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thena0012003

只愛三日鶴,不拆CP,有潔癖。喜歡到處留言的老人。

【三日鹤】主仆游戏——小段子7

-451-:

*下章完结,合掌


29.


 鹤丸犹豫了很久,这个骨节眼上也许不该提这些,可是时间不多,他必须做出抉择。所以在三日月回来后鹤丸还是问:“三日月,如果可以的话,我能不能不跟你回去?”


三日月刚回来,本来带了点礼物给鹤丸。可是还没递出去就听到鹤丸这样说。三日月把买来的蛋糕放下,他转过身来笑着问:“你是想多留在外面一阵子?”


“不是,我的意思是我不跟你回去了。我想在外面生活。”鹤丸斟酌措辞说:“那里不适合我。”


“我带你出来只是散散心,并没有让你定居的打算。而我也不能离开本家。”三日月脱下外套准备休息。他说:“鹤丸,不要说这些话了。”


这个要求鹤丸跟三日月提了无数次,强硬地提出过,商量地提议过,可直至现在也依旧不得要领。鹤丸想起小乌丸的话,可是最近鹤丸觉得他们也并非没有交流的余地。鹤丸绕到三日月面前试着说:“你知道的,你们与我不一样。你那里根本没有人喜欢我,还不如我在外面生活,偶尔我们可以见面啊。”


“鹤丸。”三日月打断了鹤丸的话,思量了一会儿后抬眸看着他问:“今天是不是有什么人来过了?”


鹤丸的心“咯噔”一下,三日月盯了一会似乎就明白,他漫不经心地说:“长辈越老越不安分啊。”


“和他人无关,我自己是这样认为的。”鹤丸忍不住反驳,可是却没有像过往那样不耐烦或者表现出不快。他只是觉得有点无力,他好像看到了小乌丸的表情,仿佛在笑话着他的天真。


三日月也觉察到鹤丸的心情低落,他拉过鹤丸的手温柔道:“好了,我们不要说这些了。鹤丸,下次再出来好吗?”


三日月改了行程,说是家里的人催他回去,也是时候回去一趟了。这意味着鹤丸不得不提早跟三日月回去那个地方。鹤丸明白三日月是因为听到自己要留下所以才马上回去。之前他跟着小乌丸出去一事已经令三日月有所不满,只是没有发作。此时他收回了这次出游的权利,无言地告诉鹤丸自由他是可以随意收回的。


鹤丸才没有像之前反应那么大,因为他明白小乌丸说的是对的,哪怕三日月再温柔,可他们是不一样的。哪怕鹤丸最近觉得他们之间似乎有些变化,但原来其实根本没有。三日月和那些人一样,只不过把他当做是可以随意处理的物品,所有温柔都是虚假的。


既然如此,他就更加不能依附这样的温柔了。


三日月不再说这个话题,他去浴室洗澡时,鹤丸趁机拿出黑色的羽毛在窗边小声说:“三日月后天要带我回去了,你来不来得及?”


他一松手,羽毛从窗外飘落,不知飞向何方了。


30.


在准备回去的前一天有三条的访客过来,似乎是本家的宗亲,所以三日月去了见他们。三日月吩咐了今剑看着鹤丸,说是陪陪鹤丸怕他无聊,实际上是以防他逃走了。


今剑尽职地陪在鹤丸身边,叮嘱他不要想多余的事情。大概夜晚时分,今剑因为一通电话暂时离开,他吩咐其他人看着鹤丸,他很快就回来。大概两分钟后有人过来敲开鹤丸的房门,并且拿出黑色的羽毛。对方看起来是三条的人,这令鹤丸很惊讶,那天因为时间关系小乌丸并没有详细说,只是叫他跟交出羽毛的人走。对方和他做的交易很简单,他们要鹤丸消失。


