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thena0012003

只愛三日鶴,不拆CP,有潔癖。喜歡到處留言的老人。

【三日鹤】六一儿童节(上)

-451-:

*emmm……其实这篇应该是庆贺六一儿童节的贺文来的。老是忘了,怕它发霉了,还是放出来先吧。不是上下,就是上中下


*是前任攻略的番外篇,鸡飞狗跳的学校生活。正文的话汇总在这里——》三日鹤文章长篇整理①,不一个个贴了


----------------------------------------------------------------------------


鹤丸的学校对过节有一种超乎寻常的狂热。


一到节日就放假不用上课,不论大节小节通通如此,不过鹤丸他们宿舍所有人都没体验过节日放假的快乐。一到节日明石甚至根本不想出门,可以的话他希望宿舍门窗全部钉死不受外界干扰地蜗居三天。但是没办法,六一儿童节,他们这些有弟弟的都需要为家里的小朋友挑选礼物。所以一期,江雪,明石一起去挑选礼物,想着买完就赶紧回去。


“早知道就网购……我宁愿给钱加急。”被困在小房间角落的明石小声地说:“节日不宜出门,我啊,现在压根不想动。”


“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了,明石学长。”在第五次分析空间失败后一期努力地和江雪试图暴力突破,可惜不行。江雪摇摇头说:“是针对特殊能力者制造的,可以分析空间,但是构成十分复杂。”


在这里空间分析构成这课修得最好的就是一期,可是连他也束手无策。明石拿着房间里头唯一一个手机,可惜这个手机根本打不出去。明石说:“等吧,这个留给我们的话肯定是有人会联系我们。急不来。”


看着明石这休闲的态度,一期不禁头疼地说:“明石学长,您实在……”


这时候,房间里的电视响起来。虽然不知道是哪个老师在操作,但可以听得出变声器下的他心情非常愉快。一期和江雪严阵以待,面对着闪着雪花的屏幕他们表情都很凝重,只有明石无精打采地坐着。


【请被捕的同学安静一点。恭喜你们被特别选中参与学校的六一活动,这次活动很简单,所以你们不需要担心。】


“可以的话我才不想中这种奖。”明石坐在墙角挥挥手说:“一期,你交涉吧。”


明石打了个呵欠就开始发呆,一期也不管他了,问:“我们要怎么做?”


【不错,还算识时务。】对方似乎颇为满意,然后说:【你们只需要选择你们宿舍的一位同伴,然后我们会有专人过去询问他是否要接受救你们的任务。如果他愿意救你们的话,限时之内成功了你们可以获得儿童节大奖并且出去。】


【失败的话我们会没收你们的儿童节礼物并且会拍一些充满趣味的照片邮寄给你们的弟弟。限制级的。】


明石听了一下觉得还好吧。他刚想说“我想萤和国俊也不会很在意”的时候,一期和江雪已经激烈地反对起来,连江雪的眼睛也瞪大了零点二倍:“不行!绝对不行!”


“怎么能让弟弟们看到如此失态的样子!”一期好像看到噩梦一样:“我绝对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明石看着他们吓了一跳,于是决定在角落闭嘴了。他觉得自己给拍什么照片萤丸他们应该也可以淡然以对所以不需要太紧张……大概吧。


对方给了他们选择的机会。他们可以选择没被捉的其中一位宿舍成员来拯救自己,这真是一个极其考验宿舍感情的时候,一期他们三人协商,他和明石优先排除了鹤丸。江雪有些不解,他问:“为什么?”


“鹤丸学长的能力非常优秀这是毋庸置疑的。”一期给出了中肯的评价后话锋一转:“但是不稳定因素太多,太过心跳,我怕我们玩不起。”


他们也排除了平野。儿童节呢,怎么好让小朋友涉险,于是只剩下膝丸了。这选择很好,膝丸也是个条理性很强十分靠谱的,他们选好之后由对方打电话。虽然电视屏幕没有现场画面,但是电话的声音还是能听到的。膝丸接到电话听完对面说的事情后,他说:“你的意思是我们宿舍的人被捉走了,我只要按你们的要求做他们就会得救是这个意思吗?你是学校这次节日的负责人,我们宿舍被选上了吧?”


膝丸很快就了解事态,一期他们点点头。正当他们把希望都放在膝丸身上时,膝丸回答:“不好意思,我很忙。这个我拒绝。”


所有人大跌眼镜,连打电话的电子音也在询问缘由。膝丸说:“今天是六一,我要和兄长过节。行程已经预约好了。”


“为什么这个事情他可以大言不惭说出来?”连明石也忍不住问:“六一?他?”


