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thena0012003

只愛三日鶴,不拆CP,有潔癖。喜歡到處留言的老人。

【三日鹤】结婚大作战14

-451-:

*再摸一条鱼


鹤丸在想三日月受了什么刺激,或者是给人下了降头什么的。在如此突然的情况下鹤丸还能心平气和地跟他说“我们去吃个饭吧”,鹤丸也挺惊讶的。


大概没什么是吃饭不能解决的,如果一次不能解决就多吃几次……鹤丸觉得自己真的是被吓到了所以才会冒出这样的想法,这种饭还是吃一次就算了,多吃几次估计肠胃不好。


鹤丸才刚坐好把餐点完,三日月已经把婚姻登记表拿出来。鹤丸看了一下今天不是愚人节,三日月是来真的吗?


“签字吧。”


言简意赅,仿佛是叫他点餐一样。鹤丸看着那张婚姻登记表忍不住说:“这没法律效力吧?”


“你放心,我有办法。”


放心个鬼哦。鹤丸放下婚姻登记表忍不住真诚地问:“实话说你是不是给你家的人下降头了?”


三日月奇怪地看着鹤丸问:“他们如果要下早下了。”


也对,要是这法子行得通估计他们也不用在一边看着着急。三日月似乎明白鹤丸的疑问,他说:“我考虑过了,其实我们没必要那么倔着,拿自己的命开玩笑。”


“这个问题可大了三日月先生。”鹤丸惊讶得敬语都出来了,三日月居然像他之前担心的那样先服软了?“结婚啊,要是长命百岁这可是要过几十年的啊。怎么过得下去啊?”


这话可就很有问题了,连三日月的笑容都变得让人不敢直视:“你的意思是我很糟糕所以你完全过不下去?”


鹤丸觉得这个误会很大,他连忙说:“不是,这怎么可能?你和人综合素质都好过头了。但有个问题。”鹤丸双手按住脑袋一脸头疼,然后抬起头不可思议地问:“你是弯的吗?”


三日月想了一下:“我不是。”


“那不就对咯。我也不是啊。”鹤丸感觉自己这个问题正中红心,他一打响指说:“既然这样你怎么跟个男的结婚?”


“我觉得这个事情是可以适应一下的,就像工作也有试用期,上手了就合适了。”三日月完全一副想开了的样子说:“虽然我对被迫做事很不满,但冷静下来还是觉得人要变通。你不是很喜欢新奇事物吗?”


“你这个也新奇过头了吧?直接就是改志愿啊。”鹤丸觉得惨了,三日月居然背叛组织,提早变节。也不知道他回家一趟经历了什么鬼,早知道还不如自己忍了那火气看住他。这时候服务员上菜了,鹤丸决定以吃饭掩饰过去,一边吃一边思考怎么办。


三日月看起来毫无心理压力,他吃着饭的时候还能跟鹤丸聊天,哪怕鹤丸只是随便回应。吃完了鹤丸想起他现在和三日月是一个宿舍,回去了床就在对面,那可就更加尴尬了。


三日月也没有继续深究这个问题,好像只是通知一下鹤丸这个决定,买单之后他们就一起回去了。鹤丸只觉得自己捧着三日月送的那一大束玫瑰花真的分外诡异。原来这花不是他随便摘的,估计是跟情人节送花一个意思……一个意思?鹤丸忽然觉得更加无法直视了。


鹤丸回去之后看到三日月把他新带来那个木盒子放衣柜收好,鹤丸这才注意到三日月带了个盒子回来,看起来还挺重要的,也不知道里头是什么。鹤丸恍惚有点印象,好像去温泉时跟在三日月身边的那个小女孩捧着的就是这个盒子。


咋那么突然啊,带个木盒过来干嘛?


鹤丸度过了一个不太安稳的夜晚,胡思乱想了一晚上第二天没精神。三日月倒是吃好喝好,还能叫他起床。今天鹤丸和他上午都有课,本来鹤丸想装作先出门的,谁知道看穿了的三日月直接说:“买好早餐在便利店门口见吧。”他还补充一句:“还有,你总不能躲一辈子。”


三日月都说得那么明白了,鹤丸也不好怎样了。他买好早餐之后等三日月下来,跟他的小跟班似的。鹤丸觉得三日月真的不按常理出牌,某程度上鹤丸觉得三日月其实自尊心很高的,被逼着做事他可能比更加不满,所以鹤丸当初是觉得他肯定不会答应的。但现在居然跟没事人一样还掏出张结婚登记表,实在出奇。鹤丸走在三日月身边想了很久,忍不住问:“你真的考虑就这样算了啊?”


“我的意思是可以试试。如果不行就放弃,没必要把退路都堵死。”三日月见难得鹤丸主动开口问,他看着鹤丸说:“毕竟人生有很多时候选择权不一定能在自己手里。”


“你是社会人所以选择妥协吗?”