但光是消失是不够的,他们的消失是要鹤丸死。只有死亡,才是永远的消失。


不过由于小乌丸的介入,所以最后这个生意改为他支付报酬伪造尸体,然后鹤丸离开隐居一阵子,直至三日月相信鹤丸死亡然后放弃死心。悄悄从后门离开酒店后鹤丸住的那层马上发生大爆炸,震耳欲聋的声音和惨叫令鹤丸震惊地回头,带他走的人只是冷静地说:“这样掩饰更方便。”


在他们的催促下,鹤丸跟着这些三条的人离开。他的脚步有一秒迟疑,但是又抬起了。在警车到来和围观人群混乱不断之时,鹤丸低下头脚步匆匆地离开。


他们把鹤丸带离人群,来到了码头附近的仓库。夜深了,这里一个人都没有。但鹤丸的心情有点沉重,离开似乎并没有令他感到高兴。他看着那些三条的人,他们在确认附近环境和有没有人追来。这些人想他消失,理由鹤丸似乎有些明白,所以他对这些人没什么好感。鹤丸身处后方远离他们,正准备用那根黑色的羽毛联系小乌丸什么时候过来接他走,可是却发现了一件令他心跳得非常快的事。


那根羽毛并没有任何联系作用,只是很普通的一根黑鸦羽毛,与小乌丸之前给他用来联系的不一样。


鹤丸知道这个真相后,震惊地抬起头的他发现带他过来的人全部无声地盯着他。他们也觉察到鹤丸的异常,那一双双眼睛在黑暗的仓库中变得阴寒可怕。


在接触到他们的眼神一刻,鹤丸和他们同时反应过来。鹤丸的身上还带着三日月送给他的短刀,危机反应令鹤丸马上拔刀,可是那些人同一时间出手。他们和鹤丸之前遇到的那些返祖者不是一个级别的,他们虽然达不到三日月的地步但是鹤丸和他们的差距非常之大。周围的空间变得不安全,那些被操纵的货架杂物向鹤丸袭来,鹤丸刚躲开就看到在杂物后的人影持刀冲来。鹤丸想反击却发现手脚不听使唤,他看到了远方有人似乎操控着他的身体。


最终,鹤丸的腹部中了一刀后和杂物一起落下。他捂着腹部半蹲着,皱起眉头看着那些人。鹤丸猜想小乌丸不会骗他,那就只可能是他们变卦了。鹤丸说:“你们想毁约。”


“是。”那些人肯定地说:“因为你对三日月大人影响太大了,我们要保证万无一失。”


他们简洁地交代了答案,然后出手。鹤丸感觉到空气变得锐利,好像在他们面前有些透明扭曲的东西存在,然后随着一弹指朝鹤丸飞来。尽管看不到,可是鹤丸完全能感觉到那股杀意,他马上跑向门口。


鹤丸不要命地跑,腹部的疼痛已经被他忘记。他好像与时间竞赛一样不断地跑,门缝的光是他要追逐的目标,那些尖锐刺骨的感觉就在他身后紧追着他。


在那数秒钟的时间里头,鹤丸脑海里冒出了很多画面,混杂得他几乎分不清楚是什么情节。但是在身体被无数看不见的锐利物体刺穿的时候,鹤丸看到仓库的大门被推开,月光从门口铺入房间,但是在鹤丸眼里,那朦胧的亮光却像阳光那么耀眼。


他在光中看到有人影出现,轮廓朦胧,可是鹤丸却认出了他。那一刻鹤丸忽然无比安心,他送给自己的刀在手上掉落,因为不松开手,鹤丸就没办法碰到他了。


在鹤丸想开口的时候,他发现自己满口腥甜,有无数东西刺入他的身体,伴随着鲜血动作僵住,然后抬起的手垂落。


鹤丸好像想起自己张开嘴巴想要呼唤谁,可是他连喉咙都被刺穿了,所以始终没有发出声音。鹤丸在倒下的那一刻声音在心底里发出。


啊,是三日月。


31.