膝丸完全听不到他舍友的吐槽,只是很明显,只要涉及兄长相关,膝丸就不可能随便妥协。而且膝丸继续补充:“而且作为有实战经验的三位,居然如此简单地被捉,这真是令人匪夷所思。估计是最近训练太松懈了吧,特别明石学长是四年生了,这实在太说不过去。”


“反正学校不会做出危害学生的事情,所以我不过去了。”膝丸可是很清楚学校每次节日的时候那种整人的手段,所以果断拒绝:“当买个教训吧。”


明石觉得太扎心了。电话断掉的时候三人气氛惨淡,明石扶着额头说:“我说啊……那小子面对着他哥的时候还算可爱,但日常言辞是不是太过辛辣了?”


“弟弟在兄长眼里总是可爱的。”江雪决定用佛祖一样的心去包容。“膝丸毕竟也是个弟弟。”


好吧,膝丸剔除了,不可以把平野卷进来,所以他们最后犹豫三秒,最初否定的一期说:“还是找鹤丸学长吧。”


系统似乎也觉得刚才他们被拒绝实在太可怜,于是这次电话就给他们去亲自交涉了。电话转换成可以拨打的状态,一期拨通了之后响了两声通话。没想到陌生电话传来了熟人的声音,鹤丸很惊讶。时间紧迫,一期马上说:“鹤丸学长,我们出了点事情需要您协助。”


一期言简意赅地说明了事情的经过,鹤丸听着也有点猜到了,果然如一期所料鹤丸是有兴趣的。他听了就说:“哈哈,你们中招了啊?估计是我们宿舍躲过去那么多次,这次就被盯上了吧。”


一期和明石都挺谨慎,节日时间甚少中招。这次还真是千防万防也没防住。一期说:“麻烦学长了。”


不过鹤丸没有一口答应,这让一期三人很意外。一期已经算是挺懂他宿舍的人的了,特别只要有趣,鹤丸有百分之九十九不会拒绝,本来以为鹤丸答应是没问题的,谁知道鹤丸说:“可我今天有事。”


真是太考验宿舍友情了。一期说:“可能会耽误您时间,可是还请您帮帮忙。”


“也不是不想。只是答应你的话我这里不好处理。”


一期想起鹤丸今天是和他们同时间一大早出去的,难道是执行任务?但负责任务登记的明石摇摇头表示自己并不知情,一期问:“请问您现在是忙什么?”


鹤丸说:“开房。”


一期差点手机没拿稳。青天白日一大早,他们宿舍的学长就大言不惭地说自己出去开房。到底膝丸的过六一比较震撼还是鹤丸的开房比较震撼一期实在难以分辨,一期稳住自己差点要波动的情绪,然后说:“学长,您的夜生活我日常不管。可此时此刻您还要去开房?”


“别误会,是开晚上的。”


有什么区别?还要赞美他真是个有准备的,一大早开始未雨绸缪吗?一期冷静了一下,想着鹤丸是学长,作为学弟说话还是得克制点。


“虽然我知道您作为一个健全的男性自然有需求,可是现在才早上十点,商店刚开门您就要去开房。”一期觉得社会道德教育何等缺失,这到底是宿舍感情的崩坏还是社会道德的沦丧?一期极其痛心地说:“这真的太不像话了。”


明石觉得他宿舍得学弟太扎心了,没想到他们宿舍还得靠利益关系才说得动。鹤丸听了哈哈大笑,似乎在考虑。这次真的是不能懒了,连明石也不由得补充:“你拒绝的话我出去了黑你电脑。”


一期再补充:“还要跟您教官投诉您没有集体意识。”


鹤丸听到这句就真的哈哈大笑了。他好不容易忍住说:“行,那你记得投诉我啊。”


三人面面相觑,江雪怀疑是不是惹鹤丸生气了,不过鹤丸转眼就说:“我放这次鸽子,记得请我吃饭。”


一期三人好歹松了一口气,电话挂了那把电子音也开腔了。游戏规则只要今天六一结束前鹤丸能救他们出来就算赢。鹤丸通一个关卡一期他们所在的地方就会减弱一点防御,如果一期他们分析空间成功逃出去并且找到了电子音的那个人,也算他们赢。期间他会把鹤丸的信息进度传达给被监禁的三人。


鹤丸挂了电话,三日月刚从洗手间出来鹤丸把手机收好,他本来在床上玩手机,挂了电话就对三日月说:“行程更改,今天我有其他的事情。”


在鹤丸刚说完的时候三日月抬起头,他走过来看着鹤丸摆出愿闻其详的样子:“理由?”


鹤丸靠着床头打趣地说:“我要去拯救失足儿童。”


三日月似乎哭笑不得,他过来床上,刚说着的时候鹤丸领口已经被拉开,三日月似乎打算我行我素,鹤丸说的解释也就姑且听听。鹤丸被他抱着时闷吭说:“我没听过是早上开始。”


“我也没听过是要放我鸽子。”三日月把鹤丸衣服上的扣子解开。手在腹部游移的时候还能摸到鹤丸肌肉的线条。鹤丸听到皮带解开的声音,抱着三日月的腰时手掌也往他后背下面潜去。鹤丸挺起腰的动作不经意地贴上三日月腹部,他在三日月耳边说:“有人说我不去电脑就要被黑了。”


“谁?”


