司视察的时候让他严格管理一下线下活动不要让什么奇奇怪怪的人参加,败坏社会风气,损毁公司形象。岩融泡着咖啡听他说得那么严肃认真,惊讶地转头问:“线下还得管这个啊?一般我们标准也就不请犯罪人员,其他哪里查得来啊。”


岩融听说三日月最近玩了一下他们旗下的游戏,于是问问大老板用户体验。三日月提起自己的游戏旅途就说他基本交给代练,他打游戏真不行,之前还给人在复活点里埋了。


听得岩融哈哈大笑,他们老板居然给埋复活点,真的太惨了。岩融笑完拍拍三日月的肩膀说:“不会也没啥,你擅长的是其他嘛。怎样,我这游戏还行吧?”


“挺好的。”三日月深以为然,岩融等他多赞几句,谁知道三日月就说:“代练不错。”


“……代练不算游戏组成一部分好吗?”


三日月的游戏体验大多围绕他那个代练。岩融听三日月说的仿佛他给圈养了。不过三日月说:“不是,是我包养他的。”


还包养啊,这词汇听起来真惊悚。不过提起来三日月心情就很不错,岩融总算明白最近三日月下班后都在干什么。沉迷代练,不可自拔。甚至居然还想要不要见面,人家代练辛苦得请吃个饭。岩融表示不至于吧,又不是没给钱。不过看三日月若有所思的样子心思也不全是谢代练,反正他想个啥,岩融也不清楚。只是听三日月这样说,那个代练操作好而且独来独往,很是神秘,听着就像高手卦的。而且他还来过官方组织的线下活动,岩融好奇地问了一下游戏名,三日月本来就对鹤丸很好奇,马上把鹤丸的名字报了一下。还把鹤丸的特征说了一下,据说偏瘦,身高可以,声音不错,人看着应该挺有活力的。他说了之后岩融表情看起来有些古怪,然后上下打量还想问拿照片的三日月说:


“……这不是我们公司游戏开发组的吗?”


【tbc】



评论

热度(9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