三日月推开门的那一刻终于看到鹤丸。


他看到鹤丸朝自己伸出了手。三日月抬起手的瞬间,鹤丸的身上忽然出现了无数伤痕,鲜血从他各个受伤的部位出现,染红了他的身体,也染红了三日月的视线。鹤丸他一直努力地跑过来,可是只是差几步,他没能跑到目的地。


他的身体缓缓倒下,就像被射杀的白鸟一样坠落在铺开的月光上。


三日月站在门口低下头,他看到鹤丸倒在一片惨白的月光之中,红色的血液从他身下渗出,他手上的短刀掉落地上,发出清脆的一声。


然后整个世界忽然安静。


三日月看了良久没有动。那些人很惊讶三日月怎么会那么快赶来。按照他们的计划,是支开三日月之后,约见三日月的宗亲会拖延他一些时间,然后他们避开小乌丸最初指定的地点把鹤丸带来这里杀掉,再不留痕迹地做后续处理。


三日月抬起脚步,那些人后退了一步,可是三日月没有冲着他们来。他来到鹤丸面前蹲下,拍了拍他的肩膀轻声呼唤:“鹤丸?”


可是没有得到回应。三日月小心地把鹤丸抱起来,让他的脑袋靠着自己。鹤丸看起来好像睡着了一样,三日月伸出手小心擦掉鹤丸脸上的血迹,好像这样才看清楚他的表情。他旁若无人地做着这么细致的事情,那些人搞不明白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可是就在下一刻,他们脚下的影子忽然冒出,然后快速切断了其中两人的手臂。


疼痛的惨叫声终于令这个寂静的空间起了变化,他们想逃走,可是却被脚下自己的影子禁锢着,那些影子甚至窜上来缠上他们的身体。


三日月抱着鹤丸平静地说:“我已经说过,不要管我的事情。”


“可是……三日月大人。”其中一名失去手臂的人似乎是他们之中比较说得上话的。他忍着疼痛说:“您对一名人类太过关注了,他甚至会左右您的喜好。您虽然无意继承,可您是我们一族真正的主人这一点毋庸置疑。如此高贵的您怎么能让一名人类成为您的软肋?怎么能让一个人类成为您身边的地位越过其他人?这是宗亲们决不允许的。”


三日月没有说话,所有人都盼望着他能理解。可是那些影子忽然有卸掉了几个人的手臂和腿,于是除了惨叫,所以劝告的声音全都消失了。本来大胆说话的人看到同伴的惨状也瞪大眼睛闭上嘴巴,只听见三日月轻叹一声,他贴着鹤丸的脑袋呢喃般地说:“是我太自信了。”


“我知道本家很多人不喜欢你,他们的自尊不允许我把一个人类看得太过重要。”


“可是我喜欢你啊。”三日月抱着鹤丸好像说给他听一样,他的拇指轻轻地抚摸着鹤丸冰冷的脸颊,声音有些恍惚。“和你在一起,我一天比一天喜欢你。我知道他们终将把矛头指向你,可是我想着只要你跟在我的身边,我保护着你就好了。你不需要理会其他人喜不喜欢你,也不必知道。”


“慢慢来的话,总有一天你能喜欢我吧。”


三日月知道,困着一个人失去自由是任谁也没办法接受的。但是那些人已经知道他喜欢鹤丸,他居然对一个人类产生了喜爱之情,那是一族所不能容许的。哪怕三日月放了鹤丸,那些人也不会允许死灰有复燃的机会,也不会让他有机会成为三日月的弱点。他们不允许一个人类凌驾于他们之上。所以三日月一直让鹤丸跟在自己身边,想着只要在他的范围内,鹤丸就不可能有事。


可是他因为自己的爱而失去自由,最后还因为自己的自信失去了性命。


黑影涌入那些人嘴巴和鼻子,他们的表情变得狰狞和惊恐,但是却无法挣脱影子的束缚。三日月仿佛看不到他们一样,他平静得不可思议,好像只是抱着一个熟睡的人。但是他的语调缓慢,好像失去了力气,从空洞的身体发出叹息。