鹤丸把一期和明石那段振聋发聩的话录了下来,播出之后听得三日月哭笑不得说:“你们宿舍今年中招了。”


“是啊,惨。”不过鹤丸也就嘴巴说说,听起来还有那么点幸灾乐祸。“你们以前中招的时候也这样吗?”


“如果我们宿舍给选上了,一般会很高兴吧。”三日月回忆起自己宿舍的人就露出了笑容。“学校倒不想选上我们。大概是因为我们宿舍的人太有活力了。”


鹤丸觉得三日月都是老前辈了,肯定能理解学校节日搞事的苦。可是三日月说的话居然和膝丸差不多:“推了吧,他们会被捉证明自己太松懈了,当买个教训吧。”


三日月让鹤丸把他的话原封不动说给对方,今天他难得出差回来,没想过被爽约。三日月让鹤丸开免提,怎么交涉他要监听,不能搞小动作。鹤丸无奈回拨,还好电话能接通,他只能说:“能不能不去?好难得那个千年难得一遇的美人约我,爽约估计要分了。”


鹤丸感觉对面情绪很不满,一期开着公放,明石听到了,他对着手机说:“你赶紧过来搞定事情,我给你介绍个万年难得一遇的好吗?”


呃,鹤丸瞄了一下三日月,他觉得那表情自己更加不用过去了。看着三日月在自己手机打了句【你们宿舍还包这种介绍?】,然后拿起来给鹤丸看。为免三日月误会自己宿舍日常承包太过到位,鹤丸说:“也不行啊,这次我感觉挺真爱的,说不定要长线发展一下。”


一期深呼吸了一口气。江雪已经在隔壁默默念经,一期对着电话说:“说实在的,您哪次不是这样说?”


鹤丸清咳了两声连忙说:“没吧,你不要乱说啊。”


一期简直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就算鹤丸是他学长,他都忍不住了。对着鹤丸就开始数他那些前科,当年宿舍夜晚去吃饭,他一通电话说要找到真爱今晚不过来了,谁知道一晚上就分,真爱个鬼。宿舍修电闸叫他回来,又说在谈人生大事,打死不回来。一期都快把鹤丸过去那些已经被忘到天边外的情人好像电费单一样数出来了,根本停不下来。


听得鹤丸冷汗直流,连忙说:“一期一振我警告你说话注意点啊,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再说我不过去了啊。”


“你不过来我就把你出去夜店的记录翻出来。”明石补刀说:“贴去学校公告栏。”


“说真的你们这样搞我是真的不用过来了。”看着三日月盯着自己,鹤丸连忙按掉免提,可是手被三日月按住。鹤丸只能低头小声提醒道:“说这么多干什么,我劝你们赶紧赞美一下那个千年难得一遇的美人。”


江雪小声念着“色即是空”,明石说:“怎么赞美……你都要为爱抛弃同伴了,难道我还要为你打call啊?好麻烦,我为什么会摊上那么麻烦的事情?”


“学长,我要去您教官投诉您毫无团队意识。”


实在唾弃得不行,简直情义两难全。鹤丸好头疼,他觉得这电话不能再打下去了,最后壮士断臂说:“你们这次欠我个大人情,吃饭估计解决不了了,行了十分钟后我出发。”


鹤丸立马挂电话,三日月听了半天,他说:“我们学校夜间管理是不是不够严?”


“很严了,我都是偷溜出去的。”鹤丸觉得不能透露更多了,一期居然把他老底翻出来。鹤丸把电话强挂了不给反对意见,鹤丸看得出三日月是不肯放人,此时鹤丸觉得只能感化一下他。“好歹有宿舍情谊,总不能见死不救吧?你当年做学生也不会这样吧?”


三日月依旧不为所动,只是无言地看着鹤丸。鹤丸觉得放三日月鸽子仿佛是一件很罪恶的事情。毕竟三日月出差那么久风尘仆仆回来,眼睛都没合上就过来找自己,鹤丸也觉得挺对不起他的。正想着来点怀柔政策安抚一下,三日月好像看开了一样,弹了一下鹤丸额头。


“算了,当陪你见识一下那个万年难得一遇的美人吧。”


其实鹤丸觉得明石应该是拿不出什么万年难得一遇的美人的了,特别参考对象是三日月。他小声说:“还是不用太期待了,我估计着也没那么夸张。”


“既然如此你爽约有意义吗?”


三日月问得很真诚,鹤丸在心里摇头,估计这次明石他们不掰个万年难得一遇的美人出来都不行了,何况他们的参照物还是三日月,能挖出个比他还好看的还真不容易,毕竟他那真的是国宝级美貌了。三日月看到鹤丸语塞,他收回视线期待地笑着。


“真是让人期待啊。”


【TBC】

评论

热度(407)