“不是,我只是比起你更加愿意尝试而已。”


拉倒吧,明明之前和他一样都是结婚免谈党。鹤丸小声嘟哝:“这到底怎么了啊,变得那么突然。”


三日月也不好说他们时间缩短了,再不赶紧估计两个就真的要提早去上帝那里报道了。当然这个不是最主要原因,按照神明大人的话来讲他们根本不会死,但是三日月不能接受鹤丸把自己忘得一干二净。可问及原因三日月也不能直说,毕竟看鹤丸这个态度,如果直说估计得GAME OVER。三日月甚至觉得自己那时候直接说结婚似乎太过爆炸,打草惊蛇。可是那时候他看着鹤丸的背影想法就忍不住冒出来了,收都收不住。


还是应该潜移默化慢慢扭转价值观比较好。循序渐进,还是得循序渐进。


“反正其实试试没损失。”三日月整理了一下思绪循循善诱问:“你讨厌我吗?”


这个鹤丸是不用想的,虽然第一次见面不怎么样,但是相处一阵子鹤丸觉得三日月人还挺好的,他摇摇头。三日月见状继续说:“我也不讨厌你,我们只是两个互相不讨厌的人试着进一步相处而已。”


鹤丸感慨三日月真是个社会人,真会说话,都把这事情正当化了。鹤丸心里头还是有点纳闷,不过也没怎么反驳三日月了。他其实真的很怀疑三日月是不是给下了降头还是怎么了,于是上午下课后怂恿他去自己家神社,让明石看看。鹤丸没说得很明白,只是说想回家一趟,正好去祈个福也好,问三日月要不要去,果然三日月很自然就答应了。


明石很不容易见鹤丸一趟,谁知道他一回来就拉着自己到旁边问:“你帮我看看,三日月身上有没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明石那双眼睛透过镜片看过去,三日月带了一堆礼物在那边哄得萤丸和爱染高兴得不行,明石说:“能有什么啊,不就普通人一个。”


鹤丸还是不信,他说:“你是不是近视变深了啊?”


“你怀疑就别问我。”明石觉得浪费午睡的时间跟鹤丸扯谈真的很浪费力气,明石在旁边打盹呢,他靠着柱子一副不想动的模样。“干什么啊,你自己要是觉得他有什么异常不干净的,拿你那手多捉几下不就行了吗?”


虽然明石和鹤丸他爸说过,感觉不对就拿手捉几下这点一直都很凑效。尽管原理鹤丸确实不懂,可是有些时候他感觉环境不舒服的时候这样做确实有效。不过鹤丸还是很怀疑说:“你真的不是近视度数变深了?”


明石把鹤丸撵回去,萤丸和爱染猜拳输了得留在神社帮看门,爱染就捧着礼物带三日月去鹤丸家。鹤丸自己也好久没回来了,进了家门感觉特亲切。萤丸和爱染定期就会帮忙打扫,不过由于鹤丸好久没回来了,所以冰箱都是空的没东西招待客人。爱染兴冲冲地回家翻茶叶,让鹤丸和三日月等等。鹤丸看他那么精神心里也很欣慰,他跟三日月说:“你先坐坐吧。”


三日月环视鹤丸的家,他也不是第一次来,不过也没好好坐坐。这里装修好了可是没人住,三日月忍不住问:“你的父母还在旅行吗?”


“是啊,他们老喜欢到处转。”鹤丸记得自己跟他老爸报告说家里烧着了重新装修的事情,他爸妈听了之后关心慰问了一下,听说全部解决了之后,鹤丸让他们不用担心,旅行够了再回来。他父母也就继续旅游了。“估计还好要一阵子。回来会告诉我。哦对了。”


鹤丸拉着三日月过来坐在沙发上,看着三日月一脸不解的表情,鹤丸想起明石说真觉得不对让他捉两下就好了。就是不知道这抓几下能不能真凑效,当然,肯定不能像平时那样乱拍一通的。可是现在死马当活马医,鹤丸清咳了两声,然后认真地对三日月说:“你先别动,就这样做一回。”


三日月很疑惑,不过他也听话没动了。鹤丸深呼吸了一下,然后抬起手拍了拍三日月的手臂。他不敢太用力以防三日月以为自己要攻击他,只能好像摸摸那样捉几把,然后又拍拍他脑袋,随后两手捧着他的脸把五官轮廓都摸遍了,鹤丸侧头想,这好像也没什么变化啊?难道三日月不是真的突然撞邪了吗?


忽然,三日月捉住鹤丸捧着自己脸的双手,鹤丸才想起自己的手还黏在人家脸上,真要解释和收手,忽然三日月就把他拉过来了。鹤丸跌入三日月怀里,抬起头的时候发现三日月低头看着自己,两个人都好像空气静止了一样。鹤丸是僵住,三日月是不动了。等了一会儿三日月总算有动静,只见他慢慢低下头,脸侧垂下的头发挠得鹤丸痒痒的,鹤丸眯起眼睛发现三日月的呼吸都落到他脸上了。


“我把茶和点心都拿来了!”


爱染一推门就看到鹤丸在三日月怀里,两个人贴近得好像只有一厘米的距离。坐在沙发上的两个人同时回过头去惊讶地看着他,爱染沉默了一下,走过去把茶和点心都放下说:“你们自便。”


“慢着!等等!”鹤丸想喊住爱染,可是爱染已经转身一溜烟地跑了。鹤丸想冲出去的时候发现三日月还维持捉住自己手的动作。鹤丸有些急了就问:“三日月先生你想干什么?”