“一个人类的寿命只有数十年,我知道我总有一天会失去你,但从没有想过那么快。”


犹记得当时鹤丸在车上靠着自己睡觉。那时候三日月向鹤丸悄悄保证,他会活很久,久得鹤丸不用担心余生要孤独一人。可是现在三日月让鹤丸再靠近自己一点,他的双唇贴着鹤丸的额头低声说:“真的太快了。”


三日月抬起头,那些影子把第一个人头割下,掉到那些人的脚底下骨碌碌地滚过。死亡的信号突然响起,然后紧接着下一个人的身体痛苦地扭曲着,那些惨叫声太刺耳了,三日月捂着鹤丸的耳朵。他低声说:“你等我,我会让他们一个个下来见你。”


黑色的影子好像利刃一样把他们的身体连接切断。鲜血飞溅四散开来,三日月抬起手,他的手掌握紧一拧,其中一人的脖子扭曲成奇怪的弧度,三日月的视线冷漠地看着他们,然后问:“主使的有谁?”


那些人不敢回答他,可是眼看自己快要被影子淹没,死亡的阴影在眼中不断放大,他们想说的时候,影子刺穿了其中一人的喉咙。


所有人都骚动起来,他们想说话,但是嘴巴却被封住。他们不要机会,那就不给了吧。三日月似乎连他们说话都没有兴趣听了,那些人的面容快要被黑暗吞噬,他们挣扎着想要发出惨叫。


忽然,三日月的手腕被捉住,他身体一僵,然后马上低下头。只见他怀里的鹤丸咳嗽了一声然后捉紧了三日月,他身上还有伤,虽然缓解了一些可是还是很痛。鹤丸咬牙忍住,说话的声音也不大:“……你先冷静点。”


鹤丸看到三日月整个人呆住,他心想这样也真算是难得的一幕,没想到三日月还真有一天被自己吓了一跳。鹤丸呼吸的时候身体都在抽痛,他皱起眉头正要说话,可是忽然听到骨骼折断的声音。鹤丸顾不得身体的伤转过头去,他震惊地看着那边的鲜血横飞,可是眼睛马上被三日月遮住,只听到他在耳边温柔地说:“不要看。”


三日月抬起头,他看着面前的人已经全部消失,鲜血溅落四处,刚才那些惨叫的人影已经不见了。只余下最初跟三日月说话的那个人。他已经吓得靠着墙浑身颤抖连话都说不好了,三日月直视着他,说:“回去告诉命令你的人,等下我会过去找他们。”


“他们这次令我真的非常不高兴。”


32.


莺丸跟着小乌丸赶往目的地,看到小乌丸难得地脸色阴沉,他心想这次不好了,他们这些家族一直遵守交易契约,可没想到三条的人居然不守信用。


在小乌丸和莺丸赶到的时候,他们嗅到了血的味道。虽然很淡,但是肯定是这附近。正当小乌丸准备查找鹤丸的踪影时就听到他的声音从远处传来。


“你能不能不要这样抱我出来?你等等,我等一下就会好了。”


莺丸听到鹤丸的声音也算是松了一口气,他看向那边抱着受伤的鹤丸出来的三日月,朝小乌丸说:“人没事。”


三日月见到他们后停下脚步,鹤丸也察觉到了。他正想要打招呼,可是却发觉三日月周围的影子已经涌出来围着他们,三日月问:“你们是敌人还是朋友?”