“不是你先动手的吗?”三日月觉得有些莫名其妙。刚才他也有些紧张,没想到鹤丸那么大胆。不过三日月觉得自己没什么抗拒感,所以他就本能地把鹤丸拉过来了。“我以为你是那个意思。”


鹤丸一下子噎住了,他想起自己刚才把人家的脸摸了好几把,估计是误会了。鹤丸一时语塞,他也不知道怎么解释自己刚才那行为其实是为了驱邪。“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是这样的,我是想看看你是不是有什么问题。真有什么,我拍两下就没事了。”


三日月有点懂了,毕竟他见过鹤丸怎么捉鬼的。真的是靠捉,估计是他以为自己撞邪有些什么奇怪的地方,那么今天带他回来自己家的神社原因三日月也想得通了。只见三日月笑出声来,笑得鹤丸都纳闷了。三日月微笑着问:“那你捉到了吗?”


“……就是没啊。”


三日月拉过鹤丸的手,然后就像鹤丸刚才那样,三日月握住鹤丸的手腕贴着自己的脸,然后双手覆在他手背上,看起来就像鹤丸捧着他的脸一样。三日月一直盯着鹤丸在笑,笑得鹤丸都有些不知道怎么直视。鹤丸的手掌发烫,可是他想抽回来的时候三日月又握紧了他的手腕,然后把他的双手凑到自己的唇上。


鹤丸马上好像触电那样想拉回去,可是三日月力气比他更大。他亲了亲鹤丸的手背后抬起眼睛盯着他,然后把他的手按在自己心脏上说:“嗯,其实我也很紧张的。”


鹤丸的手感受到三日月的心跳,他不能准确计算一个人正常心跳速度是怎样的,只觉得三日月现在心跳得很快,似乎没有撒谎。三日月身子向前倾,鹤丸想后退的时候他低声说:“你别动。”


于是鹤丸好像给下咒了一样立马顿住,只见三日月越来越接近自己,好像刚才那没有继续的一幕准备重演,连鹤丸也觉得自己的心跳在超速打鼓,眼看就快要不行了。


然后门又被打开了,明石走进来看着他们两,不顾他们惊讶的表情直接说:“麻烦你们两个不要再小孩子面前乱来好吗?”


鹤丸的脑子立马炸了,面对着明石那嫌弃的目光,鹤丸居然给不出反应。三日月清咳了两声,鹤丸发现他转过去的脸其实也有些红,不过转过头掩饰了过去。


原来他还真的有点紧张啊。鹤丸忽然莫名其妙地想着。


三日月和鹤丸被明石请出去了,临走前鹤丸给明石解释,真不是他想的那样。明石用漠然的视线看着鹤丸问:“那你是要告诉我你们嘴巴快要贴在一起是准备人工呼吸吗?”


“你一个神职人员,说话不要那么粗俗。”鹤丸怕在那边的三日月听见了,他压低声音说:“你千万别往深处想。我们两个男的,能干什么?”


明石又漠然地看了鹤丸一眼,漠然地说:“那你们在渡气是吧。”


鹤丸觉得这次跳到海里也洗不清,他离开家的时候有些沮丧,三日月还给他买了吃的安慰他。鹤丸说:“我不爱吃零食。”


于是三日月就把零食自己吃了。鹤丸看着三日月吃了零食心情就好起来,吃得心安理得,完全忘了刚才那茬。鹤丸怀疑他刚才看到三日月有些脸红估计是错觉吧,鹤丸忍不住问:“你刚才说你有些不好意思其实是骗我的吧?”


“没有。”三日月诚实地说:“刚才是有些紧张,不过我不讨厌,你呢?”


这居然还问售后服务吗?鹤丸不知道怎么回答,三日月就直接回答了:“看来你也不是很讨厌。这样的话,我们日常先适应一下吧。”


“慢着,我没……”


三日月仔细寻思后说:“我第一次有心跳加速的感觉,还以为自己血压升高了。”


“……你怎么说得自己跟个老头子一样。”


“可是这种心跳的感觉我是第一次有,就是那种心跳放大得脑子都有声音,明白过来的时候就想再听清楚些。”三日月想起刚才鹤丸捧着自己的脸时自己那惊讶的感觉,他以前也和人交往过,可是第一次会这样手忙脚乱。鹤丸抽回手他又有些失落,于是干脆就握住了。三日月按上自己的心脏,现在好像没跳得那么快了,他看向鹤丸说:“你也是一样吧。”


鹤丸其实也说不出自己的感受,他此时心有点乱,因为三日月说的感觉他也有,所以才觉得乱套了。鹤丸此刻可谓是真的心乱如麻,他挠了挠后脑一副烦恼的样子。三日月见鹤丸不说话,就默默捉住他挠头的手然后拉过来,握住。三日月看到鹤丸有些松动没第一时间反对,他试探性地问:


“要不我们先从牵手开始吧?”


【TBC】

评论

热度(4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