三日月态度很明确,如果是敌人就要动手。小乌丸也知道这次是失算了,想来他帮鹤丸逃走的事情已经败露,不过这已经不是在意有没有被发现的时候了。他说:“吾低估了你们一族那些人的忠诚心。吾并没有打算对鹤丸不利,但也确实没料到他们会毁约。”


“我们最初交易是伪造死亡现场,然后让鹤丸跟我们离开,躲过一阵子你死心了他就安全了。”莺丸代为补充,把当初的计划和盘托出。他瞄了一眼鹤丸说:“看来他选了你,我们现在是同伴。”


鹤丸听到莺丸后半句,就好像自己的想法被识穿了,他觉得在熟人面前自己被一个男人抱着实在丢脸,于是他小声地朝三日月商量:“你能不能先放我下来?”


“受伤就不要乱动。”三日月的手掌拍了拍鹤丸后背,然后他看向小乌丸和莺丸:“还好这里发生的事情不是你们和那些人策划的,不然的话我恐怕会忍不住动手。”


“不。”三日月顿了顿,他那双眼睛静静地盯着他们,语气肯定地说:“是我一定会动手。”


莺丸移开视线装作看不见没听到,小乌丸叹了一口气,说:“那你现在打算如何处理?”


三日月带了鹤丸回去,不过并不是回去他自己的家,而是把他带到小乌丸那边。他把鹤丸交给小乌丸,让他暂时代为照顾。岩融和今剑听到三日月的消息然后在平家等候着,三日月过去和他们交代事宜,小乌丸马上让人来帮鹤丸治疗。


“其实如果你继续不醒来让三日月以为你真死了,等他放弃的时候我们就有机会把你带走。”小乌丸看着医生检查鹤丸的伤口,他们惊叹着鹤丸身上的致命伤愈合速度之快。小乌丸坐在鹤丸旁边表情无奈。“你是自己选择醒来的,你不走了?”


鹤丸沉思了一会儿,小乌丸只觉得鹤丸居然临时变节,不仅事情败露还得罪三日月真是得不偿失。他自暴自弃般转头说:“吾不管了。”


房门被打开,三日月进来之后来到鹤丸面前查看他的伤口。虽然还有很多疑问,不过三日月选择先让鹤丸休息。鹤丸还活着一事还是令他没什么实感。三日月盯了鹤丸好一会儿,鹤丸被他盯得浑身不自在,最后三日月握紧他两只手,然后抬起亲吻着他的手背。


“你在这里等我,我很快回来接你。”


三日月握紧鹤丸的手,然后朝小乌丸说:“小乌丸大人,人我暂且先交给你。我想这次你总不会光明正大地把人弄不见了吧?”


“知道了知道了。”这样都能不见了,不仅让人以为他们平家守卫不行,还会给三日月机会光明正大动手。小乌丸一副懒洋洋不愿理会他们的样子,说:“那你就给吾告诉你家那些人,不仅没有做生意的诚信,而且这个人类是吾的弟子,你们动了他,让吾很不高兴。”


这也算是小乌丸作保,他以平家一族之主公然认了鹤丸这个弟子,多了一层关系鹤丸在这里的地位自然更有保障。三日月总算有了点笑容,说:“那就谢谢了。”


时间差不多了,三日月握着鹤丸的手好一会儿,终于不舍地松开。他只是默默地看着鹤丸,然后摸了摸他的脑袋离开。鹤丸坐着看了好一会儿,直至已经看不到三日月,他忽然从床上坐起来,不管医生的惊呼冲了出去。在大家想追上的时候,旁边的小乌丸摆摆手说:“随他吧。”


小乌丸看着鹤丸推开房门走向光中,他摇摇头说:“让他追吧。”


鹤丸脚步蹒跚,他伤还没好,路也走不快。不过他沿路问佣人有没有见到三日月然后一路追出去。在快到门口的时候他看到三日月的背影就开口唤道:“三日月!”


三日月停下脚步转过身来,鹤丸站在清晨的廊下,他扶着墙站好。三日月看着他不说话,不过目光温和,没有责怪的意思。鹤丸握紧了拳头,他说:“我在这里等你回来。”


“我知道你有很多疑问,等你回来,到时候我全部告诉你。”


 


 【TBC】


 


 


 


 


 


 



评论

热度(4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